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仙無常有 >第三百四十三章 疑問

第三百四十三章 疑問 (1/2)

小說名稱《仙無常有》 作者:君有一言  更新時間:2018-01-28 11:00  字數:2611

雲草帶著滿腹的疑惑回到了玄月峰,不管是紅衣少年似曾相識的容顏,還是雙月神君的舉動都讓她有些不明白。不過很快她就將這些事拋到了腦後,因為她的小院前面可不是又站了個熟人。

「雲姐姐。」金素馨很是高興的喊道。

「素馨,商道友,快進來。」雲草也很是高興的道。

「雲姐姐,我這次可是特地來看你的哦。」金素馨忙表功道。

「我看未必吧,難道你不是為了見某人?」雲草不信的搖搖頭。

「雲姐姐,你可是變壞了不少,你這樣說可是很傷人家心的。」金素馨佯裝不開心的道。

「對了,你們怎麼知道我在這裡?」雲草又問。

「哼。」金素馨聞言臉扭到一邊不理雲草。

「我們在客舍碰見了伍道友和他師妹,他說他來時遇見過你,所以我們這便找了過來。」商陸好笑的道。

「哦。」雲草大有深意的看了眼金素馨。

「雲姐姐,你也見過柏舟哥哥的師妹吧,我現在才知道當初的我有多討厭,而且如今的我也不如當初的羅衣。」金素馨氣鼓鼓的說。

「她怎麼你呢?你竟如此生氣?」雲草頓時好奇的道。

「我本來見到柏舟哥哥很是開心,可是她一直纏著我問來問去,到後來我什麼話也沒說。」金素馨看了眼商陸才說。她心裡想著大師兄也不是外人,聽到了就聽到了。

「原來如此。我早跟你說過他不喜歡你,前兩日他還問我羅衣的事呢。再說這都四十多年沒見,你怎麼還喜歡伍道友?」雲草不解的道。

「喜歡一個人難道不應該終生不渝么?」金素馨疑惑的道。

「兩心相悅,才需如此,你那頂多算是單相思?」雲草搖搖頭。

「哦。可是我就是喜歡他怎麼辦?」金素馨有些委屈的說。

「這可就難辦了呦。」雲草搖了搖頭不再勸她。

「我是突然喜歡上他的,或許有一天我也會突然不喜歡他的。」金素馨又道。

「也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情不知所終,萬念也成灰。喜歡就喜歡唄,只是你不要迷失了自己就好。」雲草又道。

「我不會的。」金素馨信誓旦旦的說。

「這就好。」雲草點點頭。

「對了,雲姐姐,俞錦也來了蒼梧,你可不要再被她騙了。」金素馨有些生氣的說。

「那日的事我後來也知道了些,俞錦似乎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雲草淡淡的說。

「哼,她那都是裝的,虧她還一直對我明諷暗諷的,原來最壞的是她,那日我可是親眼見她對你和小星動手的。」金素馨又道。

「我與俞錦雖相交不深,但自覺她應該不會如此。」雲草依然搖搖頭。

「好吧,她不是說會給你一個交代嘛?到時候看她怎麼說就是。」金素馨只好點點頭。

「對了,我記得她與伍道友是有婚約的?」雲草忽然記起來道。

「俞道友在來上青宗之前就去過洞虛宗,她和伍道友的婚約倒是已解。」商陸嘆息道。當初要不是假扮羅衣的羅素芸插了一腳,俞錦和伍柏舟未必不是一對佳偶,這事倒是伍柏舟做的不地道。

「這事我怎的不知?」金素馨驚訝的道。

「這事是俞錦私下同我說的。」雲草解釋道。

「這樣說來柏舟哥哥豈不是在明知有婚約的情況下還喜歡上了別的女子,難怪那段時間俞錦看我們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金素馨恍然大悟道。

「很多事我們都不知道實情或者是先入為主,所以難免會產生誤解,最初的時候我們又何嘗看出羅衣的真面目。」雲草搖了搖頭。

三人又說了回話,眼見著天色近晚,金素馨才和商陸回瞭望海閣。

因著在天青宗,雲草也不準備修鍊,正準備研究下陣法的時候忽然發現又有人朝著小院而來。她不得不收起手中的玉簡等著,心道這一日還真是熱鬧的很。

「魏道友。」雲草看了眼他手中提著的酒不解的道。

「本來柏舟也要來的,誰知臨走的時候他被他師傅叫了去,所以我就一個人來了。」魏無憂解釋道。

「雖然今晚月色甚好,不過干喝酒倒也無趣。前些日子我得了好些艷尾魚,不如我再煮一鍋魚湯來,我們邊吃邊喝可好?」雲草想了想說。

「隨你。」魏無憂點了點頭。

雲草見他答應這才掏出爐子鍋子來,不一會一鍋冒著泡的魚湯就出鍋啦。

因著煮魚,兩人這便移步到了院里。天青宗多植月桂樹,雲草住的小院也有一顆,他們此時可不就在樹旁的石桌旁坐著。可惜此時既不是金秋,也不是滿月,只一輪弦月高掛於天。

「聽說你加入了靈寂宗?」魏無憂的聲音在夜裡似乎更加的低沉了些。

「嗯。」雲草邊將一些調料放進鍋裡邊點點頭。

「無雙神君是不是找過你?」雖然雲草住的院子很偏,魏無憂依然布了層層禁制後才說。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雲草頓了頓才問。

「哪些都只是傳聞,究竟如何我也不知,不過讓你小心些而已。」魏無憂搖了搖頭。

「師傅早已不在,那些事似乎同他一起埋入了地下,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真相大白?」雲草點了點頭。

「會有那一天的。」魏無憂安慰她道。

「我也是這樣想的。魚好啦,趁熱吃吧。」雲草掏出碗筷遞了過去。

「重雲呢?」魏無憂終於想起了那條大白魚。

「自我結丹以後,它約莫受了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