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仙無常有 >第二百七十三章 靈寂山上靈寂宗

第二百七十三章 靈寂山上靈寂宗 (1/1)

小說名稱《仙無常有》 作者:君有一言  更新時間:2017-12-27 10:34  字數:2559

雲草從靈饈小館出來以後就來到了大街上,她準備先去坊市逛逛再去找一座小院住一段日子。

十方鎮的坊市在鎮東,最外面有一個高大的牌坊上寫著「吹櫻坊」,兩邊是一溜的青磚瓦房,只中間有一條窄窄的長河,河邊種著高大的櫻花樹,風一吹河面上就飄了一層粉櫻。櫻花樹下還坐著不少修士,他們皆是習地而坐,身前擺著一塊布,上面放著一些法器丹藥靈草之類的。

雲草逛了一會沒有發現什麼好東西,這便又去了兩邊的鋪子,買了些林家特有的調味香後又零散的賣了些巨型金烏賊的肉,得了些靈石的她這才準備離去。誰知快要走到坊市門口就被一個五六歲的小孩扯住了衣擺。

「你找我有何事?」雲草不解的低頭看著他。

「姐姐,你可是散修?」南燭仰著頭問。

「算是吧,你有什麼事嗎?」雲草又問。

「姐姐,師傅說散修多艱難,不如你加入我們靈寂宗吧。我今日跟師傅出來的有些晚結果一個弟子都沒有招到,回去後太師傅肯定會怪罪我們的。」南燭苦著臉說。

「你這麼小點,你太師傅要怪肯定怪你師傅怎麼會怪罪你?」雲草好笑的看著他說。

「唉,我師傅最不靠譜。今日我們之所以來的晚就是因為他睡的像一頭死豬一樣,我這還不是擔心他?」南燭一副怒其不爭的樣子。

「那你師傅呢?怎麼只見你一個?」雲草好笑的摸摸他的頭道。

「在那邊那棵樹上睡大覺。」南燭伸出胖胖的手指了指遠處的高大櫻花樹。

「姐姐暫時沒有加入門派的想法,所以你自去玩吧。」雲草說完正準備走,誰知南燭一把抱著她的小腿高聲說:「你只要願意加入靈寂宗,我就求太師傅讓你做外門長老。」

「這位道友,你可別被這小鬼騙了。靈寂宗就在西境偏南的靈寂山上,加上他說的太師傅現在總共不超過十人。他太師傅雖然曾是元嬰修士,可是因著神魂受了重傷,修為更是跌落築基期。眾所周知這神魂受傷最難恢復,再加上他太師傅年紀又大了恐怕這輩子都難恢復,所以不少以前是靈寂宗的修士都改投他門,哪還有修士傻的去他們宗門。他們不是來的晚,而是根本就沒有修士願意去,那靈寂山的靈氣也只比這十方鎮好那麼一點,關鍵還窮,修士入門根本就不會得到什麼好的資源。」旁邊一個擺攤的老頭好心提醒雲草說。

「太師傅一定會好起來的。」南燭猛的大吼道。那老頭只不悅的看了他一眼就沒再開口,顯然不願意跟個小孩子計較。

「他說的可對?」雲草看著他通紅的小臉問。

「嗯。」南燭失落的點點頭。

「你們宗門為什麼要急著招弟子?」雲草不解的問。

「因為一年以後就是西境的靈山會,每個宗門都需要派七名弟子參加,可是靈寂宗現在加上我也只有堪堪七個弟子。靈寂山雖然靈氣很差,但是也有一條小靈脈,若是我們這次又是墊底的話,我們就會被趕出靈寂山。我自小就在靈寂山,我不想離開。」南燭說著說著眼睛紅了起來,可是他卻倔強的不讓自己的眼淚落下。

「原來如此。」雲草點點頭,心道這宗門混成這樣也真夠慘的,可是為什麼連五靈根的弟子也招不到呢?

南燭見雲草低頭不語,以為她也嫌棄靈寂宗正準備離開去找下一個目標。

「我說你叫什麼名字?」雲草喊住他說。

「南燭。」南燭淚眼汪汪的轉身說。

「那個南燭,我要是加入你們靈寂宗,你真的能讓你太師傅讓我當外門長老嗎?」雲草笑眯眯的說。反正她現在要找個地方養傷,靈寂宗修士少應該很是清凈才是。

「額,你先要在外門待一年,等靈山會以後才能封你做長老,你要是現在就做了長老就不能參加靈山會呢。」南燭認真的說。

「好吧,我暫時相信你這小鬼的話,還有你們現在也招到了弟子,我們什麼時候回山門啊?」雲草又問。

「這就回,你等等我這就去叫師傅過來。」南燭開心的往遠處的那顆高大的櫻花樹跑去。

不一會,南燭就領著一個滿臉白鬍子的老頭走了過來。

「南燭說的就是你?」南山驚訝的看著雲草說。

「嗯,正是在下,不知道友是?」雲草淡淡的說。

「我叫南山,道友既然願意加入靈寂宗這便跟著我們回去就是。」南山將心中的疑惑拋開才說。

「嗯。」雲草點點頭。

「姐姐,我可不可以坐你的飛劍。」南燭嫌棄的看了眼渾身都是酒氣的南山說。

「好。對了,你應該可以喊我奶奶,但是我又不想你將我喊的那麼老,不如你就叫我姑姑好啦。」雲草揪了揪他的臉說。話說她十幾歲的時候可就有一大群比她還大的侄子呢,也不知臨風臨山築基沒有。

「哦。」姑姑我們快走吧,南燭爬上靈劍說。

「我們跟在你師傅後面。」雲草好笑的看著他說。

一路南行,雲草跟在南山的酒葫蘆後面很快的就來到了靈寂山。

靈寂山在南屏山脈的深處,因修士太少,所以靈寂宗只佔據了最高的靈寂山。靈寂山還是一座垂直向天的高山,一邊是壁立千仞的懸崖,一邊是緩緩的山體。靈寂宗的宗址就在半山腰的一塊平地上,這裡有著一片還算宏偉的殿宇。

雲草跟著南山直接飛到靈寂山才停下來,山門前有兩個身著灰袍的弟子靠著山門打瞌睡。南山見此猛的咳嗽了一聲,這才將兩人震醒。

「師傅,你咳嗽這麼大聲幹什麼?」茅二一見是南山忙笑嘻嘻的喊道。

「這好不容易才給你們師祖招了一位記名弟子,要是讓你們倆給嚇跑了你們就給我招去。」南山罵道。

「想必這位就是我們新來的小師叔吧,我是茅大,他是茅二,以後還請小師叔多多關照。」茅大立馬寄到前面說。

「好說,好說。」雲草也朝他們笑笑說。

「走吧,反正也沒什麼人來。今天你們小師叔入門,讓胖子做點好吃的也算慶祝一下。」南山笑著說。

「真的,那師傅你藏在桃樹下的桃花釀可不可以拿一壇出來。」茅二在一邊興奮的問,茅大忙扯扯他的衣袖。

「你這臭小子,你怎麼知道我將桃花釀埋在桃樹下。」南山一巴掌就要拍到茅二的頭上。

「別,師傅,我只是猜的,我真的沒有偷喝。」茅二跳起腳往前跑,南山跟在他後面追。

「二師兄為什麼總是記不住教訓。」南燭與茅大對視一眼後搖搖頭說。雲草在一邊看的好笑,看來這靈寂山比自己想像的歡樂的多啊,她還以為個個愁眉苦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