|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第40章 不厚道

第40章 不厚道 (1/2)

小說名稱《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作者:小璃子  更新時間:2017-12-28 12:13  字數:3582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最新章節!

寧南也不含糊,視線小心翼翼地朝著周圍掃了幾眼,確定這附近很安全,他才把臉上的口罩和眼睛摘了下來,笑容滿面地望著夏言。

「是你?」夏言驚訝地看著寧南,這不是就是前幾天晚上在九號公館看見的男人嗎?當時她一心都放在陸正霆的身上,壓根就沒有仔細地觀察寧南的長相,此時看著他唇紅齒白盯著自己笑不停的樣子,夏言瞬間感覺頭頂是烏雲密布。

她下意識地朝著旁邊挪了一下位置,「你是明星?」

「你居然不認識我?難道你都沒有看過我的作品?」寧南詫異地說道,自己這麼紅的人居然還會不認識自己。

「我幾乎不看偶像劇。」夏言的原話本來是要說自己從來不看傻白甜的劇,但是考慮到寧南眼中迸發的警告,她最終還是選了一個說辭。

聞言,寧南皺了皺眉,他老早就沒有出演偶像劇,這一段時間他都處於休息階段,要不是這部校園青春偶像劇是半年前就接的,他才不會來演。

夏言做夢也沒有想到寧南的身份會是個明星,那天晚上在九號公館的時候包廂里的燈光有點昏暗,加上寧南一直都在嬉皮笑臉,她下意識地就把他歸類於二世祖,花花公子,誰會想到結果是這個樣子。

寧南重新把口罩和眼睛戴上,強行拉著夏言的手,「早就知道江大的風景很美,你帶我去逛逛唄?」

「大爺,你可饒了我吧,就你頂著眾多女人的夢中情人這個稱呼,我是不敢和你在一起,要是被學校的女生髮現了,不知道又要弄出什麼是非。」

「又?難道以前有過?給我說說唄,是不是和陸正霆有關啊?」

「你一個大男人怎麼這麼八卦?」夏言臉一黑,她很懷疑寧南是來故意找茬的。

「你忘了我的工作是什麼嗎?」寧南得意地望著夏言,見她一臉抗拒,他想了一下,從包里掏出一個新的口罩拿給夏言,「戴上這個,他們就不會認出來了。」

「寧南,你放手,我還有事情要做,你重新找一個人陪你逛……」

「就你了,弟妹。」寧南拖著夏言直接就走。頓了頓,他又停下腳步,掏出手機,把夏言拉到自己的懷中,「笑一個。」

「咔擦。」

「你幹嘛呢?」夏言後知後覺地瞪著寧南,陸正霆身邊的人都是這麼霸道?從來不管別人的想法?

寧南賊笑賊笑地瞄了眼炸毛的夏言,快速地照片發給了陸正霆。

見狀,夏言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去搶手機,「你有病吧?」

「你怎麼知道?」

「寧南,快點把照片刪了。」

「哦,夏言,你的嗓門要是再大一點,我的身份就會曝光,然後……」

「停,閉嘴,你現在別惹我。」夏言抬手呼呼地扇著風,這大夏天天氣本來就已經很熱,結果被寧南這一氣,她就更熱了。

夏言無奈地被寧南拖著走,從他們身邊經過地人都忍不住注目他們,她懊惱地低著頭,想甩到寧南的手,她是越用力掙扎,寧南就握得越緊。

走到教學樓這邊,寧南的手機突然響起,他這才鬆開夏言的手,從兜里掏出電話,瞥了眼,是經紀人打來,他想也不想的直接掛斷,隨即手機又響起,看見是陸正霆打來的,他頓時勾起嘴角,眼睛沖著夏言放電。

夏言抖了抖肩,辣眼睛。

「阿霆,你猜我在哪裡?你猜我現在和誰在一起?」

「夏言呢?」

「她啊,她在我身邊啊,看見我給你發的照片了吧,有沒有覺得我們很配?」

聞言,陸正霆眯了眯眼睛,這一個小舉動讓站在辦公室里彙報工作的秘書一愣,他抬手揉了揉眉心,冷冷地對著電話,「徐蘇已經來江大了。」

「阿霆,你太不厚道了!」寧南現在最不想看見的人就是徐蘇,自己不就是拉著夏言陪自己逛逛學校嗎?他居然把徐蘇喊過來了,這兄弟情真是脆弱,為了女人插兄弟兩刀。

「把電話給夏言。」

聞言,寧南識時務者為俊傑,果斷的把電話扔給了夏言,「陸正霆。」

夏言不明所以地接過電話,「你找我有事?」

「誰讓你跟著寧南瞎胡鬧?」

聽著陸正霆帶著冷意地言辭,夏言有點二丈摸不到頭腦,「我也是被逼的,你以為我想?我倒是想拒絕,他能聽我的?」

「寧南的身邊跟著記者,你要是不想上頭條,就立馬離開他。」

「記者?」夏言一聽,不假思索地把電話一掛,扔回寧南手中,「你身邊有記者,你為什麼不說?」

「你又沒有問我。」寧南無辜地望著夏言,笑道。

她現在想罵人,不知道可不可以!

夏言瞪了一眼寧南,「趕緊走。」

再過幾分鐘,教學樓就要下課,到時候出來一大波的人難保不會有人認出他,現在不走,她一定會跟著遭殃。夏言的顧慮剛出現一秒,一個從旁邊走過來的女生似乎有所察覺,視線一直盯著寧南,偏偏寧南還十分騷包地沖著那女生笑了笑。

猝不及防地聽見一聲尖銳的叫聲,夏言頓時真相了。

寧南不僅騷包,還喜歡逗女人。

夏言頭疼地拉著寧南就開始跑,那個女生顯然是認出寧南,此時他們跑,那女生二話不說地直接追了上來。

這場追逐戰的人越來越多,夏言瞟了眼身後一擁而上的人群,額頭已經冒著細細密密地汗珠,她現在在考慮要不要丟下寧南一個人跑?

從教學樓到霧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