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第24章 無師自通

第24章 無師自通 (1/2)

小說名稱《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作者:小璃子  更新時間:2017-12-28 12:13  字數:3575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最新章節!

夏言忙完簡歷的事情後,只要遇見沒有課程安排的時候就會去陸宅陪小晗,小晗愛吃甜食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在小晗的要求下她已經連續了做一周的蛋糕,偏偏小晗在面對甜食這方面是完全沒有節制。

想吃就吃,不管三七二十一。

夏言如約來到陸宅,剛好碰見小晗從另一輛車上紳士般的走下來,表情冷冷,但是一看見她,臉上瞬間揚起一抹笑容,朝著她飛奔而來。

「言姐姐,我想死你了。」

「小晗,我沒記錯的話,我們昨天才見過面。」

「這不是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嘛。」

聞言,夏言捏了捏他的臉頰,「跟誰學的呢?」

「我無師自通。」小晗揚起腦袋,一臉傲嬌地盯著夏言,這麼簡單的事情,他需要用別人教嗎?

夏言勾了勾唇,摸了一下小晗的腦袋,「是啊,我們小晗最聰明了,這些事情都是小兒科,根本就不需要別人教。」

小晗滿意地點了點頭,牽著夏言的手就往廚房裡走,「言姐姐,我今天還想吃蛋糕。」

「不行,」小晗已經連續吃了一個星期的蛋糕,要是再繼續這樣下去,牙齒遲早會壞掉,夏言緊皺了皺額頭,「今天不能吃蛋糕了,不過可以吃別的。」

「我不,我就要吃蛋糕。」小晗負氣地將她的手倏地甩開,冷著臉站的筆直,宛如星辰般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夏言。

「不行!」夏言的脾氣湧上來,也是一個說一不二的人,她平靜而堅決的語氣讓小晗氣得直接愣在原地跳腳。

「我就要吃!」

「我就不做!」

「……」

廚房內一場戰爭即將爆發,原本在廚房裡忙活兒的傭人在瞄見形勢不對勁兒的時候,就已經默默地繞出廚房,躲在一邊,小少爺發起火來就算是陸爺在也沒有任何的辦法。

小晗抓狂地大步地在廚房裡走來走去,氣不過時直接拿起離自己最近的東西想也不想地直接往地上砸,只聽見廚房裡傳來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一個站在離夏言不遠的傭人小心翼翼地挪動著步伐靠近夏言。

小聲地在她耳邊說道,「夏小姐,你現在可千萬別上前,只要小少爺把心中的怒氣發泄完了,這事就結束了。」

「每次遇見這種事情,你們都是這樣做的?」夏言看了眼傭人,淡淡地說道。

傭人聽見夏言口中的不悅,輕嘆一口氣,「我們也不想啊,這小少爺發起脾氣來,就連陸爺都拿她沒有辦法,我們這些傭人還能有什麼辦法?」

見她如是說,夏言緊皺著眉頭走到小晗跟前,只見他剛拿起一個玻璃碗準備往地上砸,可夏言的動作再快也沒有快過小晗,玻璃碗砸在地上發出清脆的生意,玻璃渣碎了一地,夏言慍怒地望著小晗,隨即不知道又想到了什麼,忽然蹲下身體,將地上的碎片一一地撿起,放在手中,一時沒有注意,手指被尖銳的碎片划了一個長口。

「言姐姐,你的手流血了。」小晗瞪大了眼睛,驚恐地望著夏言,瞥見突然出現在廚房門口的男人,他快速地跑到跟前,「爸爸,你快看看言姐姐,她的手流了好多血。」

夏言感受一道異樣的視線直直地朝著自己而來,她捂住傷口的動作頓時一頓,慢吞吞地抬起頭望著陸正霆,半天沒有說話。

陸正霆鬆開小晗扯著自己衣角的動作,大步地走到夏言面前,半蹲著身體,視線盯著她受傷的手指,傷口拉得有些大,鮮紅的血液不斷地往外涌,受傷的本人並沒覺得有什麼,反倒是在場的父子不是一臉嚴肅就是一臉撲克牌似的盯著她,尤其是小晗,望著她的眼神是充滿了內疚和擔憂。

「我沒事,你們不要這樣。」

陸正霆直接彎腰,伸手一攬,將她打橫抱起。

「陸正霆,你幹嘛?放我下來。」夏言壓根就沒有想到陸正霆居然會在眾目睽睽之下將她抱起來,天啊,她處處小心地不就是為了和陸正霆隔開距離,撇清關係,偏偏所有的事情都出乎了她的意料,完全沒有按照她的預期發展,反而在不停地偏離原本的軌道。

夏言掙扎著要下來,陸正霆將她放在沙發上,傭人已經把急救箱放在了他們面前,小晗緊跟在身後,一看見夏言流血的手指就瞬間把眼睛緊閉,見狀,她頓時忍不住笑了笑。

這一笑不到半秒,就聽見夏言痛的輕呼一聲。

陸正霆突如其來的動作並容不得她多想,他彆扭地一手握著紗布和止血的雲南白藥,一邊不停地往上面撒,一邊用紗布裹了一圈又一圈。

「還知道痛?」陸正霆冷冷地望著她,語氣格外的嚴厲。

夏言撇了撇嘴,她當然知道痛!陸正霆故意地在她傷口的位置摁了一下,不要當她沒有看見!

看著自己的手指被包紮得像個粽子,她欲哭無淚。

陸正霆頓了頓,把小晗叫到身邊,「為什麼突然發脾氣?」

「我要吃蛋糕。」小晗低垂著頭,用著極小的聲音說道,視線一直不敢去看夏言。

見狀,夏言輕輕地扯了一下陸正霆的衣服,朝著小晗招了招手,並且把他叫到自己面前,她抬起受傷的手又放下換成另一隻手,摸了一下他腦袋。

「小晗,要是你今天答應言姐姐不吃蛋糕,下次我就給你做其他口味的蛋糕。」夏言輕柔的語氣緩緩地響起,和陸正霆清冽嚴肅的聲音相比,小晗的態度明顯軟了下來。

他眨了一下眼睛,從著夏言嘟了嘟嘴,「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