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懸疑靈異小說 >冤鬼契約 >第七章 洗腦成功

第七章 洗腦成功 (1/2)

小說名稱《冤鬼契約》 作者:阿爾薩蘭  更新時間:2018-07-20 11:59  字數:2435

岩麥擔心大巫師回去會找人來,等了一會不見動靜,卻看到有些年紀大的點的女人,匆忙往前面跑。

岩麥急忙喊道:「你們這是忙什麼啊?」

「二狗婆娘要生了,我們去幫忙。」

岩麥這才鬆口氣,笑嘻嘻地對葉限道:「我還擔心大巫師回去搬救兵,現在不怕了,二狗婆娘要生了,她顧不上咱們。」

葉限問:「這些事巫師都要管?她幫人接生嗎?」

「接生那種污穢的事她才不管呢,她是要守著拜神的。」

小葉子依然好奇地問:「生孩子還得拜神啊,我們寨子就沒這些事。」

「我也不知道具體要做什麼,她大概是去幫說點吉祥的話之類的,畢竟是大巫師,哼,你看那趾高氣昂的勁,完全不把我們村長家放在眼裡。」

做為村寨里的兩大「世襲貴族」,村長家和巫師家看來是矛盾已久,葉限問:「你們家是兄妹兩個,那你還有個姑姑吧?」

「是啊,二狗就是我姑父的侄子呢,走吧咱們也去看看。」

說著岩麥就伸手去拉葉限,後者接著問:「那大巫師家呢?她還有個兄弟?」

「不,大巫師是世代傳男不傳女,男子要入贅嫁給他們家,然後每一代都只生一個女孩。」

「怎麼能保證每一代都只生一個女兒呢?要是生了男孩怎麼辦?」

葉限和召南對視一眼,倆人都想到了之前的龍耀祖,那個所謂龍家歷代都是單傳的謊言和這個巫師家只生女孩的說法是多麼相似!

「人家是巫師啊,可以用一種藥草來決定是男孩還是女孩的。」

「還有這樣神奇的草藥?」

葉限驚訝地睜大眼睛。

「那當然,那可是我們寨子的秘密,要不是因為這個,我們寨子也不能現在還這麼富裕。」

岩麥得意洋洋地說:「我們寨子在這雲貴大山算是最富裕的了,原因就是因為我們這每家都是只生一兒一女,永遠保持寨子人口平衡。」得意完,她又有點沮喪,「那些秘術只有大巫師才知道,所以大巫師才能這樣對待我們家,明明我阿爸才是村長的,真可惡。」

岩麥又看了下召南的傷,低聲囑咐著:「葉大哥,我和小葉子出去一下,很快就回來。」

葉限緊緊地握著岩麥的手,閃身到前面新竹樓一邊低聲道:「如果你家也能掌握那個換花草的秘密呢?」

岩麥愣住了:「你說啥?」

「你也可以知道那個秘密,這樣大巫師還能壓住你們家嗎?」

葉限的眼睛亮晶晶的,充滿誘惑,她要將岩麥心裡的那份嫉妒,不滿都徹底地勾出來。

果然,岩麥的眼睛也跟著亮了,嘴裡卻說:「怎麼可能,大巫師一直防備我們家,怎麼可能告訴我換花草的秘密呢。」

「她不告訴你,你不會悄悄跟著去看嗎?」

葉限像是引誘亞當和夏娃的毒蛇,循循善誘:「都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你就甘心你們家一輩子都要被大巫師壓制嗎?何止一輩子是幾代人,就算將來岩骨哥哥做了村長,也要被下一代大巫師壓制,你也看到了,大巫師根本不給你阿爸面子,我這個外地人看著都替你生氣。」

是啊,大巫師算是阿爸的侄女輩,一個小輩,對阿爸一點都不尊敬,寨子里什麼事都要插上一腳。

這次的事又明明針對是自己家,她大巫師往村子帶人就可以,我們村長家就不能,還不是故意欺負人?

想到這,岩麥壓低聲音問:「那我該怎麼辦啊?」

「咱們……跟著大巫師,偷偷地跟著,看她去做什麼。」

倆人在前面竹樓嘀嘀咕咕的,一切都落入召南耳朵,他忍不住嘆口氣,心想葉限又要利用別人了。岩家兄妹看著很是單純,真不想讓他們也捲入這場是非啊。

昨天晚上,他就委婉地對葉限說出自己的想法。

「岩家兄妹和這件事沒有什麼關係,我不希望把無辜的人裹挾進來。」

「無辜的人?你可聽過一句話?」葉限冷笑一下,「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如果換花草是不可告人的邪惡秘密,如果秦書豪和王恆真是在這個村子裡被害,那麼這個村子的每一人都不是無辜的。」

召南嘆口氣:「如果有些人只是目睹或者耳聞了作惡……」

「圍觀不出聲就是罪孽。」

「這樣的環境,世世代代都在這裡生活,就算有心也是無力,一個人是不可能跳出這個環境的,有的人不是甘心圍觀作惡,也許只是……不敢發聲?」

召南試探著和葉限講道理,果然後者瞪他一眼:「你真是太善良了,那好啊,要是我傷害了岩家兄妹,之後一定把他們交給你,讓你來撫慰他們受傷的小心靈好了,哈哈哈哈,你這個……」

葉限笑著點上他胸口,她最終沒有說出他這個人到底是如何。

現在召南知道,自己的話葉限根本沒聽進去,她這是要開始利用岩麥了。

就如她昨晚振振有詞:「我只是準確地抓住每個人心中的惡,如果心無惡念就不會被我利用。」

可惜,岩麥心有惡念。

她長得沒有大巫師美麗,也沒有大巫師的手段,她是村長的女兒,前任村長的孫女,家族是世襲的村長,她本該是這個寨子最驕傲的公主,但是大巫師一直牢牢地壓在她心頭,她無法拜擺脫大巫師的身影。

「我聽山外的那些人說什麼活到老學到老,你這樣做,只是勤學好問啊。」

葉限一步步在給岩麥洗腦。

兩個人悄悄來到二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