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第27章 要幹嘛?

第27章 要幹嘛? (1/2)

小說名稱《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作者:小璃子  更新時間:2017-12-28 12:13  字數:3503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最新章節!

小晗躲在陸正霆的身後,笑得賊兮兮,露出兩隻小虎牙,「言姐姐,要不今晚你就住這裡了。」

住這裡?要不是小晗的年齡真實地擺在她面前,夏言都要懷疑小晗是故意的,她皺了皺眉頭,衣服現在濕了,沒有烘乾機和吹風機,這一時半會兒也幹不了,她總不能穿著陸正霆的衣服到處走動,招搖吧?

陸正霆一本正經地眯著眼睛掃了眼夏言,不嫌添亂,「你還是住以前的房間。」

聞言,家裡的一大一小就這樣不管不問地直接把她的決定做了?夏言瞪了眼小晗,只見小晗將雙手放在身後,訕笑著慢慢地靠近夏言,見夏言臉上慍怒的表情,想也不想地伸手抱著她的腰間。

「言姐姐,你要相信我對你的感情,我是不會害你的。」

瞅著小晗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樣子,夏言頓時覺得窩在心裡的這口氣只能默默地隨風飄散,她暗自嘆了一口氣,為什麼她總感覺這小屁孩的心思比她還多呢?

陸正霆並沒有在客廳里呆很久,見夏言已經答應住下來,就慢吞吞地回了自己的房間,夏言盯著消失在樓梯間的背影,心中好似產生了一種讓她覺得不能言明的情緒。

「言姐姐,你給我講個故事好不好?」小晗牽著夏言地手在空中揮舞了一下,撒嬌道。

講故事?她可沒忘記自己第一次給小晗講故事的悲慘經歷,童話故事在小晗面前總能得到吐槽,太深奧的故事小晗又能逮住問題問個不停。

夏言磨不過小晗這個小妖精,最後還是決定說一個童話故事,小孩子該有的童真和樂趣還是要有的,有時候她甚至覺得小晗實在是太懂事了,擁有和同齡人不同的心智。

把小晗哄睡了,夏言才伸著懶腰從他房間里出來,陸正霆這個時間應該還在書房裡處理公事,她扯了扯襯衫的紐扣,偷偷地溜到客廳里倒了一杯水來喝。

客廳里漆黑一片,夏言抹黑摸索到飲水機旁邊,杯子里剛好接滿水,還沒放在嘴邊,黑暗裡突然傳來動靜。

「誰?陸正霆?」

「恩。」

陸正霆隱藏在一層夜幕之下,他低沉地聲音緩緩地響起,在寂靜無聲的客廳里變得格外的悠長,就像是流水流過石頭髮出的聲音,夏言捧著水杯的手忽然收緊,小心翼翼地摸索著前行,窗外的月光清冽而明亮,照亮了房間里的一片天地。

「我是口渴了,下來喝水的,我先回房間了。」夏言突然止住前行的步伐,抿著嘴淡淡地說道,有些事情還是不能太過。

「站住!」陸正霆冷冽地說道,在黑暗中,夏言看不見他臉上的神色卻從他的語氣里聽出他現在心情很不好,然而在她看來,這個時候就更不能和陸正霆正面交鋒。

「那個,你有事?」

「你很怕我?」

夏言一步一步地靠近樓梯,手摸到了扶手,頓時覺得歡喜,「你為什麼要這麼問我?」

再堅持一下,她就可以上樓回房間了,反正陸正霆又看不見。

「啊……」感受到一雙手莫名地她的身後穿到面前,就像是把她圈在懷中,前後無路,她屏住呼吸,心砰砰地跳。

「你跑什麼?」陸正霆的聲音緩緩地在她的耳邊響起,夏言的身體僵硬地愣在他的懷中,一點都不敢動,她緊緊地拽著扶手,緊張地額頭上不斷地冒出汗珠。

「我,我哪有跑?我一直都站在這裡。」

「你剛才站在茶几那裡。」

「……」夏言臉一黑,「這不是重點,你能不能把我放開,有話我們好好說,別弄得這麼親密,行不?」

聞言,一陣低低地笑聲倏然響起,陸正霆明亮的眼眸彷彿發著光,在黑暗裡閃閃發亮,好笑地盯著夏言冒著汗的臉頰,一滴汗珠從臉頰滑落,緩慢地滑到了她裸露在外的頸項。

陸正霆的喉結微微滾動,眼神變得深邃而難以琢磨。他的手指好似作惡似的,有一下沒一下觸碰到她低垂在一側的手。

熱!快熱死她了!

陸正霆一語不發,溫熱的氣息輕輕地從她的頸項拂過,掀起她一身的雞皮疙瘩,汗毛豎起,她向前邁了一步,試圖離開他炙熱的懷抱,「你放開。」

夏言掙扎了幾下,只覺得陸正霆的手臂把自己箍得更緊了。她嚇了一跳,來說話都不自覺地結巴起來,「陸正霆,你,你不要亂來,要是被你女朋友知道了,就是跳進黃河洗不清了。」

「我沒有女朋友。」陸正霆皺著眉頭說道。

「你能先放開不?」夏言在陸正霆的懷中無意間地扭動著全身,兩人之間相隔的距離越發的靠近,她的一舉一動便能無比清楚地傳到到陸正霆身上,被白襯衫半掩住的大長腿時不時地摩擦著他的大腿,纖細的腰身似有若無地靠近自己,夏言已經干透的長髮散發著陣陣香氣,撲進他的鼻子里,他深吸一口氣,鬆開一隻手撩起她的頭髮放在鼻尖,嗅了嗅。

「混蛋!」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夏言憤憤地揚起腦袋,陸正霆猝不及防地被她的後腦勺撞了鼻子,傳來疼感,圈住夏言的手臂倏地鬆開,他緊皺著眉頭,這個女人真敢做!居然敢和他來這招!他抬起手擦拭了一下鼻尖,聞到淺淡的血腥味,他勾了勾唇,嘴角微微上揚。

夏言趁機從他的懷中離開,忙不迭地向前邁了幾階梯,她千不該萬不該忽略陸正霆這個男人的戰鬥力。她還沒有邁開第一步,就感覺衣領被人從後面揪住了,雙腳莫名地離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