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懸疑靈異小說 >冤鬼契約 >第九章 狗咬呂洞賓

第九章 狗咬呂洞賓 (1/1)

小說名稱《冤鬼契約》 作者:阿爾薩蘭  更新時間:2018-01-31 03:34  字數:2502

證人出了事故不能再問下去。小武明知道郝欣在裝模作樣,可又無可奈何,只是看著郝欣本來是只是美美地暈倒過去,卻不防被葉限好一頓掐捏,人中破了皮,眼淚鼻涕也都流出來,滲在破皮的地方,鑽心的疼。這郝欣雖然是小家碧玉,卻也是從小富養長大的,中學時就有男人捧著,哪裡受過這等苦楚,當即不顧形象嚎啕大哭,嘴巴一直咧到耳朵邊上,真像葉限講過的那個「張三兒。」

有警察在走廊聽到審訊室裡面鬧得不可開交,扒著門縫往裡看,小武一把拉開門,那警察閃了個大腚蹲兒還不忘伸長脖子看著咧嘴大哭的女人,心裡琢磨著哭起來這麼難看,怎麼就能迷得那小子神魂顛倒去殺人呢?

走廊里好幾個人都探頭往裡瞄,小武見這情景,暗自慶幸不是單獨審問她,否則真是渾身是嘴也說不清的呀。

莫聆音猶豫一下還是走上前去扶著郝欣,低聲勸道:「別哭了,武警官也沒說什麼啊,就是核實下情況。」

「還沒怎樣?明明我是受害者,現在卻把我當罪犯審問,這是做什麼?」

郝欣叫喊著。

「叫她哭,美醜都是她自己的事,看這大嘴巴咧的,鼻涕眼淚一起流,噁心死了。」葉限抱著肩膀不陰不陽地說。

小武點點頭:「真的很醜。」

郝欣捂著臉,嗷的一聲就往外跑。莫聆音急忙說:「武警官,我們先回去了。」

小武點點頭,葉限則微笑一下:「小心點啊,別碰到……」

話音未落,就聽著走廊盡頭傳來一個女人的怒罵聲:「郝欣,你這個殺人犯!」

葉限雙手一攤:「看吧,想提醒來著,還是晚一步。」

小武愣了一下,他認出這是秦三小姐的聲音。

「你怎麼知道秦家人會來?」小武問。

「因為我們一起進門的時候,一個警察鬼鬼祟祟的,一看就是被秦家人收買了。」

葉限扭著腰肢走出門,回頭對小武勾勾手,叫小武湊過來說話,小武半信半疑過去問:「你想說什麼?」

「笨蛋啊,還把祖傳的首飾拿去當,秦家送上來的錢不吃白不吃,吃了不白吃,長膘的,我要是你,呵呵。」葉限說著轉身就走。小武緊走幾步跟上,因為走廊盡頭已經鬧得不可開交、

「你還我的女兒,還我的女兒。」

一個中年女子抓著郝欣的胳膊不放。

莫聆音拉扯著:「秦家阿姨不好這樣的呀,是楊家鋒殺的人,不管郝欣的事。」

葉限靠著牆,作壁上觀。

「莫小姐,你腦子糊塗了啊,她能害我女兒就能害你,這樣的人你還能繼續做朋友?」秦三小姐紅著眼睛瞪著莫聆音,後者有點膽怯地向後退了一步:「秦家阿姨,郝欣到底有沒有罪還得警察和法官來看啊,我們又不曉得什麼的。」

「我曉得,我曉得我好好的女兒沒招誰沒惹誰,就是因為倒霉被這喪門星纏上丟了命,我好不容易拉扯大的女兒啊,我的丹丹啊。」秦三小姐性格剛強不想在人前落淚,急忙用手捂住臉。

趁她鬆手的機會,郝欣拔腿就跑,秦三小姐回過神來,急忙就去追。莫聆音獃獃地真在原地,眼神一片茫然。

葉限輕輕捅她一下問:「怎麼?心有戚戚?」

莫聆音嘆口氣說:「葉小姐,我有點看不懂了,我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對還是錯。」

「不用想了,錯了,都是錯的。」

葉限冷笑一下,這時就聽著樓下又是一陣喧嘩,有警察喝問道:「這裡是警察局,誰叫你們進來的?」小武暗叫事情不好,匆忙下樓。

葉限看著小武的背影緩緩說道:「莫小姐,你是個有擔當的女子,我還是很喜歡你的,不想看你執迷不悟,你這個好朋友真是太可怕了,和她走的太近,很容易成為第二個擋刀的人。」

莫聆音渾身一抖:「葉小姐,你相信郝欣將秦丹推出來的?」

「其實你已經相信了,卻還在努力說服自己不要信,莫小姐,郝欣對你就那麼重要,還是你陷入助人為樂的快感中不能自拔了?」葉限問。

莫聆音喃喃自語:「難道……真的……」

警察局門口已經圍了好些記者,很顯然,這些都是秦三小姐帶來的。

秦三小姐站在門口痛斥郝欣間接害死女兒,這一個月來還四處躲藏不想講出事情真相。郝欣不住地說著:「我沒有,不是那樣的,都是秦丹她自己……朝三暮四……啊,人都沒了,我不能說秦丹壞話的。」

說著就捂住嘴,淚水簌簌往下落,哭的極為凄美。

這樣鬧騰一陣,秦三小姐聽郝欣竟然故意在記者面前這樣說女兒,氣的眼前一黑暈倒過去,又是一番折騰,等大家都回過神來,郝欣已經不見蹤影。

小武忙的滿頭大汗,舉目四望。葉限笑道:「看你這點本事,就這點眼力還做警察,郝欣早跑了。」

小武忙著招呼人將秦三小姐抬上車送醫院,一面又攔著記者,不許他們亂報道。

等亂紛紛的場面漸漸維持住,他低聲對葉限道:「我希望你不要摻合這件事,郝欣這個人不值得幫忙。」

「你怎麼就那麼確信我會幫郝欣?也許和我簽訂契約的另有其人呢?」

小武一愣:「什麼意思?」

「有時候,眼睛看到的,耳朵里聽到的並不是真相。」葉限翩然轉身,留下一頭霧水的小武。

莫聆音用鑰匙打開門,聽著堂屋裡傳來郝欣的哭聲。

「郝欣,你沒事吧?」莫聆音小心翼翼地走過去問。

「你說呢?剛才那麼混亂,我被那姓秦的女人抓著,被那些記者圍著時候你在哪裡?你還是不是我的好朋友?」

郝欣站起身,惡狠狠地看向莫聆音。

「郝欣,你怎麼能這樣說呢?這一個月來我一直在幫你啊,那會太混亂了,我也沒辦法靠近的。」莫聆音漲紅了臉解釋道。

「哼,說的比唱的好聽。你幫我?你幫我什麼了?不就是提供個破房子,其實是滿足你們有錢小姐的虛榮心吧?」

郝欣鼻子里冷哼一聲,極為不屑。

「你真過分,郝欣,今天我算是知道了什麼叫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莫聆音想到在警察局的那一幕,心寒到極點,「我終於知道秦丹是怎麼死的了,你這種人不值得人同情。」

「誰要你同情?」郝欣嘴一撇,「你當自己是聖母瑪利亞。以你的家世財力,你若真的想幫我,秦家能鬧成這樣?別搞笑了,莫聆音,你是想看我的笑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