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懸疑靈異小說 >冤鬼契約 >第七章 一個紅薯引發的事件

第七章 一個紅薯引發的事件 (1/1)

小說名稱《冤鬼契約》 作者:阿爾薩蘭  更新時間:2018-04-24 19:32  字數:2536

於洪波這種狠角色當然不會去伙房還桶子。

楊軍等人自然也懶得去,便將四個桶子交給李東東,勾肩搭背而去。

李東東一手拎著兩個鐵皮桶,往伙房走。

墩子之前吃都柿吃多了,大醉一場,又跳又鬧又吐滿地打滾,這會醒來跟著他們從森林裡走出來,走了很遠的路,肚子已經開始咕咕叫了,心想伙房裡一定有好吃的,就蹦跳著跟著李東東往後面走。

已經是半夜時分,伙房的人早睡了,這伙房的門是從來都不鎖的,李東東拎著桶子就進去了,墩子也跟著進去,屋子裡黑乎乎的,墩子的鼻子一直很靈,就順著氣味尋找到大灶台邊,看到灶坑裡好像有東西,扒拉一陣竟然掏出兩個烤紅薯!

香噴噴的烤紅薯!

墩子開心極了,它也不貪心拿起一個紅薯就跑。

屋子裡這麼黑,李東東自然沒看到這一切,他將桶放進去就走了,出門時候大廚老何和雜工大李睡得呼呼的,還不停吧唧嘴,李東東想,這老何和大李平時不知道貪污多少吃喝,都吃的白白胖胖油光水滑,還是在伙房做事有油水。

這個時代,每個人都有定量,這些待業青年,戶口關係暫時掛在農場,他們背地議論,伙房的人一定偷吃了不少他們的糧食,每個人說起伙房都牙根痒痒的,其實還都是因為窮的緣故。男青年還好,有人會下個套子,偶爾弄個兔子吃一頓,肚子里能有點油水,女青年就只能在秋天多採摘點野果、蘑菇、松子什麼的,存起來慢慢吃,這些東西都是素的,尤其是野果,摘多了放不住就只能熬果醬,可白糖又是緊俏貨,果醬酸的倒牙,又沒人捨得往裡加白糖,肚子餓的時候吃一些果醬,只會適得其反,燒心巴肺的疼。

農場的生活清苦,鎮子裡面也差不多,青年們窩在農場還能有個工分,開個工資糧票,要是窩在家裡就只能光吃口糧,半大小子吃窮老子,誰家能有富裕糧食給他們吃呢。因此青年們內心不滿,卻也只能留在這裡,回家會被家人嫌棄的。

若是換個人,趁著伙房的人睡覺,一定進門摸點吃的再走,李東東是老實孩子,根本沒有這個的想法。墩子吃飽了紅薯,美美地伸個懶腰,找到女青年的宿舍,女青年宿舍裡面的門插上了,這當然難不倒墩子,它蹲在窗戶上鐺鐺鐺敲了幾下,半夜這幾聲很刺耳,這宿舍裡面是個靠後窗戶的大炕,貼著窗戶誰的姑娘嚇一跳,打開窗子看了看外面什麼都沒有。而這時墩子已經呲溜一下從窗戶跳進來,正好跳入一個人被子上,那人睡的香,翻身嘟囔一句,借著月光一看,正是李東梅,墩子很開心地湊過去,鑽進李東梅的被窩裡,美美地睡起來。

早上墩子是被一陣叫罵聲吵醒的,它揉著眼睛坐起來,看到女青年們已經都起來了,正端著水盆在外面梳洗。

墩子跳下炕,這看看,那摸摸,可是誰都看不到它,它覺得好無聊,看到桌子上有紅頭繩就拿過來系在耳朵上,還打個蝴蝶結,對著鏡子,美美地照來照去。

說來也奇怪,這紅頭繩系在墩子的耳朵上,別人竟然也都看不到,一個姑娘編完大辮子,轉身去拿頭繩,手一摸,頭繩不見了,姑娘捏著辮梢問:「誰看到我頭繩了?」

大家都忙著梳洗,李東梅說:「沒人拿你東西好好找找。」

這時一個女青年氣喘吁吁跑進來:「東梅,快去看看,老何抓著東東不放,說他偷紅薯呢。」原來剛才的叫罵聲是老何!

李東東只有十五歲,比這些女青年都小,人又乖巧,大家都當他是自己弟弟一樣,一聽東東被人抓著,也顧不得找頭繩了,跟著李東梅呼啦啦就往男宿舍走。李東東和於洪波、楊軍住一個屋,都是鐵架硬板床,東東是最聽話的一個早早起來,將水打來給兩個人洗臉,剛把水拎回來,老何就找上門,抓著李東東不放,說他昨晚為啥偷紅薯。

「我沒拿你東西,昨晚把桶子放那我就走了,誰拿你紅薯了?」

東東反駁著。

「好好的紅薯少了一個,昨晚就你去了,不是你還能有誰?」

老何人長得肥胖,李東東人瘦小,像是老鷹抓小雞。

正鬧著,李東梅趕到了,她根本就不知道,此刻自己肩膀上站著一隻張牙舞爪耳朵上還扎著紅頭繩的松鼠。

「何師傅,你可不能欺負人。」李東梅喊道。

「欺負人?我都問了,昨晚他送桶回去的,丟了個紅薯不是他拿還能是誰?」「姐,我真沒拿。」李東東掙扎著。

「沒準你半夜起來夢遊別吃了呢。」

懶洋洋的聲音響起,於洪波不知什麼時候起來了,靠著門框說。

「你才夢遊呢。」

老何不依不饒。

於洪波晃悠悠走過來,伸手點了點老何的肩膀:「你他媽別給臉不要臉,看我們待業青年好欺負?」

老何畢竟是正式工,看不起於洪波這樣的青年,大聲問:「欺負你們能咋地?」

「咋地?老子抽你。」於洪波的手說著就上去了,一拳就把老何打倒在地。

「你媽的!」老何爬起來,瘋了一樣沖向於洪波。

其實於洪波並不是單純為李東東說話,只是他一大早被老何打擾了美夢,出來管個事還被老何看不起,當著這麼多男女青年,面子如何過得去,他必須用拳頭來說話。

兩個人打在一起,這時別的宿舍的男青年也都醒了,都圍著看,沒人想去把人拉開。

李東梅喊著:「別打了,別打了。」李東東試圖彎腰去拉架,於洪波喊:「李東東,滾遠點,老子就是要給他們點厲害看看,正式工了不起啊?我艹。」

楊軍在一邊涼涼地說:「可不是了不起,哥們那37斤定量不知道落他狗肚子多少,吃的肥賊似的,該揍。」

「都給我住手!」常隊長的聲音響起,墩子看到常隊長跑過來,忍不住縮了縮脖子。它無意中吃個紅薯沒想惹來這麼多麻煩。

「於洪波,你的調令還沒到就打架,想不想轉正了?老何,你那麼大歲數,和孩子計較什麼?」

常隊長几句話就把人分開了。

於洪波站起身,擦了流血的鼻子一把。老何則罵道:「毛沒長齊呢,就偷東西!這種人還要轉正?隊長,這種賊爪子就得砍了。」

李東東哭著:「我沒偷紅薯,隊長,我沒做這事。」常隊長皺著眉頭看看雙方:「好了,好了,一個紅薯至於嗎?大早上就給我鬧騰,該幹啥幹啥去。」

隊長發話了,人群三三倆倆散去。

墩子看到於洪波吐出一口帶血的吐沫,低頭狠狠地發誓:總有一天,老子連你也幹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