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仙無常有 >第四百三十二章 同門

第四百三十二章 同門 (1/1)

小說名稱《仙無常有》 作者:君有一言  更新時間:2018-04-21 18:34  字數:2738

天黑前,燕雲才披著滿身的雪花到了流霜亭。

「師傅。」燕雲用凍僵的手抹了抹臉,這才撲通一聲跪了下來。邱余默默跪在燕雲身後,卻是什麼也沒說。

「你倆先跟著茅二去客院,等明日再辦理入宗事宜。」雲草說話的時候,一團柔和的綠色光團從她手中飛出,等飛到燕雲頭頂的時候,忽地如煙花般的炸開,化作點點星光沒入燕雲的身體里。飢寒交迫的燕雲,靠著這點靈力慢慢的站了起來,同邱餘一同跟著茅二往後山的客院走去。忽然他的袖子好像被人扯了扯,他回頭一看卻沒見著人。

「小師弟,我是金師兄。」小金笑眯眯的道。

「金師兄。」燕雲抿了抿嘴才喊了一聲。靈山福地,一隻能說話能像人一樣站立的猴子,該是沒什麼好奇怪的。

「哎,果然比小葉子乖的多。師弟乖哈,這是師兄給你的見面禮。以後要是有人敢欺負你,你就來仙桃山找師兄,師兄保管將他揍的哭爹喊娘。」小金說著就獻上一壇猴兒酒。說來這酒罈還是它當日在酒仙人酒窖收的空罈子,一罈子就能裝七八斤酒。

「謝金師兄。」燕雲愣了下才默默的抱起那隻酒罈。

「不謝,不謝。」小金豪邁的揮了揮了爪子。小師弟似乎也有些呆,話也有些少。不過一想到話多的雙葉,它瞬間又覺得還是話少一些好。

「小金你到一邊去,輪到我了。」南燭先將手中抱著的梅花給小金拿著,這才掏出一個大大的玉盒子遞給燕雲道:「小師弟,我是南師兄,這盒子裡面裝著各色的靈果,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歡吃。若是喜歡吃,我日後再送你些。」

「多謝南師兄。」燕雲將手中的酒暫時放到了邱余手中,這才雙手接過南燭手中的玉盒子。一向沉寂的心裡多了一股暖流,聲音也跟著柔和了不少。眼前的這個小娃看起來才五六歲的樣子,竟然也給自己送了見面禮。

「東西也送了,你們倆就先回吧,燕師弟還沒吃晚飯呢。」茅二在前面催道,心裡卻想著自己要送些什麼好。

「小師弟,我們先走了,過兩日我們再來找你玩。」南燭說著就爬到了小金的背上。

「小金,等會要是姑姑問你,我這些日子有沒有好好修鍊,你一定要說有,知道嗎?」南燭囑咐完小金,這才在木門上敲了幾下。

「進來吧。」雲草清冷聲音從裡面傳來。

「姑姑,你找我們倆有什麼事?」南燭和小金在雲草的對面坐下後才問。

「等你二師兄來了一起說。」雲草好笑的看著正襟危坐的南燭才說。

「師叔。」茅二很快就趕來了。

「坐吧。我此次去了一個小界,在那裡得了些好東西,這不想著分你們一些。」雲草的話剛說完,桌子上便多了三隻纖細的小青玉瓶。她這次得了不少仙玉漿,這便想著給南燭他們些。

