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懸疑靈異小說 >冤鬼契約 >第十章 兩小無嫌猜 (李叔番外)

第十章 兩小無嫌猜 (李叔番外) (1/1)

小說名稱《冤鬼契約》 作者:阿爾薩蘭  更新時間:2018-08-26 19:03  字數:2369

小李是五歲時候跟著他母親來的。

他母親不到三十歲,是城裡駐軍的家眷。辛亥了後城內駐軍和家屬紛紛罹難,他跟著母親從死人堆中爬出來的.,看著城牆頭血紅的太陽,搞不懂怎麼就變天了呢,大清國說沒就沒了。

他才滿月的小妹妹也不幸遇難了,一戶人家正好有個幾個月的女兒,需要奶媽,就收留了他們。

他看著躺在媽媽懷裡咕嘟咕嘟吃奶的小姐,伸手去摸小姐的臉。他媽媽急忙攔住他的手道:「今非昔比,以後這就是咱們的主子了,不是你妹妹,可不許摸。」

一下子從小少爺變成小奴才,他半懂非懂,不知道這麼可愛的小妹妹為啥不能碰,他那個不幸遇害的小妹妹粉嫩可愛,他很喜歡摸摸她的小臉,那小胖手還有坑呢。

後來小李漸漸明白了,原來自己再也不是家中小少爺,而是人家的下人了。

這家子誰都能支使他,去掃地、去打水、去燒火,從沒做過這些活計,被火星子燒到了小手,一個人默默地流淚,他媽每天忙著照顧小姐,根本顧不到他,就這樣,小姐漸漸長大了,對著他張開雙臂喊著:「哥哥,抱。」

「我不是你哥哥。」他抱著小姐,緊張的生怕有個磕碰,小姐格格笑著,小手拍打著,那一刻讓他又想到早逝的小妹妹,失去了一個小妹妹,上天又還過來一個,這就是緣分吧?

小姐長大十歲的時候,他已經十五歲了,半大小子正是變聲的時候,個子也竄老高,太太說:「這都要成小夥子了,男女有別了,可不能領著小姐四處亂跑,像什麼樣子。」

他低著頭聽太太訓話,他媽在一邊連連點頭:「太太教訓的是。」

這麼說著,一邊的小姐不幹了:「我就要哥哥帶著玩,就要哥哥,要哥哥!」

說著小姐跑過去,拉著他的袖子,眼巴巴地看著他:「哥哥,我要去摘蓮蓬。」

家不遠處的湖裡好多蓮蓬,小姐早惦記著要小李划船帶她去玩了。

「去湖裡多危險,自己還是半大孩子呢,沒個安生勁,不許去。」

太太黑著臉,小李不敢開口,為難地盯著腳下,小姐還搖著他胳膊問:「去嘛去嘛。」

當著太太面,小李一聲都沒吭,後來還是拗不過小姐,自己划船去湖裡摘了好多蓮蓬帶回來。

小姐舉著蓮蓬開心極了,一院子歡聲笑語。

這事最後還是被太太知道了,罰他不許吃飯。

他媽也擰著他的耳朵說:「太太不叫你去湖裡,那也是為你著想,那湖多兇險,好幾個淹死鬼,咱們家就剩下你這一個獨苗,你還這麼不省心,將來我怎麼去地下和你阿瑪交代呢?」

他只低聲道:「可是小姐想要蓮蓬啊,小姐想要的東西我就想給他。」

他媽嚇一跳,一把捂住他的嘴:「我的小祖宗,這話是你能說的嗎?你是下人,人家是大小姐,咱們母子是多虧老爺太太心善,你可不能有啥非分想法,那是作孽啊。」

小李想,那是我的妹妹啊,哥哥希望妹妹開心,這是啥非分的想法?

小李晚上沒有飯吃,一個人坐在屋子裡發獃。

忽然有人敲了幾下窗戶,一個嬌嬌細細的聲音說:「看我給你帶什麼好吃的了。」

小李拉開門,看到小姐站在門口,手裡捧著一個盒子:「這是爹爹給買的西洋點心,可好吃了,一共兩塊,我吃了一塊,這是給你的。」

小姐抬著頭,眼睛亮亮的,十歲的小孩子正是饞嘴時候,她卻能將難得的西洋蛋糕分給自己一半,小李眼睛濕潤,搖頭道:「我不吃,你自己吃吧。」

小姐不由分說,拉著他進屋,打開盒子抓起蛋糕往他嘴裡塞,邊塞邊說:「就給你吃,就給你吃!」

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同居長干里,兩小無嫌猜。

小李自己讀過書,知道有一種感情叫做青梅竹馬兩下無猜,可他也時刻牢記著自己的本分,知道自己是下人,是被小姐家收留的,不管如何,都要壓下那點子不該有的想法,永遠當她是妹妹,照顧她愛護她,像愛護自己的眼睛。

後來她成婚了,嫁給袁家的少爺,那袁家少爺讀過洋學堂,事母至孝,是城中有名的才子,人也是一表人才。

小李為小姐高興,送新娘上轎都是娘家兄弟的事,小姐沒有兄弟,就由他背著。

小姐長到六歲後他就再沒有背過她,現在她就伏在她肩頭,穿著紅彤彤的新嫁娘衣服,打扮得香噴噴的蒙著紅蓋頭。

「小姐,一定要好好的啊。」他在心裡默念著。

將小姐背上轎子,剛要離去,小姐的手忽然輕輕地握了他的手一下,小姐低聲說:「哥哥,我這就去了。」

他想,這就去了,又不是生離死別,小姐為什麼說的這麼傷感呢。

轎子起來了,鞭炮響起,漫天都是紅色的炸開的紙屑。..

他忽然覺得肩頭好像有一點點濕,伸手摸了一把,的確是潮乎乎的,難道小姐竟然趴在他肩頭哭了嗎?

小姐嫁過去,一周後姑爺就跟著張大帥走了。軍閥混戰的時代,命如草芥,小姐整天提心弔膽,他擔下了家裡的全部活計,給小姐守著門戶,後來小姐生了個兒子,他抱著大胖小子,開心的合不攏嘴,看著孩子粉白的小臉,忽然想到,這要是我的兒子會怎樣?

他大吃一驚,知道自己這是痴心妄想,是不能有的念頭,他每天用苦行僧一樣的生活折磨自己,從此以後他的日子只是幹活幹活,讓自己每天累的攤在床上,絕了那份胡思亂想的心。

他母親那時已經不在了,小姐勸他早日娶親,別斷了他們家的香火。他不想成親,他怕成親後就得帶著妻子搬出去,以後也許還會有自己的孩子,就不能全心的去對待小少爺,那是他心裡最珍愛女人生的孩子,他將他視為珍寶。

後來,小少爺五歲那年,姑爺回來一次,在家住了一個來月。小姐開心的臉上永遠都是明媚的笑,真正是郎才女貌多麼和美的一家子。

他遠遠地看著,心想真好啊,小姐和姑爺是多麼般配的一對兒。

小姐就是晚上醒來時那道白月光,清清冷冷,他願意用一生默默守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