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懸疑靈異小說 >冤鬼契約 >第十章 一見鍾情?

第十章 一見鍾情? (1/1)

小說名稱《冤鬼契約》 作者:阿爾薩蘭  更新時間:2018-08-18 05:28  字數:2445

「張瑩啊?」尼娜小姐一副闊太太派頭,說起張瑩來,臉上掛著曖昧不明的笑容,隨即又覺得這笑容未免太明顯,急忙嘆口氣,努力換上一副悲傷模樣,「我看了報紙,好好的,她怎麼就死了呢?還是和她哥哥發生了衝突,我以為她釣上金龜婿,一切都會好起來呢。」

霍中梁眉毛一挑,看向葉限。後者點點頭問:「尼娜小姐,你為什麼會想到她釣上金龜婿呢。」

尼娜是富商的女兒,對警備司令部的高官還是心懷懼意的,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我訂婚宴本來不打算請她的。」

尼娜又忍不住笑了一下:「是她自己找上門,求我幫她,我想大家讀書時關係也好可以就答應了。」

尼娜回憶起訂婚宴那日的情景。

舞會開始,尼娜和未婚夫在舞池裡旋轉,這時她看到坐在一邊的張瑩,她對面坐著一個年輕男子,相貌英俊看著有二十多歲,一身得體的西裝,氣宇不凡。

從尼娜的角度看過去,那倆人相談甚歡,她甚至在張瑩臉上還看出一抹嬌羞的神色。

尼娜酸溜溜地對未婚夫說:「那是你的朋友?還真有點手段,看來我那同學張瑩是真的對他很有意思呢。」

她未婚夫順著她目光看了一下,搖頭道:「那人我不認識,不是你家那邊的客人嗎?」

尼娜家這邊的客人,請帖都是她親自發出的,應該不會有她都不認得的人,尼娜心裡畫個問號,未婚夫攬著她的腰低聲道:「我們倆的好日子,你掛心別人做什麼。」

尼娜是知道張瑩跑自己這裡勾搭金龜婿的心思,她也是擔心張瑩萬一和未婚夫的朋友鬧出點什麼就不好了,總是在自己的舞會上認識的,傳出去只會被人笑話她尼娜的朋友攀龍附鳳小家子氣。

隨著未婚夫轉到另一邊,等轉回來尼娜看到張瑩竟然和那男子相依偎著也下了舞場。兩個人貼的緊緊的,像是感情熱烈的情侶。

尼娜很生氣,這不是才認識嗎?就這樣摟摟抱抱,這要是傳出去自己要丟臉的,人家只會笑話她是皮條客,尼娜有些後悔,明知道張瑩存著不良心思,還愛面子沒有拒絕,由著她在這裡勾勾搭搭。

終於一曲終了,尼娜看著張瑩又和那男子攜手坐到一邊,滿臉柔情蜜意。

尼娜想了想,揮手叫過來一個侍者,在他耳邊低語幾句。侍者托著盤子,在場里轉著,忽然盤子一傾斜,杯子傾倒,半杯葡萄酒都倒在了張瑩身上。張瑩呀的一聲就跳起來,剛要指著侍者責問,忽然想到旁邊的石先生,當即微笑一下,格外溫婉:「我先去清理一下。」

張瑩怒氣沖沖直奔衛生間,剛進門就被尼娜一把拽過去:「張瑩你搞的什麼鬼,這一會功夫就和那個先生打的火熱。」

張瑩看著尼娜,立馬明白過來:「原來是你,那侍者是故意的。」

尼娜不回答她:「我是怕你在這裡出醜。」

「我出醜?我能出什麼丑?我看你是嫉妒吧?嫉妒我能被男人追求,你早早訂婚,被拴牢了,遇到青年才俊自己只能看不能吃嫉妒了吧。」

張瑩用手帕用力擦著旗袍上的污漬。這件真絲旗袍還是她找陳小姐借來的,剛上身就能髒了,還是尼娜故意叫人弄得,真把她氣死了。

「我嫉妒你,我實話告訴你,和你打的火熱那人並不是今天的賓客。」

「騙人,我就不信男方那邊的親戚你都能認識。」

「我問我先生了,他說那人不是他那邊的朋友,他都不認識。」

張瑩愣了一下,因為那位石先生說他是男方那邊的朋友。

尼娜看到她臉色一暗,低聲問:「那個人姓什麼?做什麼的?」

「姓石,說是你先生那邊的人,生意夥伴什麼的,還說自己生意做的很大,在城郊有一片大莊園,還約我下周去莊園玩。」

「生意夥伴?」

尼娜自語。張瑩說:「對啊,你先生是做生意的,也許是他的生意夥伴,平時是幕後大老闆這次想來看看唄。」

尼娜冷冷地看著她:「不要在自欺自欺人了,有人來舞會上釣金龜婿,自然也有人想釣幾個富家小姐,張瑩我們是同學,我知道你家境敗落急於跳出去,可我還是要勸你一句,別在我的訂婚舞會上搞事情,小心我把你的真面目告訴我們全部同學,看以後誰還理你。」

最後這句話正中張瑩死穴。

她的交際圈子只限於自己這些曾經的同學們,畢竟女校的同學各個出身都不錯,她還指望大家能拉她一把,若是尼娜將她的所作所為告訴大家,那她以後可是再沒有機會了,想到這裡,她急忙拉住尼娜的手:「好尼娜,別和我一般見識,我就是太著急了,你不知道,我在哥哥嫂子手下討生活有多按,就連這件旗袍都是從阿陳那借來的,我實在是沒有辦法……」

看到她流淚,尼娜心也軟了:「好了,好了,你不要在今天作出什麼出格的事就好,這個旗袍料子我是有的,我給你多拿點,要是葡萄酒洗不掉就把料子還給她,阿陳這人很大方不會和你計較的。」

「放心吧,石先生約我下周去他家莊園,到時候我帶著阿文她們幾個過去,讓大家一起幫我參謀下。尼娜,要不你也去吧。」

張瑩一提到下周的約會,眼睛裡都是亮光。

「就是這樣,張瑩後來和那先生沒做什麼出格的事,我也就沒在管她,真是鬆了口氣。」

尼娜講述完訂婚宴那天的事,最後嘆口氣:「這還不到一個月,誰能想到張瑩就出事了呢。」

她看著葉限,有點神秘兮兮地問:「我看小報上寫張瑩的屍體是在郊外某某地發現的?」

「對,就是在那裡。」

霍中梁在一邊說了一個地名。

尼娜臉色大變:「那真的是他哥哥推倒的她?不會是被別人殺害的吧?比如那個石先生。」

葉限一愣:「你為什麼會這樣想?張先生已經承認了的。」

「因為那石先生的莊園別墅就在那啊,張瑩那天和我說的,我很少出城,對外面不太了解,那你們看到那別墅和莊園了嗎?」

張小姐出事的那片竹林周圍沒有什麼別墅,更沒有大莊園。

葉限又重新說了一遍那地名:「尼娜,你確認是在那裡?」

「對啊。」尼娜點點頭,「當時張瑩很開心地說的,她還說要讓文倩她們陪她一起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