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仙無常有 >第二百五十三章 紅塵多生雜念

第二百五十三章 紅塵多生雜念 (1/2)

小說名稱《仙無常有》 作者:君有一言  更新時間:2017-12-27 10:34  字數:2794

雲草回到山腳下的時候,仙島會還在進行。她此時已失了興緻,所以找到南星以後就提出回蓬山島。綠淺和南星還想再看,雲草就提出去食仙樓吃一頓,他倆立馬同意。

在回瀛洲島的船上雲草竟然看到了徐鏡舟,彼時他好像在同一個白衣姑娘站在船頭說話,那姑娘雲草也認識正是昨天晚上見過的蘇念。

「雲前輩。」蘇念看到雲草似乎很是高興,全然不似第一次見到雲草時那樣冷淡。伸手不打笑臉人,雲草只好扯了扯嘴角算是回應。

「雲道友,你同蘇念也認識?」徐鏡舟朝雲草拱了拱手,臉上有些陰鬱

「嗯。」雲草點點頭。

「雲前輩,我知道我上次見你的時候態度不好。可是那是有原因的,還請你看在簡雨的面子上莫要誤會。」蘇念睜著大大的眼睛說,眼睛裡隱有淚光閃過。

「嗯。」雲草不置可否。

「蘇念,我還有事同你說,我們去那邊說話吧?」徐鏡舟的話里隱隱帶著些威脅。

「不,我沒有什麼事可與你說的。」蘇念跑到雲草的身後說。

「過來。」徐鏡舟看著蘇念說。

「我不,你騙了我。你竟然一直都將我當成爐鼎來用,難怪我的修為一直上不去。你以後也不要再來找我,我不會跟你去蒼梧的。」蘇念激動的說。

「好,這可是你說的,你可別後悔。」徐鏡舟拋下這句話就生氣的走了。

蘇念見他走了這才癱倒在地上,整個人小聲的哭泣著。雲草倒是沒有安慰她,因為她同這姑娘本就不熟,也無從說起。倒是綠淺安慰了兩句,蘇念也不理只埋著頭哭。

雲草帶著南星坐在一邊的船板上,看著海風卷著海浪從遠處而來。蘇念哭了一會,這才坐了起來。眼睛腫得很,看起來更加可憐。

船很快就到了蓬山島,雲草正準備帶著南星回城南的小院卻發現蘇念還跟在她們後面。

「蘇道友,你還有事?」雲草轉身問。

「沒有,我準備去簡雨那裡住兩日。雲前輩,簡雨暫時沒有回來,我可不可以先去你家等著。」蘇念說到這裡的時候眼淚又開始在眼睛裡打轉。

「行。」雲草點點頭。

「雲姐姐,後面那個姐姐好可憐。」南星小聲的說。

「嗯,看著是很可憐。不過我們並不知道這其中的緣由,所以目前也只是看著。」雲草輕聲說。

「哦。」南星點點頭。

等到回到院子的時候,雲草讓南星和綠淺回屋去修鍊,她則是煮了一壺靈茶來招待蘇念。

「多謝前輩,今日若是沒有遇見前輩,恐不能輕易的脫身。」蘇念哀泣的說。

「不知你與那徐鏡舟是什麼關係?你可知他是出自紅花谷?」雲草問道。

「紅花谷,難怪。前輩以前見過他嗎?「蘇念忙問。

「沒有,今日在天后山腳下他來問簡雨關於許婉靜的消息,我才認識他的。」雲草搖搖頭。

「婉靜?原來他一隻愛慕的是婉靜,可是又何苦來招惹我。」蘇念又開始哭了起來,雲草不禁想這姑娘難道是水做的?

「三年前的一天,我同婉靜一起出海去天風島遊玩。誰知在路上碰見幾個男修士出言調戲,婉靜忍不住動了手,可是對方人多勢眾我們那裡是對手。就在我們要束手就擒的時候,徐鏡舟出手幫我們殺了那些人,我們很是感激便邀請他同我們一起游天風島,他也答應了。兩年後我又在蓬山的街頭上再次遇見了他。我一眼就認出了他,我問他來蓬山島有何事,他只說他是出來歷練的,還問我婉靜的消息。出於私心,我只告訴他婉靜失蹤了,他也沒有多說什麼。就這樣,我們終於在兩個月前走到了一起。大多數時候他對我都是溫和有禮,可是一旦觸怒他,他就會非常狠心的下毒手過後又來道歉。這些我都可以原諒他,畢竟我也有錯。可是我不能容忍他將我當成一個爐鼎……」蘇念眼淚巴巴的說完,雲草聽完卻不知道說什麼好所以只好沉默。

「咚咚咚。」敲門聲成功的緩解了尷尬,雲草忙跳起來去開了門,她估摸著應該是簡雨,

「雲前輩,我能同你說說話嘛?我明日就要搬去神霄閣。」簡雨站在院門外笑的像一個孩子一樣。

「進來吧,我們正在等你呢。」雲草指了指坐在院子里的蘇念。

「蘇念,你怎麼在雲前輩院里?」簡雨驚訝的問。

「簡雨,嗚嗚嗚」蘇念看到簡雨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又開始滾滾而下。

「你這是怎麼呢?」簡雨忙問。

「我」蘇念看著簡雨身上穿著神霄閣的內門弟子服張了張嘴,卻什麼話也說不出口。雖然相較於婉靜來說,她和簡雨的身份都很普通。可是一直以來,她都有些瞧不起簡雨的。可是誰知簡雨一朝野雞變鳳凰,她心裡頓時產生了巨大的失落感。她想若是當上花王的是自己多好,若是得到祝顏神君傳承的是自己多好,若是加入神霄閣的是自己多好。明明她比簡雨生的好,可是為什麼偏偏就不是她?

「蘇念,你這是」簡雨見蘇念滿臉的嫉妒的看著自己不禁往後退了一步。

「沒什麼?我只是遇到了一些難事,簡雨你一定要幫幫我。」蘇念跑過去抱著簡雨的胳膊說。

「進去說吧。」雲草關上院門後回過頭說。

「嗯,走吧。」簡雨點點頭。

蘇念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才嘶啞著聲音將她自己的遭遇說了一遍,簡雨卻是聽的有些心驚。不知徐鏡舟與三年前的那件事有沒有什麼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