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懸疑靈異小說 >冤鬼契約 >第十四章 陰謀陽謀

第十四章 陰謀陽謀 (1/1)

小說名稱《冤鬼契約》 作者:阿爾薩蘭  更新時間:2017-12-27 09:58  字數:2564

方晚晴坐好後,尹仲良才緩步走下樓來。

召南端著盤子上菜。

「我覺得還是分餐好一些,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了。」

白慶文建議道。

「對,各吃各的,毒死也礙不到別人。」

方晚晴笑了。

正在喝水的尹仲良聞言,一口茶水差點嗆到,他急忙用餐巾紙捂住嘴巴,悶悶地咳嗽兩聲。

白慶文搖搖頭:「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

「沒人和你們說笑話,這不是沒明擺著嗎,我們中間有一個兇手。躲在暗處一直在殺人。」

「你懷疑我?」

尹仲良放下杯子問。

「琳達怎麼死的,當時只有你們三個在後面。」

方晚晴聲音忽然間變得很冷冽。

這時召南將一盤魚香肉絲放在她面前,她端起碗,旁若無人的開始吃起來。

白慶文看看尹仲良又看看方晚晴,低著頭,一小口一小口吃著米飯,並不敢去夾菜。

「是意外,路太滑了,琳達沒站穩摔倒了,誰都不想這樣,但事情已經發生。」

方晚晴笑笑:「這話你等著對警察說吧,已經死了三個人,哦,不對,五個人,還有兩個人被泥石流埋了,怎麼會這樣呢?難道當年你們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老天都看不過去了?」

這話說完,白慶文和尹仲良臉色都不怎麼好看。

方晚晴故意又加上一句:「咦,臉色都這麼差?莫非你們都真的做過?」

「吃飯吧。」尹仲良嘆口氣。

白慶文還是一小口一小口的扒拉著米飯,他不敢吃菜。

方晚晴看他謹小慎微的樣子,又刺激他:「白先生,其實白米飯里也可以下毒的呀。你不過是看白米飯沒有什麼味道,以為下了毒一定能嘗出來,其實呢這世界上無色無味的毒藥多著呢,你是學醫的,應該很了解的。」

「現在這情況,不好這麼說話的。」白慶文嘟囔一句。

飯桌上的空氣很是沉悶。

只有方晚晴一個人很開心地吃吃喝喝。飯菜是召南送來的,她相信以召南的能力,這些飯菜不會有問題。

吃過飯,召南又來收拾碗筷。雖然背對著方晚晴,方晚晴還是能感覺到他內心洶湧的怨念。

她搖頭暗笑,看看板著臉坐在那的兩位男士,起身道:「我要去午睡了。下雨天睡覺天,這是天留人,哦,到底是留人還是留命,現在還不知道呢。」

說著就扭著楊柳一樣的腰肢款款上樓。她換了一身淡紫色鑲黑邊的旗袍,腰肢盈盈一握,尹仲良忽然就想起十年前那個夜晚,忍不住喉頭一緊。

這時雨已經停了,尹仲良和白慶文一前一後走了出去。

他們倆一路走,來到一處空曠地方,呼吸著空山新雨後的空氣,白慶文低聲問:「這裡沒什麼人,你可以說實話了。」

「我說什麼實話?」尹仲良從口袋裡摸出煙盒,抽出一根煙遞給白慶文,後者則擺擺手,尹仲良自嘲地一笑:「對,你怕中毒。」

中毒兩個字,有種咬牙切齒的狠勁。

「琳達是怎麼死的?」

「滑倒了摔到竹子上。怎麼,你懷疑我殺了她?」尹仲良低頭看著腳下的泥水。

「她當時很奇怪,不過算了,死了也好。」

白慶文忽然一把搶下尹仲良手中的香煙,惡狠狠地捏在手裡,用力揉搓成一團:「明人不說暗話,這次的事有人搞鬼,咱倆必須聯合起來,否則我們都要被搞的身敗名裂。」

「什麼意思?」尹仲良見白慶文表情猙獰,手不自覺的握緊了拳頭。

「尹仲良,你現在可是江南首富,有頭有臉的人物,這件事被爆出來對誰都不好。」

「我不能明白你到底是什麼意思?什麼事?」

尹仲良強自壓抑住內心的惶恐,故作鎮定。

「十年前的事,還用我提醒嗎?當年你對方晚晴做了什麼,你自己清楚。」

「你怎麼會知道」

尹仲良忍不住後退一步,倒吸一口涼氣,看著白慶文眼中的凌冽神色他終於明白過來,「你當時和孟卓在一起!你們也對她」

「對她怎樣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這件事如果因為死人的事情被爆出來,這可是有失體面,咱們現在的一切都要完蛋。」

「那你說怎麼辦?」

尹仲良將皮球踢給了白慶文。

「一切的癥結都在那個假的方晚晴身上。」方晚晴這三個字是從白慶文牙縫中擠出來的。

「你怎麼知道她是假的?」

「因為真的方晚晴已經死了。」

尹仲良的心漸漸沉了下去,他忽然想到琳達衝進竹林抱著竹子不放,喊叫著小心臭男人的情景,他一把揪住白慶文的西裝領子:「你怎麼知道?當年你們對她做了什麼?你們殺了她?」

「貓哭耗子假慈悲,你說我們做了什麼?我們不過是喝多了點,做的事和你沒什麼不同,是她自己,是她自己發瘋,又哭又鬧的,還抓著我廝打,誰知道推一下就能碰到大石頭上,怎麼就那麼巧。哦,就和你今天推了琳達一把,她不就那麼死了嗎?」

白慶文說的輕描淡寫。

「畜生,你們這幫畜生!」

尹仲良又要再次撲上去,白慶文伸手道:「得了,都什麼時候了,當你自己純潔無辜?咱們這些人沒一個乾淨的,不錯,就算方晚晴當年喜歡你,和你做那種事是心甘情願,可你敢讓你太太知道嗎?還有魯娜,別以為你們倆的關係能矇混過關,琳達是怎麼死的你比誰都清楚。就算十年前的你比我們大家都無辜那麼一點點,現在呢?現在你洗的乾淨嗎?想想清楚,現在只能要麼讓那些人都閉嘴,要麼等事情鬧大,咱們就等著身敗名裂。」

身敗名裂!

尹仲良搖晃一下,那個年輕服務生的臉在眼前晃動。

他像是溺水之人忽然抓到稻草:「魯娜和孟卓都是你殺的!」

「怎麼?你不該感謝我幫你處理麻煩嗎?孟卓破產了,抓著我們當年的把柄四處要挾,還有魯娜,這個女人會徹底害死我們。」

白慶文的聲音冷冰冰的。

尹仲良長長地呼出一口氣:「那你說怎麼辦?」

「製造一起意外,除了你我,這裡所有人都一併除去,意外死亡,那三具屍體也消失的無影無蹤,等警察來了一無所獲。」

尹仲良倒吸一口涼氣:「所有人這也太」

啪!樹枝折斷的聲音。

白慶文喝道:「誰?」

尹仲良忽然想到召南說他們的人就隱藏在山莊里,忍不住打了一個冷戰,而白慶文已經朝著發出聲音的地方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