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懸疑靈異小說 >冤鬼契約 >第三章 大方的葉小姐

第三章 大方的葉小姐 (1/1)

小說名稱《冤鬼契約》 作者:阿爾薩蘭  更新時間:2018-02-03 09:20  字數:2610

「我知道嘛?我能知道嘛?要是啥都知道,還能讓這案子拖到現在嘛。」

金署長慢條斯理地喝著茶水,眼睛滴溜溜轉,在葉限和陳飛揚身上不住打著轉。

「聽說你排查了這倆月出殯的人家。」

葉限開門見山。

「可不是嘛,就差扒人家墳去了,沒用,沒有人家用童男童女陪葬的,這四個孩子不是那麼回事。」

金署長又往嘴裡扔個花生,卻發現對面那面目清秀的年輕人賤巴唧唧地沖自己笑。

笑嘛啊。金署長下意識地摸摸自己下巴,沒沾東西啊,怎麼那人笑的慎得慌。其實陳飛揚是看著他扔花生那動作和小松鼠墩子一個模樣,忍不住就露出賤兮兮的笑容。

「金署長,你覺得孫寶柱和那四個孩子失蹤,能是一個人乾的嗎?」

葉限給他又倒上茶,對小兒招手:「再來幾個點心,要最好的。」

小二一聲得嘞,手巾往肩膀上一扔,溜溜達達去後面叫碟子。

金署長這才心滿意足地又滋兒了一口茶,半眯著眼睛,美滋滋地說:「好茶啊,上好的碧螺春,再來點杏仁茶,那是再好不過咯。」

葉限一招手:「小二,再來壺杏仁茶。」

陳飛揚見金署長這麼裝模作樣的有些惱怒,奶奶個腿兒的,俺老陳在未寒時都沒你吃的這麼恣橫,你這老小子,仗著自己是署長就在老子面前作威作福,絕對不成。

說著眼睛一眨,就見金署長哎呦一聲,咬了自己腮幫子了!

「哈哈,金署長,你這是饞肉了啊。」

陳飛揚拍手笑道。

金署長嘬著牙花子,右手捂著腮幫子苦笑:「饞個屁,昨個我媳婦做的貼餅子鬧小魚,我吃個滾肚圓,也不知是得罪了哪路神仙,好好的咬了腮幫子,哎呦,這個疼。」

葉限看了陳飛揚一眼,後者急忙憋著笑低下頭去。

杏仁茶上來了,自來紅、自來白、茯苓餅、鮮花玫瑰餅、切邊缸爐、薩琪瑪、蜜貢、蓼花、一品燒餅也都端了上來,小二邊上一樣邊唱一聲,最後還奉送一碟子小雜拌。

金署長的眼睛美的眯成一道線,陳飛揚眼角斜撇著這一桌子點心碟子,心裡道這可是下了血本了,這老金怕是要倒霉,葉限可不會白送這麼多東西出去,一準兒要加倍撈回來。這麼一想,他心裡立馬舒坦了,拿塊薩琪瑪塞到嘴裡,大口吃著,聽著金署長講自己查案的經過。

「按道理說,那四個孩子都是一溜地方丟的,老孫家住的地方離碼頭有點遠,不像是一起案子,不過……」

金署長說到這,頓住了。葉限又給他倒茶:「金署長是老江湖了,我聽人說這天津地界的事就沒你不知道的。」

這麼漂亮個小美人給自己端茶倒水,金署長頓時美滋滋的:「我覺得這是一碼事,一伙人乾的。」

「為什麼?」

金署長看看周圍,探著頭壓低聲音道:「我問過了,孫家丟孩子那陣,有個打小鼓的恰好路過,他說有個人帶著孩子,直往碼頭那邊走的。」

打小鼓指的是走街串巷收破爛的,手裡拎著個小鼓,邊吆喝著邊鐺地敲一下。

「往碼頭邊走也不一定就是一夥的人吧?」陳飛揚問。

「不是,不是說帶孩子那人,我說那打小鼓的,我問過老孫家了,平時沒打小鼓的過去,怎麼就那天偏偏來了一個?碼頭工人窩棚那可是打小鼓的最得意的地方,見天都往那跑倒蹬東西去,所以我琢磨著那打小鼓的有問題,可又找不到這人了。」

