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都市言情小說 >嬌妻在上:完美寵婚一百招 >596完了,又瘋一個

596完了,又瘋一個 (1/2)

小說名稱《嬌妻在上:完美寵婚一百招》 作者:白袍人  更新時間:2018-12-13 06:12  字數:3947

奇書網.嬌妻在上:完美寵婚一百招最新章節!

在白蕊心的目瞪口呆中,蘇珊大媽捧著黑貓走了。

「你等等!」

腦海里閃過一抹畫面,白蕊心著急的站了起來,

「白教授,有什麼事嗎?」蘇珊疑惑的站定,咧著大嘴笑:「您有事兒一會兒再說,讓我先把這小東西放回原處才是,要這可是我們少爺的心頭寶,照顧不好,我可是要吃不了兜著走的。」

「是啊,白教授,這可是大少爺送給我們爺的寶貝,那可是比我都要吃香呢。」

伴隨著一陣濃郁的香風,蘇小安踩著高跟鞋出現在了門口,側身給蘇珊讓路,讓人進去了。

白蕊心怔怔的看著蘇珊離開的背影,動了動唇沒說話。

很快,豐盛的晚宴擺滿了長桌,整個客廳里都瀰漫起了濃郁的香氣。

在他們入座之後,旁邊的樂隊也奏響了悠揚的小提琴,氣氛浪漫極了。

只是...

白蕊心等了半天也不見蘇小安宣布宴會開始。

看著美食卻不能吃的感覺十分的不美好。

她這是故意在晾著我嗎?想要擺譜?白蕊心的目光變得有些不善。

不自然的咳嗽了幾聲端起了酒杯。

「夫人別急,待小黑來了就可以了...」

「小黑?」

白蕊心一怔,順著蘇小安手指的方向看去,這才看到桌子的盡頭竟然還有一張特殊的椅子,上面擺滿了各種貓罐頭,貓玩具。

「你這是什麼意思!」她的臉瞬間漲的通紅!手包摔在桌子上砰砰作響,震得杯子都碎了幾個。

相比於她的憤怒,蘇小安顯得十分淡定。

慢條斯理的飲著紅酒,長長的指甲慢悠悠的搓在一起。

「白教授何必生這麼大的氣!」

「呵呵?」

「您就沒發現這貓眼熟嗎?這可是您送給秦少爺那隻,秦少爺自個不要扔給我家斯諾的,也就是我家爺心地善良,才會把這種垃圾當寶貝啊...」

蘇小安的一席話讓白蕊心一下子楞在了原地。

她不敢相信的從椅子上站起來,朝著那隻貓走了過去。

坦白來講,她對著畜生並沒有什麼太深的印象,只是因為秦俊成說秦琛小時候喜歡貓,養過一隻流浪貓後來不知怎麼死了,恰好秦俊成有照片,就克隆了一隻。

也許那隻貓對於秦琛來講當真是有著不凡的意義,可對於她來說,不過只是一個用來拉近他們母子之間距離的工具而已。

好端端的食慾瞬間沒了。

白蕊心仔細的翻過了貓咪的肚皮,在貓咪的肚皮上找到了他們實驗室的標誌。

的確...

是早上的那隻貓!

可他怎麼能這樣!

把那隻貓送給冷斯諾!

「我聽說,懷孕的人是不能養貓的...」

「以及,這貓琛大少爺可是連看都沒看一眼,就給我們送來了...」

「怎麼會!」白蕊心拒絕接受這個現實,失控的叫了起來。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還有點事,白教授慢用,如果這些還不夠的話,蘇珊。」

胖乎乎的蘇珊聽到指示立刻迎上前,胖嘟嘟的臉很有喜感,卻也很油膩。

白蕊心看著她,又瞥瞥和自己面對面的貓,憤怒的摔下筷子走了!

「不必麻煩了!蘇夫人自個用吧!」

。。。

「夫人,您這又是何必?咱們少爺素來不喜歡實驗室這幫人的。」見蘇小安把人氣走了,蘇珊一臉無奈的在一旁勸道。

雖然小時後發燒燒壞了腦袋智商不高,可她也看的出來,最近冷少爺對蘇小安是越來越不耐煩了。

可偏偏,這位蘇夫人不僅不從自己身上找原因,還越來越喜歡做一些出格的事情,冷斯諾越不喜歡的,她就越是要去做。

簡直是在用生命去作死。

不過,她也只是個傭人,總歸就算是蘇小安被幹掉了,她也不會怎麼樣。

只是瞧著好好的一個小姑娘,又相處的幾年,心善的蘇珊大媽,心理總是有些不舍的。

「那又如何?我開心不就行了。」蘇小安冷笑著,忽然拿起了蘇珊修剪草坪時用的大剪刀。

「天啊...夫人您這是要做什麼?」

蘇小安一臉猙獰,嚇得蘇珊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胖胖身軀因為緊張不住的顫抖,想攔吧,又因為深知這位的脾氣秉性不好出手。

忽的,蘇小安一道陰測測的目光掃了過來,詭異的笑容在吊燈下無比刺眼。

「蘇珊,別怕,我不想做什麼,我只是...想給自己找點樂子罷了...」

她說著,在蘇珊驚悚的目光中舉起了剪刀,然後狠狠的刺向了自己的大腿...

「蘇夫人!」

被噴了一臉的蘇珊一挺身先一步暈倒在地...

天啦嚕!

她的想像成真的,蘇夫人真的瘋了!

。。。

白蕊心憤怒從蘇小安那裡出來。

走了幾步,才猛然間回想起自己來的目的。

為了吃大餐,她可是專門早上都沒有吃飯的!

還信誓旦旦的和秦俊成說自己在黑網的地位比越發的高了。

可現在呢。

大餐沒吃到,氣倒是吃的足足的。

白蕊心的臉不由得扭曲了,

遙望著不遠處主樓的燈光,忽然來了主意。

「你說什麼?你們家少夫人睡了?這才幾點,你當我是傻子嗎?」

聽著Ben說嬈嬈睡了,白蕊心的嘴角不斷的下沉,整張臉都寫了滿了一個喪字。

Ben淡淡的笑著,語氣淡漠且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