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仙無常有 >第一百六十八章 聞清雅

第一百六十八章 聞清雅 (1/2)

小說名稱《仙無常有》 作者:君有一言  更新時間:2017-12-27 10:34  字數:3861

細細的沙土從洞頂上往下掉,一道深深的裂紋從里往外延伸。宋清風未等她說話便上前一把扯了她的手御劍往外而去,這洞是要塌了。

「轟,轟,轟。」兩人剛出了三清觀,連著這破道觀都塌了,只留下一個深不見底的大坑。

「姑娘,你怎麼說?」宋清風回頭看從剛才一直到現在都獃獃的女子。只見她小鹿般的雙眼正瞅著自己,眼睛裡有害怕,更有興奮。

「我不知道,我一醒來就看到了你。」女子搖搖頭說。

「哦?你叫什麼名字?可有修行過?」宋清風皺眉說。

「我,我忘記了,我什麼都不記得了。」女子雙手抱頭無助的說。

宋清風看著眼前梨花帶雨的女子,皺了皺眉。他長年在東極山修鍊,遇到的大都是冷麵的男人何曾見過幾個嬌柔的女子。

在圓台上的時候,他已經知道這女子並未修鍊過,只是血脈似乎有些特殊。再加上那座大大的水晶棺,這女子來歷恐不尋常,還是帶回去讓師傅瞧瞧吧。至於那巨大的地洞,顯然先前有修士來過,只是不知為何沒有帶走這女子?至於製造屍兵的人不知是死了還是逃了?自己還是先去找師弟好了。這樣想著他便讓還在四處望著的女子爬上劍,兩人往白茶鎮的方向去。

白茶鎮這次傷亡慘重,雖然東極山的劍俠及時趕到,但依舊有不少人失去了生命,街上到處掛滿了白幡。至於闖進鎮的屍兵已經都被清理出鎮,都扔在了一個大坑裡集中燒毀。此時一個同樣背著劍的男修士正在坑邊指揮著幾個大漢往坑裡搬屍體,熊熊的大火將旁邊厚厚的積雪都融化了。

「大師兄。」

「清溪,白茶鎮里的屍兵都解決了么?」

「嗯,都只是些低階的屍兵,現在都在這裡。不知卻師兄有沒有找到源頭?」清溪指了指還在燒著的大坑。

「嗯,有人比我們先找到還將哪裡,只不過都毀了,只剩下她和兩顆玄冥珠。」宋清風指了指不遠處的少女說。

「哦?師兄可知此中緣由?」

「這些鐵甲兵應是百年前消失的羅家兵,只有一小部分被練成了屍兵。因中途被打斷,所以剩下的都變成了白骨。」

「你是說先到的那人?」

「不是,應是某種神秘的力量,先到的那人不過是築基期,不可能引起空間的波動。」宋清風搖搖頭道,想起地洞里的鐵荊棘說。

「師兄,是秘境么?」清溪興奮的問。

「應該不是。」

「那這個少女是?」清溪壞笑的指著站在不遠處的少女問。

「她就是這場禍事的源頭。」宋清風腦海里又出現那個奇怪的圓台和巨大的水晶棺,再加上那一個個掩著白骨的大坑。

「可是她是一個凡人?」

「問題就出在這裡,先到的那人估計也是因此沒有殺她。」宋清風點點頭。

「那師兄我們現在怎麼辦?」

「你留在這裡一段時日,我先帶她回東極山。」宋清風說完跳上了飛劍,帶著少女往東飛去。

「你是修士?」一直沒有說話的少女突然開口道。

「嗯。」

「你叫什麼名字?你救了我?我日後必會報答。」少女看了看漫天的流雲才扭頭說。

「宋清風。」

「好名字。」

「你要帶我去哪?」

「東極山。」

「其實我騙了你,我的確是忘了很多事,但是我在你來之前就醒了。我不知為何會躺在那座水晶棺里,等我醒來的時候看見了兩個年青人。有一個跟你一樣御著劍,他將那些正在腐亂的屍體掩埋,然後就帶著那小少年走了。我本是讓他帶我一起走,可是他沒有。」少女靜默了一會說。

宋清風聽了沒有說話,他一時也不知這少女說的是真是假,只好先回去問問師傅。

少女見他沒有說話,一時更加害怕。但想著自己的確沒有說假話,心又慢慢的安定下來。睡在冰棺的少女,還有那些獻祭的士兵,也不知原主在這中間扮演著怎樣的角色?只可憐自己這個生於內宅的大xiǎojiě,被人害死以後再次醒來卻又遇到這事?起初她一直以為自己在做夢,只到自己再次醒來才確定自己這是又重新活了過來,還佔了別人的身體。她抿了抿唇,不管怎樣她都活著,活著就有機會報仇。雖然眼前的境況對她不利,但是不論是前面那人還是他,都沒有不問青紅皂白的殺了自己,再加上還活著也算上天垂憐。

這樣想著她又偷偷的瞄了眼站在長劍另外一端的他,不知怎的臉悄悄的紅了。她長於閨閣,除了父兄,還未見過其它外男。如果自己也能修鍊的話,不僅能夠報了前仇,是不是還能與他比肩。也不知這具身體能不能修練,以前的她可是沒有靈根的。她早就聽說過東極山,她一定要留在哪裡。突然她想到一個問題,這具身體的原主會不會附身在自己身體上?如果是,她肯定會不甘心,也不知她會不會來找自己。不過幸好她以前生活的地方離這裡遠的很,想來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大xiǎojiě是找不到她的。反正以前那個身份她絲毫不留念,這樣一路胡思亂想著,再抬頭時就到了一片高大的山脈。

穿過一片又一片的落葉林,他們突然闖進了一片仙境。

一顆金黃的大樹在岸邊立著,旁邊是一片白色的蘆葦花海。長長葦葉隨著清風搖曳,葦絮如絲絨般展開。再往前走,晶瑩的河流蜿蜒至高高的山腳下才改了道繞山而走,水聲潺潺,碧水連天。山上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