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仙無常有 >第三百九十四章 恩怨難了

第三百九十四章 恩怨難了 (1/2)

小說名稱《仙無常有》 作者:君有一言  更新時間:2018-03-14 09:58  字數:2449

雲草前腳剛進屋,後腳就感覺有人來了。

「雲霽。」雲樹朝雲霽點點頭。回祖地以後,他們這些人自然是需要重新上族譜的,對於雲霽他並不陌生。

「聽說雲草回來了,我這裡有些事想問問她。」雲霽看了眼像塊黑炭一樣的雲草才說。

「霽叔。」雲草忙上前行禮。

「進屋說吧。」雲樹說著這便往屋裡走。

三人分賓主坐下,雲霽這才又開口問道:「雲草可是今日才出的虛雲洞天?」

「嗯。」雲草點點頭。她如今這樣子可騙不了人,整個就是一塊黑炭,丑的很。

「你可進過紫雷宮?」雲霽緊接著又問。

「沒有。我剛跳下石柱,人就出了虛雲洞天。」雲草搖搖頭。

「聽說紫雷宮的門開了,你可有看見什麼?」雲霽低頭沉思了半響又問。

「嗯,我選的那根石柱正好對著宮門,不過我只看到一個個空空的院子。對了,最裡面的一個院子裡面有著一座石像。」雲草老實的回道。她猜紫雷宮裡面應該沒什麼寶貝才是,不然為什麼族裡的弟子們一個個明明見著宮門開了,卻沒一個人進去看看。

「你可有看清那尊石像的樣子?」雲霽端茶的手頓了下復又問道。紫雷宮裡的確沒有什麼寶貝,早在虛雲洞天第一次開啟的時候,裡面就已經被翻了個遍,只是從來沒有人見過雲草說過的雕像。

「嗯,那尊石像雕的是一個人,我想著應該就是雲霄先祖,說來先祖跟霽叔你長的一模一樣。」雲草突然說道。月前她只是遠遠的見過雲霽一眼,所以只是覺得有些像。如今真人就在眼前,雲霽和雲霄先祖的樣子卻是重合了。不過如今看來,雲霄先祖比雲霽更有煙火氣息,雲霽實在是太過清冷了些。

「是么?這事你自己知道就行。」雲霽微愣了一下才說,腦海里卻是又浮現了當初在禁地里看到的那幅畫。

「是。」雲草忙點點頭。

「我已經讓人將留園空了出來,你們擇個日子搬回去吧。」雲霽放下手中的茶杯道。

「多謝霽叔。」雲草忙站起來道謝。

「不用謝,那裡原本就是你們這一支的祖地。」雲霽說完這便出了屋。如一陣穿堂風一般,忽然而來,又忽然而去。

「嘖嘖嘖,你果然賊心未死。你說你這麼喜歡他,當年為何會同意與雲晝結為道侶。」火紅的落雲櫻里突然冒出來一張妖艷的臉來。

「我哪裡知道世間還有這樣一個人,一面便足以傾心相送。」林雲秀痴痴的道。

「不好,他發現我們了,快走。」雲姬低聲道。

「真的?你放心,他那樣的人品,定是不會殺我們的。」林雲秀驚喜的道。大大的眼睛裡一時水波流轉,彷彿一潭死水忽地活過來了一般。

「你想死可別帶上我。」雲姬跳下去拉林雲秀,誰知林雲秀卻是死死的抱著面前的樹桿,擺明了不走。雲姬嘆了聲美色誤人,這才一溜煙的進入了林雲秀的眉心。

「是你?」雲霽冷眼看著林雲秀。

「我,我來看你最後一眼。明日我就要離開閑雲谷,以後大概是再也見不到你了。」林雲秀鼓起勇氣道。她知道她拋棄了女子所應有的矜持,可是她不後悔。

「嗯。」雲霽點點頭轉身便欲走。當年的事,隨著雲晝廢了她的修為,也便了結了,何況林家那位老祖也還在。

「你不恨我嗎?對,對不起。」林雲秀見他要走忙跳下樹說。

「你若是想道歉就去對白晝說吧。」雲霽頭也不回的說。他一向冷情,女人在他眼裡不過是一具紅粉骷髏,至於他那讓人側目的容顏外像也不過是副臭皮囊。

「我我果然是來自取其辱的嗎?」林雲秀猛的吐了口血。

「出來吧。」雲霽看也沒看躺在地上的林雲秀,卻是回頭盯著頭頂上的一顆枯枝。林雲秀吐血的時候,那裡的靈力出現了細微的變化。

「霽叔。」雲輕染白著臉出現在樹枝上。

「原來是你。聽說你最近在打聽當年的事,不如今日就讓你娘給你說個明白。」雲霽冷寂的心裡忽的生了絲火氣,這一個兩個的莫不是真以為他好性。

「染染,不怪你霽叔,都是娘的錯。」林雲秀含糊的說道。

「當年我誤中情花毒,你娘不知為何正好在側。你爹發現以後,廢了你娘的修為。」雲霽強壓著怒氣說道。

「染染。」林雲秀絕望的看著雲輕染。早知如此她聽雲姬的話就好了,這男人果然跟雲晝一般無情。

「原來如此。」雲輕染厭惡的看了眼躺在地上的林雲秀。不管別人怎麼說,她總還是想著她是有苦衷的。事實竟然是那些人說的都是真的,而她果然是個父棄母嫌的么?

「染染,都怪娘被花迷了眼,你原諒娘好么?」林雲秀爬到雲輕染的腳邊說。

「你是嫌棄我的對不對?因為我的存在,時刻提醒著你是一個有過道侶的人。你一直以為你沒有道侶,就配的上霽叔對不對?」雲輕染沉聲道。她自小跟著林雲秀,當然感覺得到林雲秀對她的不喜,所以她對林雲秀也是一直冷冷的。起初她以為是因為她爹的原因,現在看來倒是因著雲霽。

「不是的,娘是怕連累你才故意疏遠你的。」林雲秀忙解釋道。

「是么?那雲姬呢?若不是我跟蹤你,你是不是永遠不會告訴我,我娘其實並不是一個廢人。」雲輕染眼神複雜的看著林雲秀。她也有很多秘密,可是是林雲秀先不信任她的。

「你,你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