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第26章 烘乾機壞了

第26章 烘乾機壞了 (1/2)

小說名稱《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作者:小璃子  更新時間:2017-12-28 12:13  字數:3603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最新章節!

穿著一般,普普通通毫無特色,家庭老師對夏言的定義就是陸家的傭人,於是她說話便更加的不客氣,「你要是沒什麼事情就出去。」

聞言,夏言雖然心有不滿,想到她是小晗的家庭老師,最後還是忍了下來,準備往外面走。

「對了,你等會給我端一杯橙汁上來,還有把蛋糕帶走。」

夏言微微一怔,正尋思著怎麼做,坐在凳子上乖巧吃著蛋糕的小晗從蛋糕里抬起頭,「李老師,你知道你使喚的人是誰嗎?」

被小惡魔點名的李粒愣了愣,摸摸地搖了搖頭。

「她可是我爸爸的女朋友,你居然敢使喚她,你死定了。」小晗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勺子上沾上的奶油,語不驚人死不休,「你看見她手上的傷口了吧?當時我爸爸看見的時候,可是心疼的很。」

夏言傻眼地聽著小晗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那種天旋地轉的感覺倏地湧上來,她趔趄一下,瞥見剛才還在理所應當使喚她的李粒此時一臉不可置信地盯著小晗。

李粒沒有想到夏言會是陸正霆的女朋友,夏言自己也沒想到自己會是陸正霆的女朋友。

只有小晗跟個沒事人一樣,依舊吃著蛋糕,吃得無比的歡快。

小晗吃完蛋糕如他所說,做作業的速度飛速,送走了臨走前還沒有反應過來的家庭老師,夏言一轉身瞬間馬著臉沖著小晗,「小晗,下次不可以說我是你爸爸的女朋友,知道嗎?」

「小孩是不可以說謊的。」

「小晗,真乖。」

「恩,所以小晗沒有說錯,言姐姐就是爸爸的女朋友。」

「……」

「你還小,不明白女朋友是什麼意思。」

「我知道啊,就是要結婚的男女朋友。」

「……」這個說法,夏言竟然無言以對,思索了一會兒,決定換個方式來和小晗解釋這個問題,「小晗,我是你爸爸的女性朋友。」

聞言,小晗摸著吃撐的肚子,「這不是就是一個意思?搞不懂你們大人為什麼非要弄得這麼複雜。」

夏言決定岔開這個話題,「是不是吃撐了?」

「好像有點。」小晗委屈地望著夏言,這肚子撐得他好難受,好想吐。

夏言看了眼時間,現在時間還不算晚,她來之前發現在離別墅不遠的地方有一個湖,她估計應該也是一個人工湖,範圍比江城大學的大了一倍。

夏言牽著小晗從別墅里出來,慢悠悠地走到人工湖,她以前只是單純地路過,只知道這裡有一個很大的湖。今天這一走近,才發現這湖裡的水清澈見底,水下似乎還能看見一大片彩色的鵝卵石,凌亂卻在光線下散發著斑斕的光彩,湖水的四周種滿了各種格式的鮮花,她對花的種類並不熟悉,這裡的大部分花她都叫不出名字,只知道它們開的嬌艷,香氣十足,瀰漫在空氣里,遠遠地都能嗅到香味兒。

小晗似乎也是第一次來這裡,視線里充滿了對這裡的好奇,在盛開的花朵上停留著幾色彩各異的蝴蝶,撲扇著翅膀,似乎是在采粉。小晗笑嘻嘻地放慢了步伐,輕盈的腳步一點一點地靠近那隻停留在花上的蝴蝶,動作速度地伸手一逮,將那隻蝴蝶緊緊地捏在手中。

「小晗,你這樣蝴蝶會死的。」夏言走到小晗的身邊,把他握成拳頭的手掰開,那隻被捂在手心裡的蝴蝶已經奄奄一息,無力地閃動著它的翅膀。

「言姐姐,怎麼辦?我不想它死。」小晗可憐巴巴地望著手中的蝴蝶,又望了望夏言。

「我們先把它放在這朵花上,也許她休息一會兒就會好的。」

聞言,把蝴蝶放在花朵上,小晗瞪大了雙眼,一眨不眨地盯著它從動作緩慢再到逐漸的快速起來,他才鬆了一口氣,小晗瞥了眼手心,手心裡還殘留著蝴蝶身上落下來的粉末。

蝴蝶的小插曲消散得很快。夏言帶著小晗在湖邊走了一會兒,誰知草叢裡的蚊子格外的多,也不知道它們是不是覺得小晗的血更鮮,肉更嫩一點,所以只咬小晗。

原本前面還有一個湖上亭子,夏言想帶小晗過去坐坐的,但見小晗身上全是蚊子咬起的疙瘩,她不再猶豫,直接抱著他就往陸宅走。

回到陸宅的時候,陸正霆還沒有回來。她連忙抱著小晗去浴室,在水裡放了一些消毒的葯,洗完澡,她從急救箱里找到了止癢的藥膏,看了說明,她才開始給小晗上藥。

小晗最嚴重的就是胳膊和小腿上,細細數下來,整個身體竟然被咬了十幾個疙瘩。

「言姐姐,我好癢啊。」

「你別撓,待會上了葯就不會癢了。」夏言一邊用棉簽沾了藥膏擦拭在疙瘩上,一邊輕輕地撓了幾下。

她是欠考慮了,這大夏天,蚊子最喜歡集中在草叢裡和水邊,她竟然還帶著小晗過去。

陸正霆回來的時候,夏言已經給小晗上完葯了,他身上的癢也止住了,只是現在還有些微微的紅腫。

「言姐姐,你能把衣櫃里我的長袖睡衣拿給我穿啊,這短袖短褲的不能出現在爸爸面前啊。」小晗愁悶地說道。

聞言,夏言就更內疚了,小晗如此貼心的行為讓她這小心肝真是受到了一萬點的感動。

陸正霆看著小晗穿著長衣長褲地出現在樓梯間的時候,眉頭微微一皺,「小晗,過來。」

「爸爸,你怎麼今天這麼早就回來了?」小晗看了眼時間還不到七點,平常陸正霆回來的時候不是九十點,就是過了凌晨。

「恩,這大熱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