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幸得君 >第513章 終了

第513章 終了 (1/2)

小說名稱《幸得君》 作者:默溪  更新時間:2018-09-30 18:36  字數:3926

「老身拜見殿下……」

「母妃快快請起!」陸苒珺親自扶起裴老王妃後,又行了一禮,「兒媳苒珺,日後勞母妃多多費心了。」

裴老王妃微微一愣,似是沒想到她會如此,回過神後,便親切地拉著她看了看裴瑾琰又看了看她。

「費心談不上,就是委屈殿下了,」老王妃笑道:「吉時已到,準備拜堂吧!」

「是……」

「多謝母親!」

裴瑾琰牽著陸苒珺的手朝正堂走去,心中略鬆了口氣。

跟在他們身後,眾人才陸續起身,一時間王府又恢復了熱鬧。

正堂里,禮官高唱著:「新人一拜天地……」

陸苒珺與裴瑾琰雙雙拜向天地,再起身,又拜高堂。

按禮制來說,陸苒珺這般已經是給了平王府最大的顏面了。

原本以她的身份,拜的是皇帝才對,更別說還給老王妃行禮了。

由此可見,她也是真心想嫁入裴家。

這點讓老王妃很是滿意,投桃報李,即便身份在哪兒,她對這個媳婦兒也會多份真心。

禮官高唱結束後,陸苒珺留在宴席上,先由眾人敬完了酒才離開。

她沒有注意到,人群里有人一直在注視著她,目光繾綣眷戀,絕望而又平靜。

離開時,她腳步微微一頓,朝著人群中掃了一眼。

突然有些不大舒服,陸苒珺輕掩住嘴,便沒再注意身後。

織雲扶著她,「殿下可是不舒服了?快含個酸梅會好些。」

已經到了房裡,打發了喜娘,沒了外人自然也就沒再顧及。

陸苒珺含了個酸梅在嘴裡,道:「不必擔心,方才吃的都是茶水,不礙事的。」

「是,可您累了這些天,還是早些歇下吧!」

「王爺那兒……」

「王爺那兒東籬跟南悠會安排,您還是早些歇著吧!」

「也好,」陸苒珺沒再拒絕,她是雙身子的人,以往在軍營里一夜不睡也不會感覺多疲憊,可現在的確有些堅持不住了。

卸了妝容,散去釵環髮髻,陸苒珺很快便入睡了。

待到稍晚些裴瑾琰回來,瞧見的便是睡在大床上的身影。

正紅的底色將她襯得更為白皙,眉目如畫。

裴瑾琰坐在床邊看了好一會兒,才輕輕抬手吩咐了聲,去耳房梳洗。

平王府熄了燈,有人卻在高處一直站到了黎明才離去。

太原城外,寺里鐘聲悠悠蕩開,彭希瑞一襲白衣沾著晨露,緩緩拾級而上。

大殿內,鬚髮皆白的老主持捻著佛珠,睜開雙眼。

「施主為何而來?」

彭希瑞跪下,閉上眼虔誠道:「為贖罪而來,望大師收留。」

老主持嘆了口氣,「我佛慈悲,既然施主塵緣已了,老衲就遵循天命吧!」

揮了揮手,有小沙彌端來了剃度用物,蒲團上跪著的人並未睜開眼。

老主持起身,親自來到他身後,「落了發就是我佛門弟子了,你可還有什麼想說的?」

彭希瑞睜開眼,動了動唇:「願卿一世安好!」

隨著他的話落下的是一縷髮絲。

所有的記憶,就像這三千煩惱絲般,一點點落盡。

到了最後,什麼也不剩下。

彭希瑞起身,雙手合十行了個禮,「多謝主持大師。」

他低頭,眼帘處滑落了晶瑩。

老主持沒說什麼,命人將他帶了下去。

最後看了眼來時的路,彭希瑞跟著小沙彌轉身離開。

平王府內,陸苒珺與裴瑾琰敬完茶回到正房,後者的嘴角就沒平過,惹得屋裡伺候的丫鬟們也調笑連連。

織雲扶著陸苒珺坐下,與東籬幾人領頭跪下,道:「奴婢恭祝殿下、王爺締結良緣,自此琴瑟和鳴,同德同心,千歲千歲千千歲。」

裴瑾琰頷首,道:「賞!」

「奴婢謝王爺,謝殿下……」

眾人陸續起身退下領賞,只留了織雲在跟前伺候著。

陸苒珺撫著微微鼓起的肚子,手撐著腦袋,「邊境給我來信了,你猜猜說的什麼?」

「邊境?塔塔爾又出什麼幺蛾子了?」裴瑾琰不以為意,只盯著她的肚子瞧。

「倒不是,只不過之前我送的那份大禮,他們已經收到了。」

「哦?」從她的肚子上收回目光,他道:「哈布日只怕不會善罷甘休了。」

這話怎麼聽都有股幸災樂禍的味道。

陸苒珺點點頭,「草原那一大片地方寸草不生,他們也只能一退再退,這一場仗,無論從近從遠來看,都是我大興完勝。」

「如此,你可安心了?」裴瑾琰拉著她的手,輕輕摩挲著。

指腹間的薄繭讓得她微癢,卻不忍心離開。

「以父皇的手段,我自然是安心的。」陸苒珺說道。

算算日子,她大概是正月里臨盆吧!

真好,以後會是個太平盛世。

……

仲秋時,宮裡來了賞賜,帝後的,太后的,以及讓陸苒珺沒想到的陸婉清也送了東西。

再有就是陸泓文,陸峰等人。

陸苒珺皆一一回了禮,到得陸婉清時,她看著那封隨禮一塊兒到的信,良久不語。

她與陸婉清可以說比之後者與陸子媚親近,可也就是因陸子媚的事,她們之間有了無法彌補的裂痕。

當初的事,她從不後悔,便是再來一次,她相信自己也還是會那麼做。

可這信,她又該如何回呢?

不知何時到了她身後的人抽走了信,淡淡道:「不知怎麼回就莫回了吧,韓霖將她護得很好。」

不然,又怎會有這封信的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