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懸疑靈異小說 >冤鬼契約 >第十六章 美男計(二)

第十六章 美男計(二) (1/1)

小說名稱《冤鬼契約》 作者:阿爾薩蘭  更新時間:2018-05-07 18:09  字數:2338

侯潔兒拿著支票回到家,傭人過來說小少爺已經睡下了。

「梁先生來了。」

上樓時傭人低聲說。

梁先生!

候潔兒心裡升起莫名的怒氣:只是梁先生,別人的先生。

她噔噔噔踩著樓梯上去,第一次覺得這樓梯聲音這麼大,這破舊的老房子,木頭樓板都鬆了。

「去哪了?」梁先生已經換上了睡衣,靠在床上看書,見她進來拿下眼鏡,揉了揉眼睛。大概最近有點累,他看起來很疲憊,檯燈光下白頭髮茬很明顯。候潔兒心裡暗嘆,原來他這麼多白頭髮了。

人是不能對比的,剛和一個性格好待人溫柔的男子、吃過飯,回到家梁先生就一副冷麵孔,候潔兒心裡有點不舒服。換了鞋子,將手袋隨手扔到桌上,郎先生卻起身拿起那手袋,打開問:「這麼晚去了哪裡?」

候潔兒一把搶過手袋:「你做什麼?曉不曉得尊重人**。」

梁先生笑了一下:「你什麼時候和我談**了?你身上哪裡在我眼中還有**?里里外外五點都看過了。」

候潔兒氣惱地哼了一聲,又不得不不承認,雖然充滿屈辱感,自己卻沒法反駁。

她傍上樑先生後才慢慢發現,平時他是風度翩翩的正人君子模樣,可能是因為歲數越來越大,總擔心不能滿足她這樣的「小嬌妻?疑心愈發的重。自己出去都要和他報備,但是今天,是無論如何也不能說的。梁先生寵著自己,任憑她和陳哲瑩吵架,卻不能容忍她花錢去害陳哲瑩。

「逗你玩呢,看你跟炸毛的公雞似的。」

梁先生颳了她鼻子一下,候潔兒就勢抱著他的胳膊,下巴靠著他肩膀低聲說:「今晚就留下來了?」「饞貓。」梁先生拍拍她手背,「都老夫老妻了,還饞貓一樣,也不怕人笑話。」

「誰笑話?」候潔兒想到這,又抱著他胳膊搖了幾下,「就算有人笑話那也是因為名不正言不順的呀,要是有了名分,我看誰敢。」

又說這個!

梁先生現在提起這件事就煩。

梁氏公司里是沒人說什麼的,可是搬出去的兩個兒子見他都是一臉冷漠,叫他生氣。

去警備司令部,同事們圍著問他什麼時候辦事,抬一房二太太進門;還有人取笑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老梁到底是老當益壯,能讓大明星哭著喊著跪著求著進門,到底是用了什麼方子。

梁先生呵呵笑著,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心裡卻是忐忑: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是嗎?自己很少和侯潔兒親熱了,唉,長久下去如何是好,只有娶進門看著才放心,做外室的整天不在家,天曉得什麼時候便宜了外人,一頂綠帽罩上來,可是陳哲瑩那又死咬著不鬆口,愁人啊。

候潔兒發現梁先生有點神遊八方,她抓著梁先生的手按在自己胸部,梁先生笑道:「你就這麼想我啊。」

候潔兒看著燈光下的梁先生,越發覺得他白頭髮茬礙眼,閉上眼,摟住他的脖子,腦子裡卻浮現出一張剛毅的面孔,硬挺的鼻子,一雙劍眉,還有他說「你不必如此。」

天下沒有不偷腥的貓兒,可是這話從那位邵先生嘴裡說出來就是那麼熨貼,那麼真誠,她就是信。

算了,算了,哪有那個好命,抓住這個半老頭子就是了。她這樣想著,依然閉著眼睛緊緊抱著梁先生,就在這時床頭柜上的電話鈴忽然響起來。聲音急促叮鈴鈴的,嚇人一跳。

梁先生拿起電話,說了兩句話,接著回頭看了侯潔兒一眼,候潔兒立馬意識到,一定是陳哲瑩打來的,這個老女人,她想做什麼?

「我得回去一趟。」

「不許你去。」侯潔兒抱著他的腰,「那女人又想做什麼?」

「她病了,剛被送到醫院,我得回去。」

「不是還有個兒子嗎?哪裡需要你過去,這麼晚了,我擔心你。」

電話是陳維打來的,說陳哲瑩在家裡暈倒,剛被送到醫院。

「爸爸,我錯了,是我口不擇言惹您生氣,請你原諒我,回來看媽媽一眼吧。」..

陳維在電話里哀求道。

畢竟是十多年的夫妻,加上兩個人事業也是聯繫在一起,梁先生掙脫開侯潔兒,說了一聲乖,匆忙換上衣服就走。

「去吧去吧去陪那老女人!」

候潔兒氣惱地抓起枕頭擲過去。

醫院走廊里,陳維走來走去。

「有句俗話,雖然土可是很有道理,叫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阿維,既然你媽媽不想服軟,你得多給他們製造機會的呀。畢竟做了那麼多年夫妻,還是有感情的,需要的只是機會。」

有一天約會時,密斯葉給他出主意。

「怎麼製造機會,媽媽都不肯主動打電話過去,姓梁的已經三天不見人影了。」

聽陳維說姓梁的,葉限知道,他現在滿心都是怨氣,只要好好引導,一定能爆出個冷門來。

「製造機會嗎,比如說你媽媽病了啊,進醫院啊,我就不信梁先生能那麼狠心,理都不理。人病了都是脆弱的,到時候你媽媽看到梁先生忙來忙去也會心軟的,他們倆關係恢復,不管是要那女人進門還是你進董事會,還不是手拿把掐的事?」

可是陳女士現在除了高血壓之外沒有什麼問題,怎樣能讓她進醫院呢?

「四十多歲的女人嘛,情緒變化也很嚴重的,有時候吃了點什麼喝了點什麼,可能受點刺激就有點不舒服呢。哎,我只是說說,阿維,你看我們女人多脆弱,你可要對我好一些。」

吃了點什麼喝了點什麼?

陳維想到陳女士過去寫的,一個女子喝了一種草藥殉情。陳維想來想去,找到那本書,按照中說法買了點山茄花,磨碎了加在陳女士的每晚喝的降壓中藥里。只是想叫她暈倒嚇唬嚇唬姓梁的,怎麼現在還沒有醒來?不會是真的有事吧?陳維有點發慌。

「你媽媽怎樣了?」

梁先生的聲音響起,打斷了陳維的思路。他抬起頭,換上一副悲傷面孔:「爸爸,媽媽在家裡忽然昏倒了,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大概是最近壓力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