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穿越未來之當家做主 >第361章心動

第361章心動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當家做主》 作者:故夢千城  更新時間:2017-12-27 08:22  字數:2290

一直等到他對水火的控制力加強,這種情況才改善過來。

九尾天狐擁有九種屬性,其中有很大的概率出現相剋的屬性。雖然他們與生俱來的天賦可以讓他們不用承受如同旁人一般擁有相剋屬性會帶來爆體而亡的下場,但你能不能控制好能力,就另當別論了。

畢竟,血脈只帶給了他們天賦,卻給不了他們控制能力的經驗。

青蘿在妖獸星域的時候,也見到過擁有不同屬性的妖獸,但它們最終的結果無一不是落得個凄慘的下場。

修為全廢還是輕的,最慘的是,在不同屬性的碰撞下,直接爆體而亡,那才是凄慘。

所以她現在見到顧祁鈺能夠將這兩種相剋屬性運用自如,除了自豪以外,更多的還是心疼。

他,為了今天的成就應該是吃了很多苦吧。

此時被青蘿心疼的顧祁鈺卻是抬頭輕咦了一聲,快速走了幾步,然後蹲了下來,手放在地上,似乎是在臨摹著什麼。

青蘿跟著走了過去,就看到他面前的道路上有一塊突出來的石板,石板上刻畫了一個手拿巨劍的男性人類。

這幅畫上也不知道到底是誰刻的,明明只是用最簡單的工具雕刻而成,但卻意外的很清晰,讓人可以清楚地看見畫上人的每一絲線條。

雖然這幅畫很大,但如果不是顧祁鈺用水流把這附近的灰塵沖洗乾淨了,他們現在還不一定能夠看到這個。畢竟那一層厚厚的灰塵,完全覆蓋了這個地方。

「青蘿,你說這個是幹什麼的?」顧祁鈺好奇地說道「也不知道這個男人是做什麼的。」

顧祁鈺瞅了一眼那雕刻的男人身上的肌肉和魁梧的身軀,然後默默地看了一眼自己白皙得可以跟女孩子相提並論的肌膚,他深深的嫉妒了,低下頭不去看,來個眼不見為凈。

青蘿倒是往上面瞄了幾眼,只因為如果沒有遇上顧祁鈺的話,這樣有著結實肌肉和小麥色皮膚的人,才是她喜歡的對象。

顧祁鈺沒聽見青蘿的回答,下意識的抬頭朝她看了過去,然後就看到了青蘿看得目不轉睛,對這上面的男人一副『深情款款』的表情,頓時火了。

他伸出手捂住青蘿的眼睛,「男女授受不親,非禮勿視,這個道理你不懂嗎?不就是一個長得壯一點的男人嗎?有什麼好看的,你們這些女孩子實在太膚淺了。」

青蘿先是茫然了片刻,但很快她就察覺到了顧祁鈺的語氣當中透著一絲不被察覺的委屈。

她眨了眨眼睛,小聲說道「其實,第一眼就喜歡上你的才是膚淺的人吧。」

就顧祁鈺長成的這個樣子,第一時間就喜歡上他的人,不是膚淺的喜歡臉的人,那是什麼。

青蘿本以為她說完這句話以後,顧祁鈺會和她鬧起來,但沒想到他突然把手收了回去,放在背後,壓根就沒有聽清楚她在說什麼。

顧祁鈺把青蘿轉了個邊,固執的說道「你不許回頭看。」

青蘿轉過身的時候,視線不小心掠過他的耳朵,發現白皙的耳朵此刻紅成一片,不免有些奇怪,她也沒做什麼啊,怎麼就害羞了?

顧祁鈺見青蘿背過身去,臉上露出一抹放鬆下來的笑容,他握了握拳頭,似乎又想起了剛才把手放在對方的眼睛上時,手心上傳過來痒痒的觸感。

說起來,青蘿的眼睫毛好像很長呢。

如果青蘿此刻轉過頭去的話,就會看到顧祁鈺的臉上紅成了一片。

過了半晌,他終於恢復了表情,輕輕拍了拍恢復平常溫度的臉頰,他突然想到了自己好像忘了什麼事情。

但是到底忘記什麼事情了,他又不太記得。

此時被留在基地里,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楚天離如果知道了顧祁鈺的所思所以,大概會淚流滿面的表示,原來自己的存在感就這麼低嗎?好想去大哭一場。

顧祁鈺想了半天,還是沒有得出結論,他於是決定問一下青蘿「青蘿,你覺不覺得我們好像忘了什麼?」

青蘿一愣,她很快就想到了楚天離,但她才不想讓一個外人來擾亂她和顧祁鈺之間的這種氛圍呢,於是她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顧祁鈺想了半天,還是沒有想起來,於是甩了甩頭,決定把這件事情暫時放下了。反正自己想過好幾遍的事情都沒有想起來,那就說明這件事情並不重要。

基地里的楚天離「………我還是去大哭一場吧。」

一個真沒想起來,一個假裝沒有想起來,兩人一起把這件事情仍在腦後,開始研究這幅畫。

功夫不負有心人,果然還是被他們發現了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顧祁鈺按下男人手中拿著的巨劍劍柄,劍柄所在的位置頓時向下凹了下去。

然後一道打開的石門出現在兩人面前,青蘿和顧祁鈺對視了一眼,確認了對方的想法,就很默契的一起踏了進去。

在他們倆進去不久後,這座城市又迎來了幾波客人。他們之間明顯是認識的,但顯然並不是什麼密切的友好關係,這一點從他們對對方的警戒態度就可以看出來。

雖然他們的關係不太好,但對彼此都很忌憚,所以一時之間,反而達成了一種詭異的平衡。

這種平衡一直到他們看到了被顧祁鈺清洗的那一片區域後蕩然無存。

周圍都是一片灰塵,就這一個地方整潔乾淨,這簡直就是再說這個地方被人捷足先登了。

這些人見到以後,臉色黑的那叫一個徹底,他們顯然沒有想到居然會有人能夠在他們之前來到這個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