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仙無常有 >第二百七十二章 修仙先修心

第二百七十二章 修仙先修心 (1/1)

小說名稱《仙無常有》 作者:君有一言  更新時間:2017-12-27 10:34  字數:2511

西境臨海的地方多山,越往裡走地勢倒是越發的平緩。此時正是櫻花樹盛開的季節,滿山的桃粉色讓人看了心情大好。雲草見此也就不御劍,一個人悠閑的走在山間大道上。一隻晃晃悠悠的紙鶴突然從她旁邊飛過,雲草不經心的看了一眼那坐在紙鶴上的人,這一看就發現是個熟人。

「雲草?」金盞顯然也認出雲草,可是他一看雲草的修為又有些遲疑。

「金大叔,沒想到竟然會在西境遇見你。」雲草看著從紙鶴上跳下來的金盞說。

「雲草,你沒事可真是太好了。當日你們去翡翠灣我就有些心神不寧,誰知最後只有玉軒和金貝幾人回來。聽說你們還遇見了一隻巨獸,你這修為下降莫不就是因為此事。」金盞有些愧疚的說,他覺得要是沒有金露的事,雲草自然不會認識林玉軒,不認識林玉軒她也就不會去翡翠灣。

「我沒事,當日在翡翠灣我有幸逃過一劫。我這修為是因為前些日子受了些傷才會如此。」雲草忙解釋道。

「你還年輕不要氣餒,很快就會恢復的。」金盞見雲草沒有說是什麼原因他也沒多問。

「借金大叔吉言,不知金露現在可好?」雲草笑問。

「唉,她自來了西境以後就有些被這裡的繁華迷了眼,你見了她可得勸著她些。她雖靠著林家勉強築基可是卻無心修鍊,整日里想著怎樣同金貝爭寵。連我也勸不動她,好在玉軒對她還算不錯。我現在也不求她能夠成就大道,只希望她能夠平安的過完這一生就行。」金盞想起金露就有些憂心。

雲草聽了卻是不好多說,她早就知道金露志不在大道。

「對了,雲草你這是從海上來的吧?你這可是要去十方鎮?」金盞回過神來又問。

「嗯,金大叔可是也住在十方鎮?」雲草點點頭問。

「嗯,我現在在林家鋪子里做掌柜,你若是有事倒是可以過來找我,一些小事我還是可以說的上話的。」金大叔笑著說。

「倒是忘了恭喜金大叔成功築基。」雲草拱了拱手。

「唉,不怕你笑話我,這還多虧了林家給的築基丹。」金盞無奈的說。

「看來這林家倒真是財大氣粗。」雲草感嘆道,要知道這築基丹可不是隨隨便便能拿的出來的。

「說來這還要多虧你,你給的那些金珍珠可是讓玉軒在他祖母面前露了回臉。你看我竟跟你說些廢話,我們快去十方鎮,金露她也在,我們父女倆可要好好請你吃一頓。」金盞笑吟吟的說完就跳到了紙鶴上。

「嗯。」雲草跳上自己的飛劍。

十方鎮是西境臨海的一座大鎮,因為這裡靠近瀛洲,又背靠蒼梧大陸,南來北往的修士多不說,帶來奇物也自然多,這就導致來十方鎮定居的修士越來越多,現如今更是堪比一座小城。話說十方鎮雖然在碧雲宗治下,可是真正控制它的卻是兩個大家族,一個是賣奇珍異寶的林家,一個是開食仙樓的墨家,當然這兩家背後靠的都是碧雲宗。雲草跟著金盞很快的就到了十方鎮,只見一個巨大的粉色光幕攏在十方鎮上方,光幕里還隱有粉色的櫻花瓣飛舞,看著很是漂亮。

金盞帶雲草去的地方正是他當掌柜的靈饈小館,主要做些低階修士的生意。雲草在門外看著,裡面倒是坐著不少修士。

「掌柜的,你回來啦。」一個十幾歲的小二跑出來道。

「嗯,你告訴後廚做一桌上好的靈饈送到二樓的包廂,我要宴請貴客。另外你讓許達回我院里喊一聲小姐,跟她說有金烏島的故人來呢。」金盞說完又對雲草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金大叔不必如此客氣。」雲草忙說。

「你可是我們父女的恩人,應該的。」金盞執意的請雲草先進去。

「金大叔,你剛回來恐是還有事要處理,你儘管去,讓這位小二哥帶我上去就行。」雲草只得抬步先進去。

二樓的包廂並不大,裡面掛著一副寫意的山水畫,畫下的長几上還放著一隻長頸的細紋青玉瓶,瓶里插著一枝粉櫻,長几邊上就是一個紅木大方桌,方桌靠門的方向還放著一架畫著落櫻的青竹屏風,看著很是雅緻。

雲草剛坐定,金露就掀開了帘子走了進來。雲草見她似乎豐腴了些,一張本是尖尖的瓜子臉圓潤了不少,倒是有些接近銀盤的樣子。眉間那總是蹙著的娟煙眉也似乎舒展了開來,很像舒展的柳葉。一張紅唇倒是依如往日一樣的紅艷,再加上腰間系著的金黃色的蝶穿牡丹儒裙,讓她多了一絲富貴倒是去了一份輕愁。

「我聽爹說你在這裡,這便一刻也沒停的趕來這裡。也沒換衣服,你可不別介意。」金樓笑吟吟的看著雲草說。眼見著雲草穿著一件半新的青羅裙,她眼裡便隱隱帶著些得意。當年的時候,雲草築基她是鍊氣期,誰知這過去了幾十年反倒是反了過來。

「山水相逢,隨緣便是,無需如此濃重。」雲草也笑回道。雖然聽著金大叔的話後,她也是做了些心理準備的,誰知金露變化會如此的大。

「你說的是,倒是我小家子氣。許是我在這十方鎮待的久了,倒是沾了不少這裡的習氣。你不知道,這林家富貴,我要是不端著點反倒是惹人說嘴,我這也是無可奈何。」金露搖搖頭無奈的說。雲草聽她如此說,倒是有些糊塗,看起來她倒是明白的很。

「我爹肯定跟你說我變了,對吧?他如何知道我的苦。玉軒是對我不錯,可是我靈根差,對他的幫助還沒有金貝大。你不知道,同為妾林家的那些人對待我們完全是兩種態度。還有金貝你知道吧,就是金珠的姐姐。說來她跟你一樣也是雙靈根,誰知她竟自甘下賤的也做了玉軒的妾,真是浪費了她的好靈根。我要是有如此好的靈根,我才不會如此,當然這也怪我家的玉軒太過優秀。可惜她的臉不如我,所以有靈根如何?討太夫人喜歡又如何?都抵不過玉軒最愛我,這唯一的一顆定顏丹可不就是我的。我早不指望結成金丹,我只希望生一個靈根好的兒子,以後還怕享不了福其實,我到現在依然很羨慕你,因為你似乎依然堅定著你的道。別看我現在已經築基,而你現在不過是鍊氣後期,可是這以後的事誰知曉?」金盞先是喋喋不休的說著,後來說著說著竟哭了起來。

雲草只是靜靜的看金露,她不知道她該說些什麼。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道,也許金露的道就是如此。她曾以為只有在俗世話本小說里才有痴男怨女,可是這些年來她發現修仙界里也多的很。沒有成仙前,大家就都是人,是人就有七情六慾。修仙界不過是一個比俗世更大的紅塵,修仙依然得先修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