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第17章 喜歡啊

第17章 喜歡啊 (1/2)

小說名稱《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作者:小璃子  更新時間:2017-12-28 12:13  字數:3539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最新章節!

夏言瞬間一個激靈,「你怎麼知道?夏思悅給你說的?」

林旭佳點了點頭,「昨晚她來過寢室。」

聞言,夏言緊皺著眉頭,夏思悅這個人還不死心!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課,夏言連著打了幾個哈欠,見狀看,林旭佳狐疑地望著夏言,笑得特賊,「昨晚你是不是在陸正霆家裡?」

最開始夏言還沒有反應過來,點了點頭,隨即又瞪了眼林旭佳,一本正經地說道,「我和他什麼都沒有發生,你別胡思亂想。」

林旭佳湊到她跟前,小聲地問,「真的嗎?」

「比黃金還真。」夏言肯定地說,頓了頓,今天就只有上午有課,下午是空閑時間,她答應了今天會給小晗做蛋糕,漫不經心地抱起書,準備回一趟夏家。

「我先走了。」

「你又要去哪裡?」林旭佳倏地站起來沖著夏言離開的方向喊道。

「回家。」

在此之前,夏言除了呆在學校就是夏家和醫院,現在夏明輝不在家,正好可以趁著時間回去做蛋糕。她走到校門口,攔了一輛計程車報了地址。

借著在車上這短暫的時間裡她倒是打了一個小盹兒,迷迷糊糊地又想起昨晚發生的事情,臉頰不由自主地紅了起來,她倏地睜開眼睛,頓感很頭疼。

沒有發現老夫人和夏思悅,她連忙回了房間,換了一身衣服,這才去廚房,上次剩下的食材已經用得差不多,幸好上次她有先見之明又買了一些放在家裡,要不然這次還要再出去買。

知道小晗希望吃甜食,她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按照上次的比例做,糖稍微多放了一點。

蛋糕她是做了兩份,一份帶給小晗,一份待會帶去醫院。

直到蛋糕做好,都沒有看見老夫人,她倒也落的清閑。簡單地收拾了一番,提著兩份蛋糕悠悠地離開了夏家。打車先去醫院,在醫院門口的時候,她本想和上次一樣,用快遞的方式把蛋糕郵寄過去,但是轉念一想,她上午才答應陸正霆沒課的時候多去陪陪小晗,看來這蛋糕還是得等待會自己送過去了。

病房裡,蕭蘭芝的臉色十分的蒼白,眼窩深陷,整個人看起來很憔悴,她知道夏言來了才緩緩地睜開眼睛,手指微微一動,牽動了扎在手背上的針。

縱使夏言經常看見,心裡還是忍不住泛起酸楚,親眼看著母親一天一天的消瘦下去,尤其是在蕭蘭芝每次接受了化療出來後,脆弱得好像輕輕一碰就會碎。原本她那引以為傲的長髮也在化療中,漸漸地脫落。夏言把蛋糕放在一邊,走到病床邊。

「媽,我今天做了蛋糕,你要吃點嗎?」

「先放著吧,我現在還不餓,還不想吃。」

蕭蘭芝的聲音細潤又輕柔,卻讓夏言很心疼。她握著蕭蘭芝的手,壓抑那快要爆發的眼淚,挑了一些學校的趣事兒說。

「家裡的一切還好吧?」蕭蘭芝緩緩地說道。

聞言,夏言猶豫了一下,最後點了點頭。

蕭蘭芝的精神氣兒並沒有維持很久,夏言呆了半個小時左右,就離開了醫院。她提著另一份蛋糕走在街上,晌午的太陽有些炙熱,她一向都不太喜歡穿裙子,即使在炎熱的夏天裡,她慣常的打扮也是屬於短袖和長褲,長發也被紮起來了。

現在正逢是下班時間,她提著蛋糕走了一段路,醫院和陸宅一個在東,一個在西。包里的手機驟然響起,她慢吞吞地掏出手機,看著上面的來電顯示,修長的手指滑過屏幕,接了起來。

「言姐姐,你不是說了今天會給我做蛋糕嗎?」

夏言抬起手腕看了眼時間,小晗這個時間剛好放學,還真是一刻都等不了。

「蛋糕呢,我已經做好了,我待會就給你拿過來。」

「等會兒是多久呢?」小晗問的這麼仔細,倒是讓夏言有些無語。

「這樣吧,你現在先回家裡,我馬上打車過來。」

「那這樣,我讓他們來接你呀。」小晗話音一落,夏言在電話里就聽見他在那邊命令著其他的人,她無奈地揉了揉太陽穴。

「言姐姐,你在哪裡呢?你都不告訴我。」

夏言微蹙眉頭,「我自己打車過來,你聽話,先回家。」

夏言是完全低估了小晗的霸道,只聽見他在電話里不依不饒,撒嬌,生氣,只是為了一句地址。百般無奈中,夏言鬆了口,把自己的地址告訴了他。

她的妥協,是因為小晗說,要是不讓他來接,那就讓他爸爸來。

陸正霆?開什麼玩笑。她可不願意。

莫名其妙被夏言嫌棄的陸正霆此時正坐在辦公室里打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噴嚏,站在辦公桌前跟他彙報工作的秘書頓時一愣,餘光瞥見陸正霆的臉色不佳,急忙地收回視線,繼續一板一眼地彙報工作。

「你通知柯雅如來見我。」

陸正霆坐在椅子上,修長纖細的手輕輕地敲擊著椅子扶手,發出一陣陣沉悶的聲音,他的腦海中突然浮現出夏言全身**的模樣,又想著自己所起的生理反應,頓時嘴角一抽搐。

柯雅如敲門而入,正好看見陸正霆嘴角泛起微笑,心中一咯噔,在知道陸正霆的身邊出現了女人之後,她就讓人去調查了那女人的資料,不過是夏家的女兒,而且夏家在她眼前就是一個上不了檯面的。關於那夏言,她倒是看過照片,身材嬌小,長得頂多也就算得上清秀,要說漂亮,那還得掂量掂量。

她小聲地清咳兩聲,見陸正霆的視線望了過來,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