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懸疑靈異小說 >冤鬼契約 >第十七章 隱藏在時光中的秘密(下

第十七章 隱藏在時光中的秘密(下 (1/1)

小說名稱《冤鬼契約》 作者:阿爾薩蘭  更新時間:2018-01-04 07:41  字數:2415

「這樣的排列……的確有問題。」

老賈連講帶比劃,將整件事情和盤托出,秋葉道長的眉頭鎖緊了。葉限在一邊喝著茶眼睛向四周張望,她總覺得這竹林里好像還有別的眼睛在盯著自己,身上怪不舒服的。

「道長可知這是什麼秘術?」

秋葉搖搖頭:「這種邪門歪道我從不知曉,以五行排列的確是有問題的,可惜小道才疏學淺,窺不透這其中的秘密。唉……」

他嘆口氣,看向葉限:「小道有一事不明,葉小姐,既然你說是靈兒找你,靈兒的魂靈若是一直都在,為何要二十二年後才能離開這裡?她是受了什麼轄制?」

「這個我也問過她,這個靈兒真是沒用。」葉限說到這裡,重重地放下茶杯,啪的一聲,她性子爽利,最討厭含含糊糊的懦弱女子。坐在一邊的小武嚇了一跳,他也是才知道大師兄這些年原來心裡某個角落始終裝著一個女子,這女子就是師兄心中的白月光硃砂痣,他忍不住瞟了葉限一眼,又急忙看向秋葉,卻看到後者一臉平靜說道:「靈兒是山野村姑,沒見過什麼世面,死的時候只有十七歲,還請葉小姐多多包涵。」

他這樣說話,葉限到不好再說靈兒不是,只能繼續講道,「她死的稀里糊塗,至死都以為是你把他推下去的,死了之後一直守著那井,不能離開半步,就是魂靈也是渾渾噩噩,什麼都不知道,看不到聽不到,就是知道渾身冰冷,一直浸在水裡。」

聽葉限這麼說,秋葉痛苦地閉上眼睛:枉自己修行一輩子,竟然不知道靈兒的魂魄一直在井中受這等痛苦。

葉限見秋葉對一個魂魄都這般有情有義,對此人的印象一下子就好了,也不想再奚落他。

「後來,也不知過了多久,她忽然發現自己能行動了,可以飄起來,繞著中營盤,但是很奇怪,她想來道觀見你,問問你為何害她,卻始終不能走上上營盤,無論怎麼努力都不行,像是在這兩個村子之間有一道無形的禁制,於是她就離開這裡,在世間飄蕩,後來在別的魂魄指點下找到了我,現在……」葉限嘆口氣,「她的魂魄實在太弱了,繼續長途跋涉怕是要魂飛魄散,我既然和她簽訂了契約,就得保證契約完成前她能存在,所以我將她安置在一個穩妥的地方,並沒有帶回來。」

秋葉對著葉限拱拱手:「多謝葉小姐想的周到。」

「道長,你認識的靈兒一直這麼柔弱嗎?」召南問。

他看到秋葉儒雅淡然,老賈又是個能幹的人,這樣兩個人,青年時代想必也是很出色的,如此出色的人不可能都看上一個唯唯諾諾柔弱又糊塗的姑娘,莫非靈兒變成這也另有隱情?

「靈兒雖然沒多少見識,可她愛說愛笑,過去能滿山跑,像……像個小鹿,跑的也快,還會爬樹摘果子呢。」老賈回憶起當年的靈兒,唇邊盪起笑容。這麼多年過去,對靈兒的懷念早已經無關愛情,更多的是對自己青春往事的眷戀。

秋葉也點點頭道:「不錯,靈兒自小跟著祖母長大,很是能幹,家裡的活計都能拿得起放得下,很喜歡說笑,不是那等渾渾噩噩什麼都不懂之人。」

「這可就怪了,一個人活著時候什麼樣,死了的魂靈基本也就什麼樣,怎麼一個聰明能幹的小姑娘死了就柔柔弱弱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記得呢?」

召南提出了疑點。

葉限本以為靈兒一直都是這樣唯唯諾諾的窩囊樣子,沒想到她活著時候充滿了活力,也對,只有這樣的生動活潑的姑娘才能打動人心,讓他們二十二年之後說起她都會不由自住露出微笑啊。

「難道她缺少了魂魄?」秋葉做出判斷,「或者說她被人取走了魂魄。」

一個人,不管活了死了,魂魄都是一點不能少了,少了就會迷迷糊糊,什麼都不知道。小孩子受了驚嚇,就叫丟了魂,老人會拎著反勺子在門上敲打著,嘴裡念叨著:「回來啊,回來啊。」這就是在叫魂呢。葉限覺得這點最有可能:靈兒被人取走了魂魄。

靈兒的死不是孤立的,是龐大事件中的一環,而那個人的目的就是取走魂魄。

十七歲的女孩子,金木水火土的死亡排列,死後一無所知的魂魄,這些都將問題的關鍵指向邪術。

「就是邪術!」小武激動地站起來,也不知他天生就是嫉惡如仇,還是因為現在做了警察的緣故一說起這些就很投入。

「我去找師兄,師兄見多識廣,一定能知道這是什麼邪術。」

說完,小武發現自己口不擇言。你的大師兄就在這裡,你說去找見多識廣的師兄,這不是在變相的承認大師兄見得不多,識得也不廣嗎?

果然,葉限幸災樂禍地看他一眼,小武急忙解釋道:「大師兄,我……」

「掌門師弟平時涉獵多,不錯,我們這就去問問他。」

秋葉好像根本沒意識到小武的話哪裡不對,臉上反倒帶著被人點醒的大悟之色。

召南心道,這秋葉道長還真是個心胸開闊之人,可惜他竟然因為內疚放逐自己,不做掌門弟子,白白便宜了元綬那小子。想到這,他的目光打個轉,嘴角有一點嘲諷的笑意。

小武興沖沖的就往竹林外走,葉限始終坐著不動,召南本來已經起身,看到葉限坐著便低聲問:「你……」葉限眼睛一瞪:「什麼腌臢男人的房間,我不要去,讓小武把他叫來就是。」

秋葉本來已經走出幾步,聽到這話,轉過身,語氣溫和:「葉小姐不必多慮,我那掌門師弟最是乾淨整潔的,他博聞強記聰明好學,老賈的毒就是他解開的。」

葉限站起身,有點不情願,就聽小武的聲音傳來:「師兄。」

召南急忙去看葉限,後者神色不動,只是雙手按住桌子。

老賈迎上去粗聲粗氣地道謝:「多謝道長,我這命算是撿回來了。」

「你體質好,那毒竟然就真的解了,其實我也是並無多大把握。嗯,小武,你們在討論何事?」

聲音清朗,雲淡風輕。

小武一邊走,一邊將事情大致講一遍,他講的極快,葉限只聽著嘰里咕嚕,秋葉見元綬不住點頭,心裡想怪不得元綬能做掌門弟子,他的悟性真不是一般的高,小武講的這麼快,幾近語無倫次,他竟然都能聽得明白。

召南卻在心裡冷笑:裝,你再給我繼續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