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仙無常有 >第一百三十四章 千古不做夢裡人

第一百三十四章 千古不做夢裡人 (1/1)

小說名稱《仙無常有》 作者:君有一言  更新時間:2017-12-27 10:34  字數:3080

雲草和胡不歸解決掉院內的黑衣人以後,才找到媚千嬌所在的屋子。

倒是沒有看到妖僧,惟有媚千嬌一個人坐在地上哈哈大笑。旁邊還躺著一個男人的屍體,只背對著他們,卻是不知是誰。

「死了,都死了。」媚千嬌邊嚷嚷著,邊將旁邊的鏡片推的滿地都是。

一道銀劍光直朝媚千嬌而去,卻是被她一個翻身躲了過去。正要站起來,卻是被一柄暗的長刀當胸刺入。

」你們是誰?「媚千嬌大驚道,手卻是捂著自己正在流血的胸口。

」三個月前前夏庄。「雲草淡淡道。

「你是那日突然出現的女子。」

「你們一共來了多少人?那妖僧不是跟你在一起么?怎麼不見?」雲草將劍架在她的脖子上道。心裡卻是在懷疑這媚千嬌莫非受傷了,怎生如此容易就將她擒拿住。

「你以為事到如今我會告訴你么?要殺要剮悉隨君遍。如果不是我現在情況特殊,你以為你們能這麼容易捉住我?」媚千嬌邊說邊向胡不歸拋去一個媚眼。心裡卻在後悔自己該晚點再殺許原才是,或許根本就不應該殺他。難道這就是報應?是不是太快?

胡不歸卻是根本沒有看見,反而是小心的觀察著四周,靈識籠罩整個小院,待確定除了他們三以外,再無他人的時候才說:「沒有人。」

「說,妖僧那去了?」雲草的劍往前伸了伸,媚千嬌細白的脖子上便出現一條細長的血線。

「他說他有事出去了。」媚千嬌突然道。

「莫非他已經被你殺了。」胡不歸翻過地上躺著的屍體道。

媚千嬌一怔,順著他的視線往許原的屍體看去。卻見他依然睜著眼,眼裡卻是一片平靜,忽然就淚流滿面。

「罷了,告訴你們也好,但你們要給我一個痛快。攻打前夏庄,不過是受人指使。那妖和尚,的確死啦,看見地上的脆鏡沒有,他就是被攝入鏡中世界,然後同鏡子一同變成脆渣。」媚千嬌嬌媚的笑道。

雲草和胡不歸一怔,一時卻是分不清她說的是真是假。

「這鏡子可是風月寶鏡,俗稱天下第一邪鏡,能攝人進去,共負巫山神雨。嘖嘖嘖,我還曾進去過,那滋味真是回味無窮。」媚千嬌似在回憶什麼一樣的說道。

「不好。」胡不歸拉住雲草飛快的往外飛去,剛到門外,便聽的裡面砰的一聲,整個屋子都炸開了。

「快走,這女人自暴恐引來城主府的人。」胡不歸的話剛說完,兩人便一前一後消失在黑夜中。

「姑姑,師傅,你們倆終於回來啦。」夏臨風正等在大堂里。

「嗯。」雲草想著今夜的事雖匪夷所思,但終歸是解決了,只那妖僧不知死了沒有。「師兄,你可有聽說過這風月寶鏡?」

「嗯,略有耳聞。據說這風月寶鏡曾是合歡宗大能修士的法寶,內有乾坤,自成一界。據說此空間恍如仙境,內有大量珍惜靈草。最出名的要數鴛鴦池,常年池水不絕,即能讓人享樂也能毀人道心,在修真界是鼎鼎有名。只是後來卻是失蹤了,前段日子柳州附近的邪修,想必正是躺在地上的那人。」胡不歸說完,手掌張開,露出一塊小小的脆片又接著說:「那一面鏡子,恐只有這一角才是風月寶鏡曾經的鏡面,其它的不過是普通的銀鏡而已。」

「如此說來,那妖僧很有可能並沒有死,而是困在了鏡中世界。」雲草猜到。

「嗯,不過我想他短時間應是出不來。至於這片鏡面,卻是已經毀了。」胡不歸點點頭道。

「如此我們倒是可以暫時放下心來,只不過臨風你還是要傳令下去,讓他們小心為上,恐後續還有人前來。」雲草略想了想才說。

「是,姑姑。」夏臨風聽了他倆的話,雖有些不懂,但卻是知道此次的危機過去了。

「如此,老夫就先回去。」胡不歸說完站起身來往外走去。

「嗯,臨風送送胡師兄。」雲草笑著道。待他二人出去,她卻是自思,沒想到這事竟這麼輕易解決,她還以為要大戰一場。難道這就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姑姑。」夏臨風從外走了進來,衣裳卻是濕了些許。

