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仙無常有 >第六十八章 觀星城

第六十八章 觀星城 (1/2)

小說名稱《仙無常有》 作者:君有一言  更新時間:2017-12-27 10:34  字數:2426

走了幾日,雲草才來到了南方的一座城池,想著離清音元君的結嬰大典還有些時日,便決定去城中逛個兩日。

待她來到了城門前,見青銅的城門頂上寫著「觀星城」三個大字。紅的大門前還站著兩個士兵,均是練氣一層的修士。

城門旁邊還有兩個小拱門,都可供人通過,凡人進城不需要收費,修士卻是需要交一塊靈石。

雲草見此,倒是對這城主好奇起來,守門的士兵是修士,凡人進城無需繳費,這城主還真是頗為不同。

「嗯?小老兒我怎麼聞到了肉的香味?」慶忌從雲草的袖子里探出頭來。

「額?」雲草四周看了看,見城門不遠處有一家露天的餛炖店,只好走了過去,要了三碗,便坐下來吃了起來。

雲草吃完,見小黑和慶忌正盯著自己,再看看它們的碗里,早見底了。沒辦法只好喊來瘦瘦的老闆娘,讓她有多少做多少送來。那老闆娘也算見過世面,並未說什麼,反而是一臉笑意的吩咐旁邊的相公把剩下的餛炖都下進鍋里。

一碗又一碗的餛炖進入了兩隻的肚子里,惹得雲草懷疑自己是不是虐待了它們,這餛炖味道也就一般好不。

雲草搖了搖頭,怎麼可能。以它倆的修為,不吃飯都可以,這只能證明這兩個傢伙都好吃。

「這位客官,又來客人了,能否少給你們一碗?」老闆娘小心翼翼的看著還在狂吃的兩隻。

「額,可以」雲草看了看,見自己的旁邊背對著自己坐著一個白衣人,背影還有點眼熟。正在這時,那人似有所感,轉過了身來。

「謝星河?」雲草喊道。

「你認識我?」

「當然,我曾在留仙國見過你。」

「你看起來好像和在留仙城的時候不一樣」雲草奇怪的打量了他一下。雖然人還是那個人,可是給人的感覺卻完全不一樣。嗯,當初在留仙城的時候,謝星河給人的感覺是冷清,現在卻是似乎充滿了陽光的感覺。

「哈哈哈,小姑娘這麼小難道也愛幕起人來?」

「額,我並沒有愛幕你,我只是覺得奇怪而已」雲草認真的回道。

「嗯,我相信。你這小姑娘眼神清澈,想也不是花痴之人。不過見你一臉嚴肅的樣子,逗逗你而已。我叫謝星辰,是那小子的哥哥」謝星辰滿臉笑意的說。

「難怪」雲草恍然大悟,想必是雙生子的原故。

「它們倆都是你的」謝星辰看了看一邊還在吃的兩隻。

「嗯,這是小黑,這是慶忌」雲草指了指兩隻。

謝星辰只是瞄了眼小黑,倒是對慶忌多看了幾眼,但也沒有多說什麼。

「你叫什麼名字?小小年紀就有了練氣九層的修為,可是門派中人?「

」我叫雲草,是長生閣的弟子」

「沒想到我們還是同門,你師傅是誰?」謝星辰拿出了一塊身份玉牌。

原來真的是同門,起初見他長的和謝星河一模一樣,卻穿的是長生閣內門弟子的服飾,自己還以為這裡面有事,原來卻是誤會,怪道兩人有如此之大的差別。

」我屬於長留峰一脈「

」額,那豈不是是顧師叔祖的弟子?」

「嗯」雲草淡定的喝了口茶。

「那我不是要喊你師叔?」

「嗯」

「」謝星辰摸了摸額頭的汗水,才叫了聲「師叔」,想著自己剛才和她開的玩笑,這要是被顧師叔祖知道,還不得一頓胖揍。

「那個,剛才的事還請師叔忘掉。」謝星辰拱了拱手。

「沒事」

「師叔來這觀星城可有事?」

「我本是來參加清音真君的結嬰大典的,路過這裡,才想著來這觀星城看看。」

「我也是,聽說這次還能見到那位神秘的天命之人,所以我也想著去湊湊熱鬧。」

「雲草?」兩人正說著話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雲草轉過頭髮現一群人正向自己的方向走來,當前的便是雲朵姐,旁邊是一個背著長劍的年青人,讓她感到驚訝的是,雲霞和林瀚之也在。

不過她轉念一想,雲霞和林瀚之皆是幻音坊的人,莫非雲朵姐是代表劍道宗來參加清音真君的結嬰大典的。

「雲朵姐,雲霞姐」雲草站了起來,笑著喊道。

「雲大伯還未回來么?」雲朵見小黑依然跟著雲草,略有點擔憂的問。

「沒了,不過應該快了,畢竟天命之人已經出現了」

「也是,聽爹說你進了長生閣?還拜在了顧真人的名下,恭喜你」

「謝謝雲朵姐,雲霞姐近來可好?」雲草轉過臉面向雲霞問道。

「挺好的」雲霞略有點疑惑的看著雲草,她都好久未回族裡了,並不記得自己還有這樣一個族妹。不過見她小小年紀就和自己的修為一樣,心裡頓時有點沮喪。

「那就好,你們這是也要進觀星城么?」

「嗯,聽說這天命之人就是出自這觀星城。這不清嬰真君的結嬰大典還有些時日,便想著來看看。」雲朵笑著回道。

「那我們一起吧,我也是要去幻音坊的」雲草開心的道。

」謝星河?他怎麼也在這裡?」雲霞指了指謝星辰說。

「雲霞姐,他不是謝星河,他是謝星河的哥哥謝星辰。」

「真的么?」

「嗯,他也是長生閣的弟子,我剛才也認錯了」雲草解釋道,可能是久未歸家,在外面見到兩位族姐,她的心裡生出了絲絲的喜悅之情,一時話也多了起來。

「謝星辰」謝星辰見大家都看著自己,只得報了自己的名字,他已經習慣了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