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懸疑靈異小說 >冤鬼契約 >第十四章 地下室里的影子

第十四章 地下室里的影子 (1/1)

小說名稱《冤鬼契約》 作者:阿爾薩蘭  更新時間:2018-09-15 16:37  字數:2373

兩個別墅隔著一條馬路,馬路兩邊是高大茂密的梧桐樹,那人的下半身被梧桐樹枝葉擋著,胳膊靠著窗檯,抬頭正看向對面,

麥俊的心砰砰砰狂跳個不停,好一會,他又舉起望眼鏡看過去,這望遠鏡看的太真切了,對面那個人看著像是和他臉對臉,眼睛盯著眼睛,彷佛呼吸可聞,觸手可及。

這不可能!

麥俊幾乎要喊叫起來,他急忙捂住自己的嘴,放下望遠鏡,眼前一切都消失了,沒有那紅旗袍女人也沒有歐陽明。

是這個望遠鏡的問題,就是這東西的問題,這是個……邪物。

「古董店嘛,附在這些老物件上的東西,天知道是什麼,買這些東西,心裡就得早做準備。」古董店女人懶洋洋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難道……難道是這個望遠鏡,附著了什麼看不到的……髒東西。

髒東西?哼不就是鬼嗎?人我都能殺,還怕鬼?

想到這,麥俊惡從膽邊生,盯著那望遠鏡,目光中滿是堅決:砸了它,砸了它就一切都解決了。

老管家不知道少爺是了什麼脾氣,拎著個望遠鏡,叫他拿榔頭來將這東西砸了。

這望遠鏡通體都是紅銅的,一看就是老物件,老管家心裡不忍,好聲勸道:「少爺,這好好的望遠鏡,砸了多可惜。」

「砸,給我砸,全砸了。」

麥俊咬牙切齒。

看著望遠鏡在大榔頭下被砸扁,鏡頭粉碎,麥俊心裡有一種破壞的滿足感,就像……當年第一次殺人一樣。

把望遠鏡砸掉不就行了嗎?阿明真是笨怎麼沒想到這點?

盯著地上一地碎玻璃片,麥俊想到歐陽明被噩夢折磨的形影單只,最後咆哮著和自己廝打在一起的場景。

「都是你,都是你把那女孩子抓來,都是你害死了她,現在你又要害死我。」

歐陽明好多天沒有睡覺體力自然跟不上,幾下就被麥俊打倒在地,繩索套在脖頸上漸漸收緊。

地下室的水門汀地面潮濕冰涼,歐陽明臉緊緊地貼著地面,這時他看到地面上恍惚有個人影,那人影瘦小,長頭,是個女孩子的模樣。

他抬頭看著麥俊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她已經來了。」

麥俊打開地下室的鐵門,緩步走了進去,隨手摸了一下牆壁打開燈。

地下室里一點聲音都沒有。

這個地下室,陰暗潮濕,曾經卻是他和歐陽明的樂園。這裡有他們小時候的玩具,有歐陽明的試驗器皿,有太多屬於他們兩個人的回憶,但是現在……只剩下他自己了。

燈光下,他的影子被拉得很長很長,

麥俊盯著自己孤獨的影子嘴角扯開一點苦笑,忽然,他的眼睛定住了,緊緊地盯著地面,呼吸開始急促起來。

一個、兩個、三個、四個,那水泥地面上竟然有四個影子!

一個是他自己身後的影子,剩下的三個一個瘦小長一看就是女孩子的影子,另外一個,就是變成影子他也認得出,是歐陽明,、而那第三個,卻是個身量不高的小孩子模樣。

那三個影子,並排站著,像是在冷冷地觀察著自己。

麥俊嚇壞了,急忙往後退了一步,隨著他向後退,那三個影子也齊刷刷地往他的方向走了一步。

怎麼回事?

他摸了一下額頭,滿身冷汗,渾身的汗毛也跟著立起來。

地下室一角本來有一個水門汀檯子,現在有了兩個,多出那個水門汀還沒有干透,空氣中有淡淡的混凝土氣味,那裡面藏著歐陽明。

只有麥俊知道,在這倆檯子不遠的地下,曾經有一個地窖,後來被他也鋪上了水門汀,那裡面封著一個七歲的孩子,他同父異母的弟弟。那年他只有十二歲,忽然有個女人領著一個小孩子來到麥家。那女人打扮的極為妖艷,手裡捏著香煙,一口大黃牙,對著麥太太大喊大叫。

原來她的妹妹是個舞女,給麥先生生個兒子,一直養在外面,現在她妹妹死了,她便帶著孩子送還給麥家。

麥夫人和麥先生早年一起在日本留過學,不是普通的婦人,在國會和婦女會都有職務的,和總統夫人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如何能受得了這等欺辱,當即氣的心臟病,麥先生苦苦哀求賠罪,麥家的長子長女都在外國留學,只有麥俊站在樓梯口,看著那個瘦小的孩子,眼睛裡滿是怒火。野種,這是個野種!那女人把孩子扔下,拿了支票揚長而去。

麥俊心想,我才不要再添個弟弟的,狗屁弟弟,那種賤女人的野種,不如……把他關進地下室里。

地下室是麥俊的天地,那裡有個不大的地窖,想著那孩子被關在裡面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語的情景,小麥俊忍不住笑了。

後來他果然將那孩子騙到地下室,推進了地窖,然後殘忍地蓋好了木板,還趁著家裡修路,裝了幾盆水門汀混凝土鋪在上面,學著工人的樣子抹平。

這孩子不見了,麥家上下開始尋找。

有人說看到少爺帶著那孩子在後花園玩,麥俊則大大方方走到他母親房間,將自己做的一切原原本本地告訴了她。

「現在去也是晚了,這都封了三天,早都沒氣了。」

他母親看著嘴角露出一絲微笑的小兒子,心裡百味雜陳,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媽媽,我是為你好,那個野種,死了就死了,我們家不值當養著他。」

「可是那畢竟是你爸爸的……」

麥先生正在南京開會,還不知道這件事,麥太太痛恨丈夫的背叛,但又覺得那孩子無辜,心情複雜。

「有錢人家小孩跑出去被綁架是很常見的事,那野種什麼都不知道,一時貪玩跑出去被人綁了,扔進黃浦江也是有的。」麥俊拉著她的手,眼神無辜,「媽媽,難道你為了那個野種,要把我送到警察局嗎?」

麥家丟失的孩子來路不正,麥先生回來也只能對外聲稱是個親戚家孩子失蹤,托警察局找了很久,一無所獲。

而現在,一個、兩個、三個黑影正緩緩地逼近他。麥俊哈哈大笑:「都是我殺的,我殺了就敢認,你們是做鬼了嗎?大不了我把這地下室炸了,讓你們魂飛魄散。」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