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仙無常有 >第二百五十章 照花鏡照花

第二百五十章 照花鏡照花 (1/1)

小說名稱《仙無常有》 作者:君有一言  更新時間:2017-12-27 10:34  字數:2439

照花鏡是一面古樸的圓鏡,鏡框上圍著一圈纏枝的花卉,渾身散發著朦朧的白光。它在空中定身後這才越變越大,只到圓徑有一丈來寬的時候才停止。修士們的眼力大抵都是極好的,這下連站在對面山上凡人都能看的清清楚楚。雲草她們來的早,所以位置還是靠前的,這時她們身後何止萬人。

大概是仙島會還未開始,所以照花鏡上還是霧蒙蒙的一片,一個俊美的男人突然從照花鏡里走了出來來。只見他穿著一件紅色長袍,整個人如千年寒冰似的渾身散著冷氣,一雙細長的眼睛只淡漠的掃了一眼底下的修士們,山底下聊的熱火朝天的修士們就紛紛噤了聲。

「這朝花鏡靈的出場還是和上次一樣啊。」朱老的聲音裡面帶著滿滿的感慨。他上次在神霄台上,這次卻是已經淪落到和這些練氣期的散修們一起看仙島會,時也命也。一轉眼百年已過,這歲數漲上去了,這修為還是停留在築基期。

「各位道友,又見面了。」朝花鏡靈拱了拱手,底下的散修們也紛紛朝上拱了拱手。

「現在開始選此次仙島會的花王。」朝花鏡靈說完,手裡一道靈光打在照花鏡上。只見著照花鏡上面的霧氣漸漸消散,鏡面里卻是天后山山腳下的場景,只見著山腳下百里都是密密麻麻的人頭。馬上鏡面上的場景開始快速的輪轉,鏡面上開始顯現出一個個女修來,每一個人都是一閃而過。山腳下的修士們都興奮的嗷嗷叫,雲草不解的朝簡雨看去。

「每一次的仙島會都會選一個花王,花王就是二十歲以內的最美女修。獲得花王可以在仙島會期間坐上牡丹花座。」簡雨興奮的解釋道,她年紀還小也只是聽說而已。

「牡丹花座?」雲草好奇的問,難怪今日見到的女修似乎都是特別打扮過的,更奇怪的是大都穿著白裙。

「牡丹花座是照花鏡的前主人祝顏神君留下來的,傳說坐在牡丹花座上看照花鏡的花王都有可能獲得祝顏神君的傳承。當然若是有人得了照花鏡的傳承,這花王也不用再選。這也是為什麼每次仙島會都會有這麼多的修士來觀看的原因,據說一些特別貌美的年輕女修還會從蒼梧趕到瀛洲。因為就算得不到傳承,花王們也可以從朝花鏡靈手上得到一朵世間少有的靈花。」簡雨一臉嚮往的說。

雲草聽了倒是覺得非常有意思,心道這位祝顏上仙選弟子的方式還真是特別。

照花鏡上的人影雖然輪換的特別快,但是雲草還是看到了不少熟悉的身影。又過了一會,天空上突然飄下來漫天的花雨,雲草抬頭的時候便見著花雨中停著一枝紅色的牡丹花。奇怪的是這枝牡丹花的底下最下面的一片碧綠的葉子特別的大,難道這就是牡丹花座。這時照花鏡鏡面也終於不在輪換,一個翩然若仙的白衣女子突然出現在鏡中。

「嘖嘖嘖,朝花你這品味還真是千年未變啊?永遠都是這種如青蓮般的臉,難怪主人的傳承到現在都沒有傳出去,我還要每百年就當一回免費的座椅。」丹朱的臉突然出現在牡丹花花瓣上。

「我喜歡的是你,你無需吃醋。」朝花鏡靈看著她認真的說。

「哎呀呀,你這個木頭,這種話怎麼能當著這麼多人說,等回去以後你在悄悄對我說就好了嘛。不過,你再說一遍吧,我好想再聽一遍。」丹朱歡快的搖著葉子說,內心狂喊這塊木頭終於開竅了,哇哈哈。

朝花嘴角扯了扯,默默的將一道靈光打在照花鏡上,只見一道白光從鏡中突然打在人群中,很快修士們就發現這一屆的花王竟然在他們中。

「去吧。」雲草推了一下呆住的簡雨。

「我,真的是我嘛?」簡雨愣愣的看著雲草。

「是你,是你,快上去。」旁邊的朱老大聲說。

人群自動的讓開一條道,那枝牡丹花正在山門上等著簡雨。

「為什麼不是我。」一個紅衣服的小姑娘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我明明比她漂亮,這照花鏡的眼光真差。」一個黃衣姑娘跺腳說。

「這次的照花鏡是不是出錯啦,雖然這身形很像,可是這臉和鏡子中的那張臉相差也太大啦。」一個大腦袋的修士小聲道。

「怎麼可能,你這話要是被朝花鏡靈聽見,你死定了你。」旁邊一個胖子修士拍了下它的頭說。

一時之間人群中議論紛紛,簡雨都快要忍不住挖洞鑽到土裡去。不過她還是堅持的走到天帝山的山門前。

「雖然你這張臉我不是很喜歡,不過還是希望你能得到主人的傳承,這樣我就可以不用再當免費的座椅啦。」等簡雨坐在花葉上的時候丹朱小聲的說。天知道主人為什麼這麼惡趣味,難道她也喜歡朝花?還是她嫉妒我比我美?。這樣一想,丹朱又快活了起來,能讓主人嫉妒是一件多麼美的事。

大概是因著丹朱的碎碎念,簡雨放鬆了不少,等到她坐在空中看到下面黑壓壓的人的時候又不驚緊張了起來。

朝花也聽到下面那些修士的議論,他皺了皺眉從照花鏡旁走了過來,兩指搭在簡雨的一隻手腕上。

「朝花,你啊,我的心」丹朱用枝上上面的葉子捧著自己的臉說。

朝花嘴角抽了抽沒有理她。他曾好幾次看見丹朱偷偷的躲在天帝山花叢中觀看小修士們談情說愛,被人發現了她還會逼著人家繼續。

原來是體內被人下了禁制,朝花想了想將一道又一道的靈力打在簡雨的體內,很快底下的修士就發現簡雨的臉漸漸的和鏡中的那個女子的臉重和,端的是清麗無雙。

朝花見簡雨的臉恢復了本來的樣子,這才轉身照花鏡揮了揮。鏡裡面的景象就從簡雨的身影又變成了霧茫茫的一片,不一會照花鏡中就出現了一個狹長的花谷。花谷里有一隻蝴蝶正從蛹中飛出,一雙金色的翅膀先是小心的扇了扇這才飛了起來。蝴蝶飛啊飛,突然就出了照花鏡朝著簡雨飛來,伴隨著金蝶飛出來的還有漫天的金色光點。

「朝花,看來我以後不用在這麼辛苦呢。要是這仙島會也不在開了就更好,說不定我們就可以去仙靈界看看。」朱丹看著那隻被金蝶環繞的簡雨說。

「當年可是你自己要留下的。」朝花站她旁邊說。

「那還不是因為我想留在這裡陪著主人,她一個人呆在後山底下多孤單啊。」丹朱不悅的瞪了他一眼,可惜朝花沒有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