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懸疑靈異小說 >冤鬼契約 >第三章 假髮逃跑了

第三章 假髮逃跑了 (1/1)

小說名稱《冤鬼契約》 作者:阿爾薩蘭  更新時間:2017-12-27 09:58  字數:2396

葉限跟著初七走到前面店里,拉開燈,燈光下店內的器物都安靜地各就各位。一點異樣都沒有。

「假髮呢?」

葉限氣呼呼地問。

「剛才就在這站著呢,我還以為是墩子搞鬼,一把抓下來,結果那假髮下面什麼都沒有,它是自己飄下來的。」

想到暗夜中一個假髮從樓上悠悠蕩蕩飄下來,忍不住打個寒顫:「太可怕了,葉小姐,你還是不要戴假髮了。」

「那現在假髮呢?在哪呢?」

葉限冷笑:「別說那假髮又自己上樓了。我看你是報復我吧,我下午抓你去逛街,你懷恨在心。」

初七急忙分辨:「沒有的事,葉小姐,逛街你還給我買好吃的。我可是一點怨言都沒有。」

「真的沒有?」

「真的,真的。」

「那好,天亮了咱們繼續逛,我還要去百貨公司呢。」

「啊?」初七目瞪口呆。

「你別看著初七老實就可勁欺負人家。」

召南已經穿好衣服起來了,在店裡走了一圈,將瓶瓶罐罐看了一遍,接著指著樓上道:「走吧,上去看看那假髮。」

打開門,葉限堵在門口:「你們等一下,我先進去。」

她剛才可是才從這屋子爬起來,床上被子還攤著,不想倆男人就這麼大模大樣的進去。

很快,葉限拉著門說:「進來吧。」

果然,那假髮還掛在原來的位置,安安靜靜的。

「它竟然真的還在原來位置。」

初七指著那假髮道。

「不,我睡覺前還試著戴了一下,將它放在梳妝台上而不是掛在那,但是現在看,這假髮自己走錯了位置!

初七嚇得躲到召南身後。

這一個來月只是晚上睡不著的時候能聽到前面傳來的各種聲音,但也只是只聞其聲不見鬼影,這些都能忍受,可剛才是親眼看到那假髮立在那,自己又伸手去拿了,一想到這裡,初七毛骨悚然,盯著那假髮,他甚至覺得假髮好像好對他露出微微的笑容。剛才抓假髮的那隻手也毛毛的。

葉限走過去,一把將假髮拎起,用力晃了幾下,並沒有什麼異常。

葉限回身從梳妝台上抓起打火機,啪的一下火光亮了起來。

「不過是個假髮,大不了一把火燒了。」葉限將打火機對準假髮,此刻她也忽然明白那假髮為啥沒回到梳妝台去,因為那裡有打火機,這個假髮一定會害怕打火機。

果然,火苗湊過去,呲啦一聲,騰起一股毛髮的焦糊味道。

「啊。」那假髮扭曲著,發出一聲女子的尖叫。

初七嚇的渾身一抖,召南摟住他輕輕拍著他肩膀:「不怕,不怕,沒事的。」..

「你是誰?為什麼作祟?」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逃出去而已。」女子的聲音響起,是那假髮在說話,聲音細若遊絲,深夜中聽起來很是恐怖。

「你是誰?回答我?」

「我」

那假髮沉默了。葉限啪的一下,火苗再次亮起,假髮不住扭動:「不要燒我,不要燒我。「

「那就說明白你到底是誰?怎麼回事?這假髮里是你的靈魂?」

「唉,這麼多年,我渾渾噩噩地活著,也忘了自己是誰,就記得心裡委屈,想要出去找仇人報仇。」

「你的仇人又是誰?」葉限冷笑,「連自己是誰都記不清了,你還能記得你的仇人是誰嗎?」

假髮像是被葉限的話提醒了,過了一會又嘆口氣:「是,你提醒的很對,我什麼都記不得,如何能報仇?只是心裡酸楚,就覺得好像有很多事,好多委屈都想對人說,可又不知要說什麼,到底是怎麼回事。」

那假髮被葉限拎在手裡一動不動,初七也就不覺得可怕了,在一邊說道:「原來你是個糊塗鬼!「

那假髮忽然騰地一下立起來:「小東西,你懂什麼,我被困在這頭髮里太久,要是放我出來可能就會想起來。」

初七本來湊過來看,假髮一立起來,嚇他一跳,啊地一聲:「叔叔,你看她又嚇唬我。」

「好了好了,我們店裡奇奇怪怪的東西太多了,初七,我和你講,這個算不上可怕,反正她又不咬人,不要害怕。」召南低聲安慰他。

葉限隨手將假髮扔給召南:「找個有東西的罐子把她扔進去,讓她們好好聊聊,也許聊的多了就能想起來自己是誰,要做什麼事,我是最討厭這種糊塗鬼的,什麼都講不清,想聽個故事都不行。」

初七哆哆嗦嗦跟在召南身後下樓,見召南來到前面店里,找了一個陶罐子,拿起來看看,將假髮塞了進去。

假髮還雜掙扎:「你們不能這樣對待我!」

「你是買來的,就相當於我們的奴隸僕人,曉得嗎?」

召南用一張紅紙將罐子口貼上,拍拍手道:「好了,睡覺去吧,這傢伙不會再出來了。」

初七跟著召南回房間,走到門口時又回頭看了那罐子一眼,

回到自己房間,初七也不知是怎麼睡著的。稀里糊塗中好像聽著前面店里傳來悠悠的哭聲,聲音很尖細有氣無力,初七想,應該是那個假髮鬼在哭吧?想想她也可憐,自己糊塗的什麼都不記得了。

第二天早上,初七起得很早。

洗過臉看到葉限和召南都沒出來,聽聽前面沒有特殊的聲音傳來,便壯著膽子拎著掃帚去了店面里。

初七從門口開始掃,掃到貨架那,探頭去看昨天那個罐子,初七大叫一聲,天哪!那罐子上的紅紙不見了!

初七顧不上害怕,朝罐子裡面去看,空空如也,那假髮不在了!

初七低頭去尋找,看到紅紙掉在地上被撕成兩半,初七喊道:「墩子,你又做什麼了?」

小松鼠墩子從房樑上落了下來,跳到初七肩膀,指著地上的紅紙吱吱吱叫了幾聲。

「是你撕的,對不對?」

松鼠又吱吱叫了幾聲。

「你啊你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

初七猜到了事情是怎麼回事。昨晚召南將假髮扔到罐子里時一定被墩子看到了。墩子昨天就躲在假髮里玩,一定是趁著他們睡覺打開紅紙,掏出假髮蒙在身上玩,然後假髮就失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