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仙無常有 >第一百二十五章 尋找天魔草

第一百二十五章 尋找天魔草 (1/1)

小說名稱《仙無常有》 作者:君有一言  更新時間:2017-12-27 10:34  字數:2572

荒草叢生的平原上突然出現一片不毛之地,綿延不知何處的褐土壤上白骨累累,幾把斷劍插在上面。一些低階魔物在上面遊盪,偶爾從土裡發出的彩寶光將它們嚇的飄的老遠,真是好一個荒涼又讓人止不住悲傷的地方。

隔的老遠,雲草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心裡竟有些的難過,這是悲鳴么?

這時一聲古老的歌調突然從馬車裡傳出,雲草細聽卻是不知是什麼曲子,只知道蒼涼悠遠,一時心裡卻好受了許多。馬車飛快的往前跑著,娑羅不知何時也跟著哼唱起來,謝星辰微閉著眼,雲草待再去看那個地方的時候,已經走過。

沒過多久,他們便來到一片大峽谷附近。這裡倒是和其它地方不同,綠草如茵,繁花似景,一時間似乎又回到人間一般。

「快去找天魔草吧。」娑婆從馬車裡探出頭來說。

這個找靈草的任務自是落到雲草和謝星辰的身上,他倆對看了一眼無奈的分頭往兩邊走去。

「老婆子,就這樣讓他們去會不會有危險?」

「沒事,老婆子我看人還是很準的,沒看到這丫頭我沒讓她下去么?」娑婆看了一眼柳無暇說道。

來的時候,娑婆給她看過天魔草的樣子,四葉,長而多葉,葉紅微卷,據說是給那些天魔們熬湯用的。

她所在的位置挨著峽谷,綠綠的草地上零星的長著一些奇怪的樹。雲草從上面往下看去,只見峽谷下面是一條窄窄的江,江水正緩緩的流著,峽谷兩邊的岩壁上有著大大小小的洞,一些魔物正悠閑的晃進晃出。

雲草沿著峽谷邊邊走邊找,這時一抹熟悉的紅突然映入眼帘,正是天魔草。

她走過去剛蹲下來,卻忽然反手拔劍往頭頂刺去。

「啊」一團長的醜醜的圓球一樣魔物快速的飄到旁邊的大樹頂上,身上還在滴著黑的液體。

雲草騰空而起,舉著離火劍便朝那天魔而去,可是天魔飄忽不定,轉眼就消失在眼前。

雲草用靈識掃了掃,竟也沒有發現它的蹤跡。

」不好。」雲草低頭一看,那隻天魔果然在天魔草旁邊,正張大了嘴流著口水,卻不知為何並不吃它。

雲草剛落地,那隻天魔卻是忽的飄到一邊,黑的大眼卻是委屈的看著她,彷彿她是在搶它的東西。

「這是你先發現的?」雲草試探著說。

「啊啊啊」天魔在地上跳了兩跳才叫到。

雲草又盯著它看了一會,見它也看著自己,未免引來更多的魔物,她只好往旁邊走去。

走了沒多久,雲草又發現了一株天魔草,這次她仔細的看了看,沒有見到魔物的影子,才蹲下去小心的將天魔草連根採下放進一個玉盒裡。

「啊啊啊」雲草轉身卻是看到剛才那隻天魔正在自己不遠處。

「怎麼了?」雲草好奇的問

那隻天魔突然從身體里幻化出一隻手來往雲草後面指了指。

雲草轉身,卻見一隻比她大不少的魔物正飛快的往這邊飄來。她飛快的跳到離火劍上,正要往馬車的方向趕,可是顯然已經來不及。

一縷黑的煙霧像蛇一樣扭著出現在面前,她只好用離火劍去擋。可是她看見什麼,離火劍竟在慢慢的消融,雲草忙扔掉它。靈力化劍,紛紛紛紛向那霧蛇刺去,可是卻並沒有什麼大的作用,反而消耗了大量的靈力。

也不知這是什麼東西,竟連法器都能腐蝕,雲草想了想才御使霞火結成一個火網,向那霧蛇而去。而那霧蛇見到霞火,竟似有了靈性,掉轉頭就跑,與已經趕過來的魔物合為一體。

「啊啊啊」這隻魔物先是叫了兩聲,身上的黑霧越來越濃,最後竟化成只大號烏鴉的模樣,發出「哇哇哇」的難聽聲音,只叫的雲草頭疼欲裂,竟在地上打起了滾。那隻天魔看到她如此,一飛而下,比尋常烏鴉更長更尖利的嘴直直的朝雲草的面門而來。

情急之下,雲草忍著疼喚出七寶流霞珮。明珮緩緩升到她的頭頂,一道霞光打在她的身上,生生的將化為烏鴉的天魔擋在外面。

那隻天魔見自己被擋住,又退後往前沖,尖尖的長嘴不停的啄著眼前的光幕。雲草輕舒口氣,忍住痛,將手中的隱珮化為幻碧,當胸平舉,緩緩的向前推去。

那魔物見此翅膀一扇往後飛去,口一張,那條霧蛇又跑了出來,雲草這次卻沒有用霞火,只是手腕一轉,一招穿雲裂石便迎風揮出,從中間將它斬為兩段。可是下一刻,雲草便見那霧蛇化為兩條,又朝自己而來。

「哇哇哇」那隻魔物得意的叫著,雲草略想了想,快速的揮出數劍後,霞火化成的火網緊隨跟其後,一下將被砍成數段的霧蛇網住。

「啊啊啊」那魔物瞬間慘叫幾聲又變成團黑的煙霧,只是這次看著頗有些萎靡。

雲草正準備再次揮劍,突然前面那隻醜醜的小天魔又出現了,只是卻是愣愣的看著她的後面。

雲草見此也沒回頭,快速的拋出寶船跳進去,一溜煙的往馬車的方向飛去。待到她從寶船往身後看時,峽谷上面已經是一片黑霧氣。

待雲草跳下寶船,裟羅見她渾身是草的狼狽樣子,不禁哈哈大笑起來。娑婆卻時從馬車裡面探出頭來說:「這麼快就回來了,還帶著一群尾巴。」

那群追來的天魔很快就跟來了,雲草看了看那隻醜醜的小天魔也吊在後面,此時正沖著自己眨眼睛。

一時場面有點亂,那些天魔看到裟羅坐在馬車前都停了下來,只是「啊啊啊」的叫著,顯然是在告狀。

「回去吧,她是我新招的小二,也是我讓他去找天魔草的。」裟羅說完還揮了揮手。

天魔們這才停止吵吵,只剛才和雲草打架的那隻卻從裡面出來」啊啊啊「的叫著。

「是么?」裟羅看了眼雲草才問:「你有異火?」

雲草頓了一下才伸出手,一抹霞火出現在手掌之上。

「老婆子,你可認識這火?」裟羅大聲問。

「這是九天流火,老婆子上一次看到這火的時候還是道魔大戰的時候。罷了,你將這個給那受傷的天魔吧。」一個白的玉瓶從馬車裡拋了出來,裟羅接過看也沒看往那隻天魔扔去。

雲草聽了卻是一驚,心中一時浮現萬般疑問,卻又沒有問出來。

待那些天魔都跑了,娑婆又問道:「可有採得天魔草?「

「只得一株。」雲草忙回道。

「嗯,夠了。那小子回來沒?」

「回是回來了,不過真夠慘的。」裟羅笑著道。

只見謝星辰渾身**的,衣服也破了好幾個大洞。頭髮也是亂蓬蓬的,正緩緩的的往這邊走來。

「總算活著回來了。」謝星辰跳上馬車舒了口氣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