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仙無常有 >第二百零五章 撲朔迷離

第二百零五章 撲朔迷離 (1/1)

小說名稱《仙無常有》 作者:君有一言  更新時間:2017-12-27 10:34  字數:2450

花影重重,人影重重。

看著頭頂繁複的紅花,金鳳嘆了口氣這才緩緩道:「懷玉,你還記不記得我們金家老宅後院那顆古槐樹下有一口枯井?」

「記得,那時候不是傳說那口古井裡面住著一個女魔頭么。」柳懷玉不解的說,不過誰也沒見過。

「嗯,那你還記的金鸞么?有一回我從碧游宮回來看爹娘,娘親突然提起這口古井和這口古井的傳說,年少氣盛的我便嚷著要去看看。娘便悄悄的帶著我和姐姐去了,回來的時候姐姐便病了。」金鳳慢慢的說。

「她是你姐姐,我怎麼不記得。對了,當時她瘋了,你們家又不讓人提,所以她現在怎麼樣呢?」柳懷玉回憶了下那個只見過一面的可憐女子才說。

「她死了。你知道么?在她死之前她親口告訴我,自從去了古井回來不久她就發現她的身體裡面住著另外一個人?而那個人會在夜晚醒來,然後支配她的身體去做一些奇怪的事。起初她以為是夢遊,你知道姐姐只是普通人,她的身邊自小就有丫鬟服侍,她們都說姐姐沒有夢遊過,可是每天早上醒來她就會發現她在另一個地方。只到有一天早上她醒來的時候發現身邊躺著一個男人,她受不了就瘋了。她是凡人,爹娘不怎麼重視她,所以這件事她誰也沒有告訴。就連我這個妹妹她也是在臨死的時候才說,那個時候我並沒有在意。」金鳳幽幽的說。

「莫不是被人奪舍?可是為何要奪舍一個凡人?」柳懷玉懷疑道。

「我也不知。姐姐只是一個凡人,她的死並沒有引起家族的注意。我本來想找個時間再跟爹娘說說這事,可是在這之前我偶然知道了一件事,據說那口枯井是金家的禁地,平時都不允許讓人靠近。你也知道我自小被爹娘送到碧游宮,所以起初並不知道到這件事。而姐姐只是一個凡人,所以這些她自是也不知曉。」金鳳說道這裡,眼前似乎又出現金鸞那雙空D的眼,她沙啞著嗓子對她說:「小鳳,離開金家,再也不要回來。」

「你是懷疑你娘故意帶你們去的?可是她為何要這樣做。」柳懷玉問。

「當然是為了我的好父親,為了父親她什麼都可以拋棄,包括我和姐姐。當然當時我還只是懷疑,但我心底里還是不相信的。你知道么,雖然姐姐讓我離開金家,可是我並沒有當一回事,我只是以為她瘋魔了。甚至於她的死,我也沒有難過。你看其實我跟我爹一樣,身體里的血都是冷的。雖然我自己也不承認,但是我的確看不起姐姐。我有時甚至覺得她是金家血脈的污點,兩個高階修士的女兒怎麼可能沒有靈根?」金鳳說到這裡臉上有著奇異的表情。

「可是你爹為什麼要這樣做?還有對你姐姐奪舍的那位又是誰?」

「我也不知。」金鳳搖搖頭。

「那你又為何出現在這裡?」

「我回碧游宮不久,娘託人給我帶信說是姐姐的屍體不翼而飛,她很是傷心,希望我能夠回去陪陪她。我一時心軟,又想知道姐姐的屍體到底是被什麼人偷去的,所以我借口出去歷練又回了家。我回家以後,娘見到我很是開心。她說姐姐的屍體不見了,所以只立了個衣冠冢。娘怕師傅責怪我耽於世俗,所以我回家只有爹娘知道。在夜裡爹娘帶著我去看姐姐,在那裡我們碰到了老祖,我想就是在那時他給我下了靈力禁制。他們打昏了我,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就出現在明月山莊。這裡除了幾個金家的修士,就只剩下一群不知住在哪裡的野人。我全身靈力被禁錮,出海就是找死,所以我只好住在這裡。只到一個月後,我爹和老祖又出現在我面前。我質問他們為何將我關在這裡,他們卻說我有怪病,為了維護金家的臉面才將我送到了這裡。他們還對我說姐姐也有這種怪病,所以她死了,他們為了保護我,禁錮我的靈力也是怕我發病的時候去強迫島上的男修。最開始的時候我也被嚇到了,我想起姐姐說的那些男人和她身上突然出現的曖昧痕迹。」金鳳捂著頭說。

「小鳳,都怪我,都怪我在你最需要的時候沒有在你身邊。」柳懷玉抱緊她說。

「懷玉,你別這麼說。當時我聽了他們的話,有些害怕又有些慶幸,只到我再一次見到姐姐。在夢裡,我看見她正走到一座青石橋的橋尾,橋那邊有一個土台。土台旁有一個拿著長柄勺的老嫗,見到她來給她盛了一碗湯,她正要喝。我不知怎的大喊了一聲,她頓了一下抬頭看天竟是微微笑了起來,嘴唇張張合合卻是沒有發出半點聲音。我卻是聽到她在說:他們騙了你,離開金家,不要回來。「那老嫗見她望天,輕喝了一聲,我便醒了。我醒來以後心裡實在不安,但又豪無辦法。丫鬟進來告訴我我爹讓我過去,我去了以後又一次看見了姐姐的屍體,她正躺在一口紫檀木的棺里,身上穿的衣服和我在夢中見到的一模一樣。爹說他要將姐姐葬在後山,讓我一起去。我跟他們去了以後,發現墓里有一個奇怪的血色大陣。等到棺放進去以後,一陣紅光從棺裡面出來,我卻是又一次暈過去了。我想也就是那次,那個奪舍姐姐的人進入了我的身體里。因為自從那次以後,我便發現我每到夜裡便會失去意識,等到早上的時候身邊躺著都是不同的男人,而他們都死了。這些男人我有的認識有的不認識,但是他們都是自願來到島上的,他們來的時候我也見過他們。懷玉,你知道么這片山谷裡面的金花楹樹為何開的如此燦爛?因為每一棵樹下都埋有一具乾枯的屍體。懷玉,你相信我么?其實有時候,我會想我是不是真的有病,那些人說不定真的都是我殺的。可惜我不甘,我沒有姐姐那樣勇敢。我不想自殺來結束這一切,我想報仇。」金鳳眼睛裡面有著一絲迷茫和害怕。

「不是你,一定不是你。再說什麼病,需要採補如此之多的男子?」柳懷玉心痛的將她擁進懷裡說。

「懷玉,快走,她來了。我怕我會傷害你,哪怕傷害你的那個人不是真正的我。」金鳳眼睛直直的看著前方,整張臉扭曲了一般。

「我不走,我要留在你身邊。」柳懷玉抱緊她。

「你要是不走,為了你我想我可能有了自殺的勇氣。」一行清淚從金鳳臉上留下。

「小鳳,你別衝動,我這就走。」柳懷玉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這才撤了禁制飛了出去。

他剛走,金鳳就渾身癱軟的倒在地上。沒過一會,她又站了起來,只見她晃了晃脖子說:「還多虧了這小子,這還是我第一次白天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