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第30章 撞見

第30章 撞見 (1/2)

小說名稱《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作者:小璃子  更新時間:2017-12-28 12:13  字數:3553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最新章節!

夏言漫步地走到湖邊圍欄,雙手手肘撐在圍欄上,身體微微前傾,飄逸的長髮隨風飛揚,手機鈴聲忽然響起,她慢吞吞地按了接通鍵。

「葉大哥,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你在哪裡呢?我現在就在學校門口。」

「我現在在霧橋這邊,你直接過來吧。」

葉雲琛輕車熟路地來到霧橋這邊在湖邊看見夏言有些落寞的身影,眉頭頓時皺起,大步地走過去。

「心情不好?」葉雲琛與她並肩而戰,偏頭看著她的側顏,灰暗的天空下,湖邊的路燈已然亮起,明亮的燈光照在她的身上,他有些微微的出神。

夏言轉過頭,微微一笑,她以前就是在這裡和葉雲琛認識的,當時她似乎也是心情不好,就一個人默默地站在風口尖上吹風,那個時候還是冬天。

葉雲琛摸了摸夏言的腦袋,低柔的聲音緩緩地響起,「我們的夏言這是因為什麼事情心情不好呢?要不要考慮把煩惱說給我聽呢?」

「我就是單純的尋個清凈,葉大哥,你來學校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夏言伸手把被風吹到前額的一縷頭髮捋到耳後,漫不經心地說道。

葉雲琛想了想,收回手插到褲兜里,「公司派我去國外出差,是明天下午的飛機。」

「你到公司一個星期,就安排你去出差?還這麼著急?」夏言不明所以地望著葉雲琛。

「恩,這是我自己的爭取。」

聞言,夏言明白地點了點頭,豪邁地抬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葉大哥,以前我從來不相信只要是金子不管在哪裡都會發光發亮,不過我現在相信了。」

夏言之所以能和葉雲琛的關係這麼好,就是因為他對未來的嚮往,和對自己理想的堅持。葉雲琛的家庭條件還算不上小康,當初他是以高考第一名的成績考進江城大學,此後江大的每一年的獎學金都被他承包了。

大二那年,江大和國外的大學交換留學生,葉雲琛被選中,便去國外留學一直到前段時間才回來,就算在國外,他在學校里依舊是鼎鼎有名。

在江大,葉雲琛不僅是因為成績的優異而出名,更為人知是他俊逸的長相,對女生永遠都是一副謙謙公子,溫潤儒雅,是眾多女生的夢中情人。

葉雲琛最想做的事就是出人頭地,干出一番屬於自己的天地。

對於這件事,他現在正在努力地做著。

夏言因為了解,所以也理解,「葉大哥,這次出差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一個月後。」

一個月的時間,可以發生很多事情。比如夏言即將正式地去陸氏報道,林旭佳最後還是回她爸爸的公司實習,夏思悅照常和穆承風打得火熱,夏明輝還是和以前一樣。

而夏老夫人知道她和陸正霆的關係,再也沒有勉強她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至於蕭蘭芝,她現在的病情有了明顯的好轉。

畢業在即,夏言並沒有打算回夏家住,準備自己一個人在外找個房子住,在房子還沒有找到之前,她依然住在學校的寢室里。她簡單地收拾了一下,上午接到小晗的電話,這個小屁孩又想吃蛋糕,這一個月,夏言為了避免和陸正霆在發生正面接觸,每次在接到小晗的電話時,都會把陸正霆的行蹤打探清楚。

她走到校門口的時候就看見小晗搖下車窗伸出腦袋沖著她笑著齜牙咧嘴,一雙小胳膊在空中晃了晃,「言姐姐,這裡,這裡,我在這裡。」

陸正霆安排每天接送小晗的車是一輛賓士,並沒有像他的坐騎那般的引人注目,更何況朝著她招手的人是一個小孩子。

雖然學校論壇里關於夏言被包養的帖子一直都沒有沉下去,但久而久之,夏言也開始不在意,一個心態,愛咋整就咋整!

小晗打開車門,邀請夏言上車,頓時一把抱住夏言的胳膊,小腦袋蹭來蹭去,宛如一隻撒嬌的小狗,可愛地讓夏言完全沒有抵抗力,她伸手一攬,將他抱到自己的腿上,輕輕地捏了捏小晗的臉頰。

「小晗,你最近是不是偷偷地吃蛋糕了?」

聞言,小晗抹了抹嘴,「沒有啊。」

「真的嗎?」夏言挑了一下眉,顯然不相信小晗的話,「可是我看著你好像長胖了。」

「啊?我怎麼可能長胖!我只吃了一點蛋糕……」小晗深知自己說漏了嘴,連忙抬手捂住自己的嘴,眨巴眨巴著閃爍的雙眸,一副閃閃惹人愛的模樣。

「哼,說謊話的不是好孩子,這句話是誰告訴我的呢?」

「善意的謊話是為了保護人不受傷害。」

「小晗,我怎麼發現這好的話壞的話都被你說完了?」夏言翻了一個白眼,小晗哪裡像個五六歲的孩子?

小晗得意地瞅著夏言,懶洋洋地說道,「我爸說,這也是一種本事,讓別人無話可說。」

夏言嘴角微微一抽,眯了眯眼睛,陸正霆的思維真不是一般人能猜到的。小晗最感興趣的事情還是蛋糕,自從上次做了一次草莓蛋糕之後,這就成了他的心心念念。

回到陸宅,小晗握著手機一揚,給家庭老師打了一個電話,直接給她放了一天的假期。夏言無奈地笑了笑,走到廚房裡繫上陳媽遞到她面前的圍裙。

「陳媽,你家裡的事情處理好了嗎?」

這一個月夏言來陸宅,都沒有看見陳媽,她還是從小晗口中才知道陳媽的家裡是真的發生了一些事情,因此請了一個月的假。夏言一邊打蛋,一邊望著有些憔悴的陳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