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懸疑靈異小說 >冤鬼契約 >第二十二章 漁翁之利

第二十二章 漁翁之利 (1/1)

小說名稱《冤鬼契約》 作者:阿爾薩蘭  更新時間:2018-01-06 06:18  字數:2590

這天上午,有人敲響了土地廟的大門。

「什麼事?」那廟祝打開門,皺眉看著門口站著的那幾個人,他在這鎮子多年,鎮子上很多人也都見過,認出這是下營盤的人。

「道長,我們聽說中營盤做了法事,我也下營盤也想做。」

「你們村子出了何事?」道士心裡納悶,自己並沒有在下營盤找到下手目標,怎麼下營盤的人要做法事呢?

一個年輕人粗聲粗氣道:「道長也知道,咱們下營盤這些年風調雨順,一切都很好,可是咱們不能比中營盤差啊,他們能請道長做法事,我們也能,錢還要多出一倍!定要將中營盤比下去。」

道士認出,這年輕人是村長的侄子,果然一副財大氣粗的模樣。想想也是,他在這鎮子生活多年,深知這三個村子都是互相比著來的,看來很快上營盤的人也得找上門來。這道士對上營盤還是頗為忌憚的,畢竟武當派就在那裡。

他想了想道:「好,我帶上法器,這就和你們去。」

道士回到廟裡,鎖好自己房間的門,這才背著做法事的器械跟著下營盤的人下山去了。

待這一行人漸漸遠去,葉限、召南以及老賈和小武、元綬從樹林中閃出來。

小武沒想到,一大早元綬就派人叫他過去。

「聽說你們今天打算探探土地廟的底?」

元綬問。

小武點點頭:「是,我和葉小姐商量過了,賈大叔安排下營盤的人將那廟祝調走,我們進去看看那人到底是什麼來頭。」

「好,我和你一同去。」元綬語氣淡然,像是在說一件很平常的事。

小武愣住,師兄怎麼想著攪合這些渾水?之前不是說什麼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要自己不要和招惹那廟祝,更不要和葉小姐走太近嗎?怎麼這才兩天的功夫,心思就變了?

元綬乾咳一聲,像是要說服自己:「我們是名門正派,武林領袖,剷除這些邪門歪道,造福百姓是我們的職責。」他接著看向小武,「對吧?」

小武能說什麼?你是掌門弟子,你說什麼都是對的。

正如葉限上次所說,土地廟裡間的房門是鎖著的。這可難不倒召南,只見他拿出一根鐵絲,插進那舊式大鎖。擰了幾下,鎖子就被打開了。

召南往旁邊一站,笑著做個請進的手勢。葉限站在他身後,剛要抬腿進去,卻被元綬拉了一把,沒等葉限反應過來,元綬已經進去了。

召南沖葉限笑了笑,大白牙看著很是氣人。

大家走了進去,見這屋子裡一切都很正常的樣子,正中掛著老君像,供桌上放著供品,有本地的水果和饅頭,葉限看卡周圍,沒發現哪裡不對。

元綬指著牆上的畫像道:「那不是老君像。」

小武和召南都是一愣:「啊?不是?」

在他們眼裡這就是很正常的老君像啊。

「看這裡,這個部位,還有這裡……」

元綬上前指點他們看那畫像不同的地方。

「這供奉的畫像看似老君像,其實不是,實際是張天師門下一個被逐出的門人,這弟子當年以長生不老的妖術成名,而成就這種妖術據說要用無數童男童女的魂魄。」元綬指著那畫像解釋道。

「十七歲至陰體質的少女,都死於陰曆八月十五,除了靈兒其他魂魄無存,是了,這就是那傳說中的妖術!」召南氣憤地一掌拍在供桌上,那桌子上供奉的果盤哐當響了一下,葉限道:「咦,這蘋果的響聲怎麼這般清脆,不像是果子啊。」她伸手就要去摸那盤中的果子,元綬按住她手背,低聲道:「我來。」

這聲音格外深情低沉,小武眉毛一挑,看著元綬拿起那果子。

「這是骨頭雕的果子。」

元綬說道。

「骨頭!」

大家都愣住了。

「對,骨頭,還是人骨。」

「你怎麼知道那是人骨?」召南問。

元綬含笑不語,一副我就是知道的樣子,看的召南心裡一陣膩歪:你裝,你繼續裝,看誰會哭到最後。

「這一切已經證明,是這道士害了靈兒,甚至還害了好幾個鎮子里的女孩子!」葉限判斷道。

老賈痛心疾首:「對,咱們鎮子每個村都有土地廟,大家習慣了這些廟的存在,誰能想到這廟祝會害人呢?道長,這可怎麼辦啊?這道士不知已經害了多少人,要是送到警察局,我們又沒有實際的證據。」老賈提出的的確是個大難題。

用江湖規矩,暗中將道士除去自然是皆大歡喜,可從老賈的角度看,最好能將人繩之以法才好呢,可惜,沒有明面上的證據表面都是道士所為,不能隨便抓人。

幾個人都皺著眉頭,思忖這事情如何了解。

小小的房間里,氣氛頓時緊張起來,葉限悄然抬頭看了元綬一眼,後者正看著她,目光炯炯,恨不能拆吃入腹,葉限瞟他一眼,煙波如同秋水,婉轉又多情,元綬的身子瞬間酥了半邊。

就在這時,不遠處林子中傳來布谷鳥的叫聲:布穀布穀吧……

元綬臉色微微一變:「那道人馬上回來了。」

原來元綬來之前做好了準備,命令幾個小道童守在樹林中,一旦發現那道士有情況馬上用暗號聯絡。

眾人只好推出房間,召南最後鎖門前還確定一下屋內所有物品沒有被翻動的痕迹。

「一切還要從長計議,下午我們商量一下如何解決這件事。」

元綬看向葉限提議道。

葉限一笑:「好啊,我都聽你的。」

這話說的小武和老賈都有些愕然。尤其是小武,看看葉限又看看元綬,面紅耳赤,不知道的以為偷情的是他呢。

元綬很享受被葉限全身心信任的感覺,上山時還回頭深情地看了她一眼。

葉限也雙目含情地望著他,萬縷情絲都在山風中蕩漾。

回到客棧,葉限就說道:「收拾下,趕緊走。」

召南不解:「不是還要一起商量個結果嗎?」

葉限哈哈大笑,笑的眼淚都出來了。

她按著自己的眼角,小心翼翼,希望不要笑出魚尾紋來。

「我在那土地廟扔個牌子。」

召南大驚:「什麼牌子?」

「自然是掌門弟子的東西,昨天在他身上摸來的,色令智昏,那混球自己身上丟了東西都不曉得,等那廟祝回去定然會去武當山尋仇,好一頓惡戰呢,咱們早點走,濺一身血那就不好了!」

召南明白了,原來葉限將元綬的一個牌子扔到那廟祝的房間里,待廟祝回來,定然知道那自己秘不示人的房間已經被人窺破,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是武當的掌門弟子——元綬。

一場惡戰不可避免,他們只要坐收漁翁之利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