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仙無常有 >第三百一十二章 悲傷的西涼城

第三百一十二章 悲傷的西涼城 (1/2)

小說名稱《仙無常有》 作者:君有一言  更新時間:2018-01-18 04:57  字數:2603

吃飯的時候,周阿婆聽說雲草幾個是來招收弟子的更是開心,不僅一個勁的讓他們多吃菜,還表示她夜裡就會去找村長讓他派人去通知周圍的幾個村子。

吃完飯,雲草讓青玄留下保護南燭和茅二後,這才與白霜往西涼城而去。

西涼城在玉柳村東邊一千里外,三面環山,一面對著曲江。

雲草到的時候,西涼城城門緊閉,幾個穿著甲衣的士兵倒在地上。雲草跳下飛劍,雙手掐訣,輕雪劍直直的朝著城門飛去。一道銀色的劍光以劍尖為中心四散開來,瞬間將城門上的玄煞陣破開。

「轟「的一聲大門應聲而倒,一具具乾枯的屍體從城裡滾了出來。從開了的城門看進去,細密的血霧浮在地面上空,青色的石板路早已被乾枯的血跡染成了暗紅色。一具具殘損的屍體橫七豎八的倒在長長的大道上,一群群如幽魂一般的走屍伸著雙手在街上慢慢遊盪著。

不少走屍還在一扇扇緊閉的大門上拍打著,想來屋裡面應該還藏著些活人。整個城裡一片的死寂,除了走屍們不時發出的「嗬嗬」聲,什麼聲音也沒有。

像蜜蜂尋著花香一樣,雲草一經出現,街上的走屍都蜂擁而至。看著已經看不出人樣的走屍,雲草嘆息一聲雙手快速掐訣。輕雪劍如一條靈活的游魚一般的穿梭在跑過來的走屍中間,劍光所到之處走屍成片倒下。

在將城門附近的走屍都殺了之後,雲草走到街尾處一具倒下了卻依然還在蠕動的走屍旁邊蹲下。這具走屍身上的衣服已經血跡斑斑,想來死去前應該經過一番搏鬥,誰知最後還是被咬了。

他原本該是一個高大的男人,現在卻全身乾癟的蜷曲在地上。臉上更是只剩一層薄薄的皮,嘴巴里依然急切的發出「嗬嗬」的聲音。一條淡淡的血線從他最初被咬的地方伸到地下,想必當身體里的血液都流光後,他就連走屍也當不成了。

雲草剛進城的時候就發現,這些走屍的魂魄早已缺失,即便憑著所剩無幾的本能暫時可以到處走動,可是他們身體里的血液因著九轉血煞陣的原因,依然在從早已結痂的傷口處慢慢的流逝。一旦血液流盡,他們就真正的死亡了,這也是為什麼城裡到處都是血亡而盡的枯屍的原因。

至於為什麼它們會不斷的咬人,則是因為這些走屍本能的感覺到生命的流逝所以想通過吸人血來維持生命。而當他們吸血的時候,他們體內已經漸漸濃郁的血煞之氣就會從傷口處快速的侵入新鮮的血液里,這樣這被咬的人的血液里就也帶著煞氣。如此一傳十傳百,城裡的人又多,很快就像瘟疫一樣的傳遍全城。

眼見著從他們身體里流出的血液正慢慢的沒入了青石板里,雲草將自己的神識附在一條血線上,發現這些血正通過地下暗河往西涼城城中的一處血泉里流去。這血泉以前應該是一口普通的九陰泉,只是因著有人在泉底布下了九轉血煞陣所以才會變成如今的模樣。

「城門開啦!有仙師來救咱們啦!」趴在破廟屋頂上的猴子猛的站起來用盡僅剩的力氣大聲嘶吼了一聲。那聲音如一顆投入死水裡的石子,驚起了不少漣漪。

不少還活著膽子又大的人聽了這聲音紛紛搬起梯子朝著院外看去,只見仙師倒是沒見著,不過那個死了五百精銳府兵也沒撞開的城門倒是真的開了,而且在城門附近遊盪的怪物也都倒下了。一時這些整日里愁著家裡的存糧已盡的人們,一個個忙捲起鋪蓋卷準備外逃。當然也有少部分倖存的人在緊閉門戶的家裡坐著,他們還有些餘糧所以不敢冒這個險,一旦被那些怪物咬到可是自己也會變成怪物,那還不如餓死呢。

早在雲草出劍清理那些走屍的時候,白霜就朝著離城門不遠處的一條小巷子里跑去。她剛進了自家院子,就見著爹娘躺在門後面的薄被上,白雨在一邊獃獃的坐著。

「姐姐。」白雨驚喜的叫了一聲。

「小雨,爹娘,快起來。城門開了,快跑。」白霜忙道。看來爹娘應該是怕那些咬人的怪物跑進來,才連睡覺也要睡在門口。

「不跑,爹娘說外面到處都是咬人的怪物,出去會被咬死的。還有我都已經叫了爹娘好久,他們都睡的死沉死沉的,硬是不起來。」白雨搖搖頭說。

「沒事的,姐姐請來了仙師,她將那些怪物都殺了。」白霜邊解釋邊要去喊還在睡著的爹娘,這一看就發現他們早死了。想必是因著不舍的吃東西才活活的餓死的,白霜很想哭可是怕嚇著弟弟所以硬是忍著沒有哭出來。

「不跑,我跑不動。再說怪物都被殺死了,我們還跑什麼。」白雨搖搖頭。儘管爹娘已經很是節省,可是整整兩個月家裡的存糧就都吃光了,他都已經三天沒有吃東西了。

「也是,你也快餓暈了吧。我回來時記得前面有一家點心鋪子的門開著,要不你去弄點吃的回來,你還這麼小可挨不住餓的。」白霜想了想才說。

「姐姐,你去拿點吃得回來好不好,我實在走不動了。」只有六歲的白雨睜著凹陷的大眼望著白霜道。

「可是姐姐已經死了,現在什麼東西都拿不起來。」白霜憂傷的說。她不想告訴小雨的,可是她更不能看著小雨被餓死。

「死了,姐姐不是」白雨就要說什麼就見白霜一隻手直直的插入了另一隻手的手掌心。

「姐姐。」白雨哭著爬了過來,他想像以前一樣抱抱姐姐,可是卻是撲了個空。

「小雨,別擔心。你看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