「這是?」小金忍不住將一隻青玉瓶的瓶塞給取了,一股濃郁的靈氣瞬間飄滿了整間屋子,它忙將瓶子塞住。

「明泉水。」雲草笑著道。

「明泉水?我怎麼看著像玉漿?」小金說著就準備嘗嘗味道。

「回去再喝。對了,這明泉水我也沒有多少,你們可別往外說。特別是小金你,不要說漏了嘴。」雲草囑咐道。

「放心,小金才不會犯蠢。」小金說著還朝雲草眨了眨眼。當初它發現酒仙人酒窖的事,它可是誰都沒說過。要是沒被雲草捉住,那些酒可全都是它的。

「這就好,我也有些累了,你們先回吧。對了,怎麼沒有見著葉子和秦崢?」雲草點點頭。

「秦崢出外遊歷去了,曾葉卻是去了十方鎮。」茅二回道。

「嗯,去吧。」雲草揮了揮手。

送走茅二幾個,雲草又出門欣賞了一回雪夜寒梅,這才回到屋子開始修鍊。說來她這些日子一直在四處奔走,倒是沒有安安穩穩的修鍊過。

山腳下的小竹院里,一燭燈火點亮了淺綠色的窗紙。

忽然,一縷風從窗戶溜進了屋子,將牆角的火籠吹的更旺了些。火籠不遠處放著一張寬寬的矮榻,榻邊的條几上放著只柳葉瓶,瓶里還插著一枝紅艷艷的紅梅。

矮榻不遠處還放著一張紅木的八仙桌,桌上如今正擺著滿滿的一桌菜。仔細看的話,就能見著一方桌角裡面有不少素菜。這些素菜自然是為了悟準備的,原本茅二準備讓了悟單獨在另一間屋子裡吃的,不過了悟不讓,他這才作罷。

「燕小子,老道敬你一杯。今日,我們可是沾了你不少的光。這猴兒酒,老道我還是第一次喝呢。可憐了悟不能喝酒,真是可憐,哈哈哈……」瘋老道咧著嘴道。哎呀呀,他總算是走運了一回。燕雲還是凡胎所以不知,這候兒酒可不僅是好喝,裡面竟還蘊藏著濃郁的靈力。好東西啊,這樣想著他又喝了一大杯。

「我們同沾師傅的光。」燕雲起身給邱余倒了杯酒才說。

「也對。不過燕小子,不是老道說你啊。你小子平日里冷著一張臉也就算了,可是對著你師傅師兄們可不許這樣。我知道你是習慣如此,可他們不知道啊。你可得注意些,可別引起不必要的誤會。」邱余想了下才語重心長的說。

「嗯,我會注意的。」燕雲愣了下才說。他平日里冷寂慣了,一時倒也難改。

「對了,你也別再叫我道長。既入了仙門,俗世里的那些都得拋掉,以後就喊我的名字吧,我估摸著日後我還要喊你一聲師叔呢。」邱余欣慰的道。燕雲是個念舊情的,又是那位前輩的徒弟,想來他在上界的日子應該不會太難過。時也命也,若是他本就出生在上界,何至於蹉跎歲月到如今。好在他抓住了時光的尾巴,總算還沒有太晚。努力一把,說不定可以大器晚成。畢竟他才四十多歲,靈根也不錯,只要成功築基,便會多了百多年的壽元,結丹也未必不可期。

「瘋老道,雲前輩說的靈寺,就在南屏山脈的對面。」了悟咽飯的空餘說。今日高興,所以對於邱余說他可憐他也不計較,何況他可憐嗎?他有佛祖啊。

「真的?那你快些吃完,回去多背些經書,到時候可別給雲前輩丟臉。」邱余很是歡喜的道。他倒是不擔心了悟被拒,智通曾經得意洋洋的說過,了悟慧根極好。

「放心,三千佛經都在這裡呢,從不敢忘。」了悟拍拍自己的胸脯道。

「這我倒是信你。你這小子別的不靠譜,可是對做和尚這事可是上心的很。」邱余搖著頭道。

「這下好了,我們三一下子都有了著落,再不用在江湖上飄來飄去,今日我定要喝過痛快。」邱余說著又喝了滿滿一杯。

燕雲正準備勸他不要喝的太急,就聽的噗通一聲響,邱余歪倒在矮榻上。

「沒事,瘋老道這是開心呢,他可是好久都沒有醉過。」了悟邊說邊不停的動著筷子,面前的菜都快被他給吃光了。哎呀,好久都沒有吃的這麼飽過。

了悟吃的香甜,燕雲也被他感染,手上的筷子也動的快了。

北風將竹窗吹的呼呼做響,小火爐上的美酒還在咕咚咕咚的冒著泡。燕雲和了悟靜靜的吃這飯,心裏面涌著暖春般的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