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懸疑靈異小說 >冤鬼契約 >第九章 搗亂

第九章 搗亂 (1/1)

小說名稱《冤鬼契約》 作者:阿爾薩蘭  更新時間:2018-02-16 01:57  字數:2526

林美顏也說不清自己是怎麼被葉限救出來的,反正稀里糊塗人就到了後山茶園裡。

「你等一下,我馬上回來。」葉限將她放下。轉身就不見了。

「老天爺,葉小姐這就是傳說中的俠女吧?」

林美顏撫著胸口,站在山上尋找家裡著火的地方,過了一會,她覺得有點不對勁,這火怎麼越燒越旺,好像還出現了幾個起火點呢?

按道理說,家裡人的意思只是想燒死自己,不會看著火往別地方蔓延的呀?這會又沒有什麼風,那些地方是怎麼著的火?

過了一會,葉限回來了。

「什麼情況?」

「燒的可熱鬧了。」這時天已經馬上就亮了,東邊浮現魚肚白,林美顏看到葉限臉上有些興奮的神色,嘆口氣道:「我看著好幾處著火點,可是別的地方也燒起來了?」

葉限點點頭:「人在做天在看呢。」

原來葉限方才轉身回去查看情況,剛進門就遇到梅姨。

梅姨看到她很是驚訝,看看左右無人,一把抓起她胳膊就拐進灌木叢。

「我家小姐,可是逃出去了?」

葉限點點頭。

「叫她跑得遠遠的,千萬不要回來,太太和大少爺要燒死她呢,真是作孽啊。」

葉限心道這倒是個有點良心的,便低聲問:「你可知道他們為何要謀害自己的親人?」

「許是小姐在外面惹了很多亂子,都說她是……唉,那話髒的不行,我是講不出的。」

「因為林家祖父曾經留給林小姐一百畝水田,現在她回來想把這些田要走,好好過日子,林家自然是不想給的,就這樣,打算把人燒死一了百了。」

梅姨愣住:「什麼?為了那些田?」她想不到竟然是為了財產,親生母親就要害人。

「你們家太太會把地契放在哪呢?」葉限見梅姨眼光閃動,急忙解釋道,「我是幫林小姐問的,她現在身無分文,家裡人能對她下死手,以後怕是沒法生活了,不如拿回一點財產,本來那就是她的財產啊。」

梅姨想想也是,林家人能放火要燒死這個女兒,著實太叫人寒心,她低聲道:「太太將貴重的東西都收在梳妝台下面的柜子里,不過上面有鎖的。」

葉限點點頭:「多謝你,看來這個家也不是各個壞人,你還是很疼林小姐的。」

「看著一點點長大的,哪個能不疼,其實小姐變成這樣,太太他們也有錯,當初嫁過去也是圖人家在杭州有茶葉銷路,指望著做兒女親家發財的,後來親家做不成,反倒成了仇家,自然是都恨小姐不聽話。」

葉限聽了這話,對這林家的厭惡又加重一層。

不是我要收拾你們實在是你們這家人不地道,竟然為了財產想放火燒死女兒,我這是替天行道。

林太太和兒子看著熊熊燃燒的客房小院,神色黯然。

「娘,你該高興才是,她在外面惹出多少亂子。」

「總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唉,怎麼想到能走到這一步?」

林太太嘆口氣。

「哼,她要是個要臉的就不該回來,更不該回來搶財產,一百畝水田,還真開得了口!」

「那的確是你祖父留給她的。」

「就是祖父母當初太縱容她,把我們家名聲都壞了,現在也好,既然老人家那麼寵她,就送她下去團聚好了。」

林家哥哥笑了一下。

這時他老婆喊道:「天啊,那裡,那著火了!」

她指的是自己院子的方向,火光衝天!

林家人急忙往那院子跑,張羅著叫人來救火。

這邊亂成一團,卻看到林太太的房間也燒了起來。

林家人這才慌了神,呼喊著救火,還有人跑出門去找左鄰右舍幫忙一起救火,一時間大人哭小孩叫,林太太看著自己房間里火越來越大,將一座屋子全部都包圍起來,哭喊著:「東西,我的東西都在裡面!」

說著就要往裡撲,被她兒子一把拉回:「娘,什麼東西在那?」

「地契啊,我把地契都放在梳妝台那的柜子里……」話沒說完,她兒子推了她一把:「那你還不去找來,想要被一把火燒光嗎?」

林太太被兒子一把推進了房子,屋子裡都是煙,仔細辨認,火竟然是從梳妝台那個方向燒起來的。林太太又怕又擔心,急忙往那邊摸索,外面窗戶紙畢波畢波地響著,她好不容易摸索到梳妝台那,低頭一看,那柜子已經被燒的剩不下什麼,眼前一黑幾乎要暈倒過去。

她急忙往外跑,一根被燒垮的橫樑落下來,正好砸在她腿上,她嚎叫著:「救命,救命,救命啊。」

她兒子在外面問:「娘,地契,地契都在嗎?」

林太太剛要說不在,轉念一想喊道:「在……都在這。」

一個人影閃進來,她兒子貓著腰用濕毛巾擋著口鼻鑽進來,「娘,地契呢?」

林太太再也忍不住哭叫道:「燒了,都燒的乾乾淨淨,那柜子都燒塌了。嗨嗨嗨……」她被煙熏的不住咳嗽。

她兒子臉色大變:「你騙我?」

這時就聽兒媳婦喊:「當家的快點,屋子要塌了。」

她兒子扭頭就跑,林太太喊道:「救我,救我!」

她兒子心想,那麼重的橫樑砸著,我一個人怎麼拖的出來,再磨蹭這屋子就倒了大家都逃不掉。

這林家後來發生的一切葉限是不知道的,她趁亂摸到林太太房間,將那柜子打開,找到地契,小心地放進旗袍裡面的口袋裡,又看那柜子里還有幾樣不錯的首飾,也一股腦拿出來,然後在柜子里放把火。

「我什麼都沒有了。」林美顏看著燃燒的林家,露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什麼都沒了,別說田地,我親媽親哥哥竟然還想燒死我。」

葉限好心地說:「我這還存著你一萬多塊,看你這麼可憐,我可以給你點錢做安家費,你在這附近租個房子,找份工作也能活得下去。」

林美顏聞言眼淚掉了出來:「葉小姐,你果然是刀子嘴豆腐心,我實在想不到,在我最艱難的時候竟然是你幫我。」

葉限很是謙虛:「我沒有那麼好,因為我們的約定就是我要護你周全嘛,安頓好你,我也就能放心離開了。」

說話時,她又摸了摸口袋,那裡有一百多畝水田的地契,她心裡樂開了花,過了這段時間,找個人出面,將這些田都賣掉,那可是好大一筆錢呢。這可不是偷,自己是幫人復仇,理論上看只要想害林美顏的人都在自己報復之內,拿走他們的地契,就是最大的報復。這筆生意還是很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