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仙無常有 >第四十六章 白露渡

第四十六章 白露渡 (1/1)

小說名稱《仙無常有》 作者:君有一言  更新時間:2017-12-27 10:34  字數:2657

睡了一覺醒來,雲草覺的精神好了不少。她從樹上跳了下來,見小黑正閉著眼爬在樹下,見她下來了,瞄了眼,又準備睡覺了。

雲草叫醒它,自己元神受損,恐怕要找個地方將養一陣子了,她決定去找個地方住下來。

一人一狼出了林子,小黑飛了半日,雲草才讓它在一個偏僻的地方停了下來。在走了一陣,才發現了一個不大的村莊。

這個小村莊依傍在一條寬闊的大河旁,大概是雨季的原因,河裡有著滿滿的一河水。此時河面上有著一些烏篷船,有漁人正在捕魚。一網撒下去再起來,便有一條條白的、紅的、黃的魚在船板上跳來跳去。

正午的陽光照在河面上,泛起了一個個金子般的光點,偶有兩隻野鴨,從這片金的光點中快速的游過,便帶起一條長長的漣漪。

河岸兩邊都長著深深的蘆葦,偶爾一兩隻白鷺從裡面飛出,看著悠閑極了。

雲草帶著小黑,由一條石板路慢慢的向村裡走去,剛到村口的時候就見幾輛馬車正托家帶口的正往村外走去,她也沒在意。

待到了村口,見到一個大大的石碑,上面寫著「白露渡」三個古字,字體遒勁有力。

村邊到處都種著一排排的楊柳,此時正是一片翠,在微風中輕輕的舞著細枝。此時一位老大爺正坐在一顆靠河邊的老柳樹下。

「大爺,你知道村裡誰家有閑置的院子么?」

周大爺抬起頭,見是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便笑著說「你找房子啊?空房子啊?就是剛才走了的一家人旁邊就有一座小院子,只不過聽說那附近鬧鬼,又是獨立的兩戶,沒人敢去住。」

「鬧鬼?」雲草好奇道。

「其實誰也沒見過。都是胡老三一家傳出來的,村裡的人都不信。我跟你介紹的院子就是他家旁邊的一家,以前住著一個姑娘,後來嫁人了,那房子就空出來了。你要是不嫌棄的話,我就領你過去。不收錢的」周大爺爽朗的說。

「好的,大爺,勞煩你了。」

「沒事」說著大爺就麻利的站了起來,領著雲草來到了村西頭靠河的地方,在這裡果然有兩個小院子,門窗都鎖著。

「說來,這周家跟我還是親戚。在四娘嫁人後,這院子的鑰匙就給我了」大爺邊開院門邊說。

待進了院子裡面,只見滿院的青草,甚是荒涼。只左邊的一顆桃樹,長的甚是好,雲草略詫異的看了眼,就聽那大爺說「我姓周,你要是有什麼事,就到村裡去找我」周大爺又看了看小黑,知道這是一隻厲害的狗後,點點頭,這樣他就不用擔心這娃子了。

待周大爺走後,雲草將院門關上,使了法術將院子里的枯草都燒掉,又用驅塵術將屋子裡的灰塵都弄掉,便打開了屋子裡的窗子好讓屋子裡的霉氣散散。

做好這些事,她便來到了桃樹下,剛才進來的時候發現這下面有著石椅。

剛坐下,蘇青便飄了出來,坐在了她對面。雲草見他魂體依然淡淡的,便道」你不好好修鍊,跑出來幹什麼?」

「我?我剛修鍊鬼術,不是很習慣」蘇青訕訕的說。

雲草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又問「你打開輪迴戒啦?」

「嗯,裡面都是一些鬼修使用的東西,你用不上的。」蘇青警惕的看了眼雲草。

雲草聽了,只好翻了個白眼。

「額,這個東西你說不定用的著,一塊黑的木牌出現在桌子上。雲草拿起來,見正面是用特殊的手法雕著幾朵梅花,反面則用古文寫著「隱梅令」三個字。她看了看,也沒看出個什麼來,索性將它裝進了儲物袋,又看著蘇青。

蘇青見她看著自己,又不甘心的掏出了一大堆的靈石說「真的再沒有啦,你也知道我遇見的那位是鬼修。」

雲草自是知道他說謊,不過也並沒有戳穿他,而是喜滋滋的將桌上那一大堆靈石收進了儲物袋。

蘇青見雲草沒有再要東西的意思,鬆了口氣,才又說「你頭上的簪子是什麼東西,好像很不凡,我昨天在裡面住了一晚,竟覺得元神穩定了不少。」

「哦?」雲草聽了,從頭上取下那日用過就隨手插在頭上的木簪,見木簪上竟多了片葉子,她疑惑的想了想,確定以前沒有見過。

「小白,你在么?」

「在」

「你知道這桃木簪上為什麼會突然出現了一片葉子么?對了,當初在陣法中的時候,它還曾變成了一個桃核,吸收鬼霧了。」

「嗯,說來話長,你有沒有聽說過鬼域聖樹墨桃?」

「墨桃?」

「嗯,傳說,墨桃是長在奈何橋邊的,日夜以人最後的魂念為食。十萬年才開一次花,十萬年才結一次果,結的果實,鬼修吃了便能成道。而這簪子應是用墨桃結的果子的果核煉成的,至於為何會長出葉子,我也不知。」

雲草聽了,突然記起師傅說,這簪子用他的九轉千回刀也砍不破,又有這樣的來歷,定是個寶貝。想了想,當即咬破食指,滴了滴鮮血上去,可是血卻順著簪子流到了地上,什麼反應也沒有。

看得一旁的蘇青哈哈大笑。

雲草也不理他,只是盯著簪子瞧,可是半天過去,它依然沒有反應。正要失望的時候,見蘇青吃驚的指著自己的脖子,她低頭一看,原來小綠竟然不知什麼時候出來了,只見它伸著細細的枝停在木簪子的面前,頭上的葉子不停的動著,似是在和木簪子說話一樣,看得雲草和蘇青一愣一愣的。

過了一會,小綠用自己的葉子纏住木簪,遞到了雲草面前,又用另一枝細枝碰了碰雲草咬破的手指。雲草見此,忙又滴了滴鮮血上去,還怕不夠,又滴了幾滴。果然不一會,鮮血就全部沒入了簪子裡面,她也感到自己和它之間似乎有了聯繫,不禁大喜過望。

雲草喜滋滋的將它拿在手裡說「以後就叫你墨桃吧」

「雲草,你為什麼不叫它小墨了?」小白突然說。

「小墨不好聽,太普通了」

小白聽了竟說不出話來,匿了。

待雲草試著讓墨桃自己回到頭髮上去,它果然穩穩的就停在了雲草髮髻上,雲草瞬間圓滿了。她摸了摸小綠,見它上面竟又長了片小小的葉子,不禁又開心了起來,難怪她發現小綠最近好像變聰明了,鼓勵的摸了摸它的葉子,讓它回去了。

蘇青傻傻的看著雲草一系列的動作,頭腦有點轉不過彎來。然後問了個傻傻的問題「你是樹妖?」

雲草好心情的回道「當然不是,還有不該問的別問,不該說的別說。」

「哦」蘇青委屈的回了聲,不過再一想,自己現在跟著這丫頭,她當然越不普通越好,一瞬間又開心的問「你為什麼要住在這裡啊?」問完,他又看了下身後的舊房子。

「養傷啊」雲草聽了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

蘇青聽了,猛然記起昨天自己奪舍多少傷了她的元神,不禁尷尬的咳了兩聲,頭朝頂上的桃樹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