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第22章 你請我吃

第22章 你請我吃 (1/2)

小說名稱《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作者:小璃子  更新時間:2017-12-28 12:13  字數:3529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最新章節!

夏言渾身不自在地頂著陸正霆嚴肅的視線中坐到了副駕駛的位置。她系好安全帶,陸正霆直接啟動引擎,目光專註的盯著前方,握在他手中的方向盤就像是長在他手裡,旋轉自若,動作靈活,含笑的眼眸淡淡地掃了眼夏言,「為什麼躲在樹下偷聽?」

「偷聽?這是什麼說辭?我那是偷聽嗎?」夏言拽著安全帶,側身坐著面對著陸正霆,一雙眼睛裡滿是真誠。

「再說醫院大門有沒有被你買斷,難道每個路過的人都是在偷聽你說話?」

「那你看見我走過來的時候為什麼這麼緊張?」

「你看錯了嗎?我根本就沒有緊張。」夏言很懷疑的眼神望著陸正霆看了半天,她緊張?看玩笑吧!

「你是在說我眼瞎?」

「……」夏言低垂著眼帘,她可沒說他眼瞎。

面前的紅燈剛好在他們面前停下來,陸正霆踩下剎車,汽車穩穩地停下後,他纖長的手指輕輕地敲了敲方向盤邊沿,突然偏頭望著夏言,她額頭上的紅腫沒有消散,陸正霆眉頭頓時微皺起來,不由自主地微微抬手伸向她額頭紅腫的地方。

「你幹什麼?」夏言條件反射地快速向後一靠,後背緊緊地貼在椅背,瞪大雙目,一雙清澈的眼眸里寫滿了抗拒和疑惑,眉頭緊皺,她抿著唇,尤其是她突如其來向後仰的動作讓陸正霆不僅沒有停止行為,反而整個人直接向她的方向前傾,慢慢地靠近。

一眨眼地功夫,夏言驚恐地抬起藏在身後的手抵在陸正霆的胸口,翕動著嘴,「你別再靠近我了,這樣會產生誤會!」

「誤會?誰會誤會?」陸正霆忽然玩味的盯著她。

「我……」夏言瞬間口吃。

「難道你會誤會?」

「不,你能不能先別靠這麼近,」看著陸正霆越來越靠近的樣子,夏言是又緊張又害怕,腦子裡頓時閃過一抹靈光,「你知道了會誤會,你也不希望你女朋友誤會我們的關係吧!」

女朋友?陸正霆專業單身幾十年,有哪門子的女朋友?

陸正霆似笑非笑地盯著夏言,「你在醫院沒把額頭處理一下?」

「這才是多大點事,回去用冰塊敷一敷就好了。」

夏言瞥見紅燈在瞬間變成綠燈的時候,縮回一隻手倏地指了指,「綠燈了。」

聞言,陸正霆微微抬眸掃了眼綠燈,轉身重新啟動引擎。見狀,夏言不由得鬆了一口氣,只是這心跳聲為什麼一直都在撲通撲通地跳個不停,兩人剛才的距離,陸正霆呼吸的聲音彷彿就在她的耳邊,他的呼吸輕輕地拂過臉上,就是從那開始,她的心跳,就不受控制地加速。

夏言從來都不否認陸正霆對女人的吸引力是每個女人都無法抗拒的,就是他是毒藥,那些女人都會不顧一切地喝下這杯毒酒,並且深陷其中,甘之如飴!

汽車停在了一家酒店門口。這家酒店夏言曾經來過,是以夏家大小姐的名義和夏明輝來參加了一次酒會,這家酒店的門前裝飾很是輝煌,兩個擎天大柱佇立地大門兩邊,兩邊站了一排穿著相同服裝的工作人員,在不遠處還有一個小亭子,是專門用於泊車。

陸正霆下車繞過車頭來到副駕駛,夏言不明所以地望了望陸正霆,拿起提包遲疑了一會兒才下車,只見他把車鑰匙交給工作人員,便徑直朝著大廳里走,在他一進大門,夏言就目瞪口呆地看著原本站在門口在看見陸正霆時,一一地彎下腰,態度畢恭畢敬,臉上全是敬畏之色。

最後走到陸正霆面前的人是酒店的經理,「陸總,包廂已經準備好了。」

準備好了?夏言與陸正霆並肩地走在一起,她是偷偷打量經理的時候也發現他實際上也在偷偷地打量著自己,這些人該不是把她認成陸正霆的情婦?想到這種可能性,夏言小心翼翼地扯了扯陸正霆的衣角,眼光瞟了眼四周,瞄見周圍人臉上探究的眼神,向前邁了一步,踮起腳揚起頭在他的耳邊,壓低了聲音。

「你帶我來這裡做什麼?」

「吃飯。」

見狀,站在陸正霆面前的經理大吃一驚,不可置信地掃了眼夏言,這個女人什麼來歷?陸總這人最不喜歡有人離他這麼近,就連和他關係匪淺的柯雅如都不敢邁出這一步,但這個女人在陸總耳邊說話,陸總不僅沒有大發雷霆,反而還若無其事地回答。

夏言翻了一個白眼,「就算吃飯,也不用這麼隆重吧?」

隆重嗎?他的生活一向如此。

陸正霆沒有理會夏言的問題,而是示意經理帶路。

這間包廂是專門只為陸正霆一個人準備,酒店的風格是屬於金碧輝煌,唯獨這件包廂充滿了一種冷感,隱隱中還能感受到淡淡的暖意,夏言從一進包廂就一直在尋思陸正霆為什麼突然帶她來吃飯。

經理一個響指,各種樣式的菜品陸續地被人擺在桌面上,細數夏言伸手就能夾住的菜就已經多達八道,至於位置較遠的菜肴加在內,這一桌子的菜,就他們兩個人根本就吃不完。

「還有人要來?」

「你希望還有誰?」

「這麼東西就我們兩個人吃會不會有點暴殄天物?」

遞菜上來的經理聽這話,手暗自一哆嗦,險些把菜扣在陸正霆的身上,他驚恐地望著夏言,這個女人是什麼話都敢說!也不掂量掂量坐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是誰!

包廂里只剩下他們兩個人,夏言瞥見剛才經理臨走之時的眼光,是不是有點太過看不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