「可是下雨了?」雲草問。

「嗯。」夏臨風點點頭道。

「你修練情況如何?」雲草指了指旁邊的位子才問。

「嗯,我覺得還不錯,師傅卻是不太滿意。不過師傅說,過段日子閣里會有內門小比,他會帶我去學習學習。」夏臨風笑嘻嘻的道。

「嗯,你當努力修鍊才是。對了,怎不見臨山?」

「姑姑你可要說說他,現在整天在後山修鍊。我喊他下來也不下來,老爹去說也沒用。」

「嗯,不如我們現在過去看看吧。」雲草想了想說。

待二人從後院入山,才在一個大瀑布底下發現夏臨山的身影,他卻是頂著衝天的水流在練刀。

夏臨風剛要喊他,雲草卻是攔住他道:「走吧,回吧。」

「可是?」夏臨風奇怪的看著雲草。

「你當多像他學習,修道不下苦功夫,何時能成道。」雲草說完,便順著山道往山下走去。她說夏臨風,何嘗不是告誡自己。剛剛那一眼,她看到了刀勢,更看到夏臨山堅定的道心。夏家有望,舅舅也沒看錯人。

話說緣慧正口念清心訣,臉上的汗水也越來越多。正當他快要忍不住的時候,身子猛然一輕,就好像那種誘人的慾念突然消失一般。這才身子一軟,整個人倒在白玉一般的石面上。那些女子似乎也剛回過神一般,尖叫著從水裡起來,攏好衣服,往池上去。

緣慧躺了一會,才站起來往四周看去,依然都是白霧,卻是再無那種感覺。忽然一個女子的聲音傳來,他趕緊將臉貼在霧氣上。

「咦,這裡的霧氣似是淡了些。」凌藍驚訝的看著眼前的霧氣。此時她正站在一個泉眼處,肩膀上還坐著一個白胖白胖的只有手掌大的男娃娃。

「主人,你可記得我曾說過風月寶鏡缺了一角,而那一角正好對應的是那鴛鴦池,就在這後面。剛才我似是感應到那一角的位置,可是轉瞬間它又消失了,恐已被毀。」胖娃娃嬌憨的說。

「那可怎麼半?」凌藍皺眉道。

「那鴛鴦池現在主人並不能用,沒有益處不說,還有大害。等主人修為高了,自能找到辦法。對了,那裡面還有幾個人,數名女子和一名男子。」

「什麼?有人?」凌藍一驚。

「主人不必驚慌,以前因為那缺失的一角有人執掌,所以我不能控制,現在卻是行的。倒是那些女子只是普通的練氣修士,男子卻是頗有些奇怪。嗯,他現在正在聽我們說話。」

「什麼?你能將他們都」凌藍突然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那男子就罷了,那些女子卻是無辜,不若放了她們。」胖娃娃歪著頭道。

「就聽你的,我也是一時害怕,所以才會如此。」凌藍訕訕的笑了笑。

緣慧正聽的專心,忽然心有所感抬起頭來,一隻白胖的大手出現在他頭頂。他正要逃,卻是一把被捏住。此刻他卻是想起師傅的說的一句話來「看破的遁入空門,痴迷的枉送性命」。

「果然是個一身風月債的人,如此倒可殺。」一個稚嫩的聲音道。

那些女子看著這突然出來的大手轉瞬就滅了那和尚,一時都抱在一起好不可憐。

「去吧。」那大手一指,那些女子便消失不見。

「怎麼樣,胖胖?」

「搞定。對了,主人你要加入幻音坊么?」胖胖忽然道。

「不行么?」

「也行,不過我勸你不要加入的好。」胖胖打了個哈欠說。

「為什麼?」

「你與那許澄鴻在一起,只會陷入風月,無心大道。」

「怎麼會?」凌藍突然道,她自覺她只是不甘心,並沒有多喜歡公子。

「也罷,那許澄鴻是天命之子,幾人擋的住。」胖胖說完卻是從她的肩膀上爬下來,往一旁的泉眼處走去。2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