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第14章 不負責的爸爸

第14章 不負責的爸爸 (1/2)

小說名稱《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作者:小璃子  更新時間:2017-12-28 12:13  字數:3434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最新章節!

小晗?夏言睜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地望著這個小小的身影,猛地眨了幾下眼睛,她的後背還緊緊地貼在牆壁上,餘光瞥了眼同樣有些傻眼愣在一邊的楊金寬。

「言姐姐,你不要怕,我會保護你。」

小晗的話剛一說完,她還沒有反應過來現在是怎麼一回事,就看見小晗十分霸氣的抬手一揚,那幾個驟然闖進來的幾個高大男人倏地沖向楊金寬,抓著他就是一頓海扁。

夏言怔愣間發現一雙極小卻又不失暖意的手牽住自己的手後,包廂里除了楊金寬尖銳的求饒聲以外就是小晗稚嫩的聲音,「言姐姐,你的手心好多汗。」

「恩?」夏言不明所以地低頭望了眼小晗,隨即看了眼還在被海扁的男人,想到這裡是楊金寬的地方,要是待會他的人趕來了,還不得翻天?

仔細一想,夏言半蹲著身體,望著小晗,「小晗,你讓他們快點住手,趁著他的人還沒來,我們趕緊離開這裡。」

聞言,小晗翻了一個白眼,糯糯地聲音響起,「我倒他敢把我怎麼樣。」這話說完還不到一秒,小晗笑眯眯地沖著人群喊道,「給我重重打,打殘了算我的。」

夏言目瞪口呆地望著霸氣十足的小晗,一個小孩子這麼暴力真的好嗎?轉念一想,不知為何腦海中浮現出陸正霆那張冷冰冰得讓人覺得難以相處的模樣,幽幽地嘆了一口氣。

「你們都是什麼人?敢在我的地盤動手?」

包廂里燈光昏暗,是楊金寬之前讓人故意為之,就是為了營造出一種特別的朦朧情趣感官,然而此時卻成了他眼盲的重點,揍他的人一停手,他喘著粗重的氣兒,一手扶著茶几,搖搖晃晃地站起來,借著外面突然照進來的亮光,夏言這才發現楊金寬那肥胖的臉現在變得更加的肥胖,兩隻眼睛下面都泛著淤青,嘴角邊掛著一絲血跡,全身上下就沒有一處是乾淨的。

楊金寬半眯著眼睛,知道是自己的人來了,所以底氣也足了不少,他擠了擠眼,頓時整張臉都呈現出一個囧字,痛的他齜牙咧嘴,知道招呼這群黑衣人動手是站在夏言旁邊的小孩,這心裡窩著氣,什麼也顧不得仔細想,縮到黑暗中,沖著門外的人怒道,「給我好好教訓這群人。」

小晗挑了挑眉,不屑地瞥了眼出現在身後的人,「都是一群歪瓜裂棗,還敢出來丟人現眼,哼,你們都給我上去揍。」

夏言扯了扯小晗,忽然一個人影朝著他們衝過來,她條件反射地轉身把小晗拉到自己的身後,然而那人手中握著的利器卻遲遲沒有落到自己的身上,她緩緩睜開緊閉的雙眼,只見那人已經被小晗的人一腳踢飛,此時正躺在地上出氣都困難。

「言姐姐,你沒事吧?」小晗著急的搖晃著夏言,連忙說道。

這邊包廂的動靜早就已經驚動另一邊,夏思悅迫不及待地想要看見夏言被楊金寬侮辱折磨的畫面了,所以她是最先發現動靜也是的第一個趕到現場的人。

「這,這……這是怎麼回事?」夏思悅望著眼前的一片狼藉,不僅沒有看見夏言悲慘的畫面,反而看見楊金寬被人架著,就像是一隻任人宰割的羊,毫無攻擊力。反觀站在一邊完好無損的夏言,她的目光瞬間變得難以捉摸。

這個楊金寬還真的是個廢物,這種情況都能讓到嘴的鴨子飛了。

夏言現在是徹底明白過來了,知道夏思悅從來都沒有在楊金寬這件事情上死心,所以這次的設計除了她就沒人敢這麼做,想到這個,她眼中燃燒著熊熊的怒火,疾步都到夏思悅跟前,冷冽的聲音驟然響起,「你還真是不死心!居然還敢動這種心思?你說要是我把這件事告訴老夫人,你覺得她會讚揚你做的對,還是說你愚蠢的要命?」

夏言的聲音不大不小,離得稍微遠的人便就聽得不太清晰,但是夏思悅卻聽得清清楚楚,一字一句不少。

「你,夏言,我不相信你每次都能這麼好的運氣!」

「隨便你信不信。只是我奉勸你,不要每次都來這招。」

小晗還讓人架著楊金寬,此時他站在楊金寬面前,揚起一張笑嘻嘻好似不食煙火的模樣,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裡就像是帶著星星,閃閃發亮,他抿了抿嘴,手指指了指另一邊以重疊的方式疊在一起的眾人,「你是不是讓他們揍我?」

小惡魔出馬,能吃虧嗎?

小晗像個小大人般伸手摸了摸下巴,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忽然轉身走到夏言身邊,牽著她重新走到楊金寬面前,小聲地說道,「知道她是誰嗎?」

楊金寬低垂著頭,哪裡還像個老闆,反而更像個階下囚,當然現在的他也的確是個階下囚,他微微抬頭看了眼夏言,道,「夏言!」

聞言,小晗點了點頭,隨即又小聲地在他耳邊說道,「她可是我爸爸的女朋友,你知道我爸爸是誰嗎?我說出來你會被嚇死,那我還是不要說了。」

「你爸爸是誰?」楊金寬喘著粗氣兒,慢吞吞地道。

夏言只看見小晗一臉的奸笑,根本就不知道小晗在楊金寬面前說了什麼,所以當她看見楊金寬瞬間軟下去的身體,大概也知道了這個小屁孩說的話。

「言姐姐,我們走吧,這裡烏煙瘴氣的,會把我熏壞。」小晗笑的甜美可人,洋溢著孩童的天真和爛漫,跟剛才闖進來命令這些人的時候完全是個兩個概念。

莫非這就是人格分裂?

「夏言,這是怎麼回事,你不是去廁所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