「老孫那幾天癱瘓在家動不了,媳婦忙著給他買葯煮葯,外面有人喊著藥糖,那孩子就出去買藥糖,橘子薄荷冒涼氣兒.吐酸水兒,打飽嗝兒,吃了我的藥糖都管事兒,小子兒不賣,大子兒一塊……」金署長吃的滿意,喝的舒坦,竟然亮開嗓子學著吆喝起來。

茶館裡眾人跟著鼓掌,有人喊著:「金署長這嗓子真脆生啊,跟小水蘿卜似的。」

金署長起身抱拳正得意著,忽然從門口傳來一聲怒吼:「好啊,你在這和漂亮姑娘喝茶吃果子,你這老不要臉的!」

一個虎背熊腰的女人直直衝過來,只見她一身大紅旗袍,裹著肥胖的身子像人家吊在房樑上的金華火腿,燙著一頭大卷,妝化的濃艷,通紅的大嘴叉子,咧開就噴人:「你這不要臉的,不是叫你早點回家給我老娘去祝壽嗎?這女的誰啊?看你吃的這個恣橫,幾天沒抽你皮子癢了吧?」

周圍人哄堂大笑,因為大家都知道金署長是個妻管嚴,金太太訓他跟訓孫子似的。

金太太一把拉過金署長耳朵,金署長哎呦哎呦叫著:「我的太太哦,你輕點,小心你那嬌嫩的小手。」

葉限憋著笑,拉了陳飛揚一下,趁著茶館裡面鬧成一團,悄悄溜了出去。

「嗨,俺還沒吃完呢,那薩琪瑪真好吃,不沾牙。」陳飛揚砸吧著嘴,有點意猶未盡。

「不花錢的東西,你還吃個沒完了。」葉限瞪他一眼。

「不花錢的……」陳飛揚恍然大悟,「好啊,你點了一桌子東西,沒掏錢!」

「怎麼著?他可是地頭蛇,再說我也沒問出多少東西,幹嘛巴巴的掏那錢啊。墩子呢?把你口袋那些花生給它幾個。」

陳飛揚從懷裡掏出墩子,小傢伙睡得真香,小腦袋一下下往下點著。

「餵飽了小傢伙,咱們要放鷹去。」

葉限伸手揪了墩子耳朵一下,墩子睜開眼,有點茫然。

「吃吧,吃吧,吃飽了變個漂亮的……」陳飛揚一愣,「唉,不對啊,咱們也不知道那拐子是專門偷小子還是丫頭啊,這鼠崽子要變成個啥呢?」

葉限想了想:「先變個五六歲的男孩子吧,白凈一點,好看點。」

陳飛揚點點頭:「這點小事,嘿嘿,那五千塊能分俺多少啊?」

葉限眉毛一立:「你想要多少?」

「五五。」

陳飛揚口氣很大。

葉限搖頭:「你當我的錢都大風刮來的,多大個臉敢五五分。」

「那四六?」陳飛揚見葉限不動聲色,只能繼續跟上一句:「三七!」

「好,就三七。」葉限一笑,目光閃動,「記住了,是三七啊。」

「三七,三七。」陳飛揚得意地摸摸後腦勺,這時他發現墩子忽然瞪眼愣愣地看它一會,嘴角竟然像是笑了一下。

「小東西,你笑什麼?有啥好笑的?」

葉限當然不會告訴他墩子到底在笑什麼,指著一方向道:「走吧,去那找個店先住下,熟悉地形後放鷹。」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在頂部加入書籤記錄本次的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請向你的朋友推薦本書,蘭嵐謝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