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重啟九七 >第三三零章 祭祖大典

第三三零章 祭祖大典 (1/2)

小說名稱《重啟九七》 作者:雲中怪客  更新時間:2017-12-27 07:06  字數:2273

白天林振華等一大幫老頭拐給林福榮一家跪拜磕頭,晚上報應就來了,剛剛吃完年夜飯的林福榮一家被分派到清洗祭器的任務。

祭器就是祭祖用來盛放祭品之物,這些祭器連同祭品都是要用來祭祀祖宗的,絲毫都馬虎不得。

祭祖儀式上用的祭器洗滌擦拭,都要由主脈長族來親自備辦,萬不可經由他人之手,如此方能顯示對祖宗的虔誠。

在古代,甚至有「國之大事,在祀與戎」的說法,言簡意賅,常為後人引用而成習見之語,今人一般將「祀與戎」理解為祭祀與戰爭,如沈玉成先生《左傳譯文》云:「國家的大事情,在於祭祀和戰爭。

由此可見,對於國人來說,祭祀是和戰爭相提並論的大事。古代社會中,一般主持朝廷大祭活動的只能是一國天子,其盛況比軍隊出征還要隆重得多。

中國的祭祀活動主要是由周朝流傳下來的,周朝時祭祀有六器,分別為壁、琮、、璋、琥、璜。

蒼壁禮天,為藍色的圓扁形的玉。

黃琮禮地:黃褐色方形的瓶子。

青禮東方:東方屬木,木色青。神為蒼龍,祭器用青色的長方形的圭。

赤璋禮南方:南方屬火,火色赤。神為朱雀,祭器用紅色的長形而半尖似刻刀形的璋。

白琥禮西方:西方屬金,金色白。神是白虎,祭器用白色刻成虎形的玉。

玄璜禮北方:北方屬水,水色黑。神是玄武,祭器用黑色半圓形的璜。

最開始的祭器都是古代最為金貴的青銅器,後來陶瓷盛行之後,祭器才逐漸演變成了瓷器。

原本這清洗祭器的活計一向都是由族長一支來做的,但是林福榮家族認祖歸宗,居然輩分要比百歲高齡的林華生還要高一輩,沒奈何,這項活計只得落到林福榮一家頭上。

林氏宗族所使用的大部分祭器為陶瓷、銅器,這些祭器都已經封存一年了,一年不見天日,灰塵早已布滿厚厚的一層。

把多達三四十件的祭器搬到一間房子,林誠看著這些祭器的灰塵臉色一下就耷拉下來,他一向是個大懶蛋,對於體力勞動從來都是深惡痛絕。

反觀林福榮、林福源兩兄弟,卻對於能把清洗祭器的任務接過來感到與有榮焉,他們是懷著對林氏祖先深深的崇敬投入到這項工作中去的,所以兩人清洗的分外仔細。

小希希、巧娟、巧鳳年紀還小,一開始她們還抱著好玩的心態加入到清洗祭器的勞動中來,但她們年紀幼小,很快就頂不住打起瞌睡來。

老媽和二嬸便帶著小希希她們回老院子睡覺,為免她們在陌生環境睡不著以及擔驚受怕,老媽和二嬸還得待在老院子里照料著不能回來幫忙。

隨著老媽和二嬸這兩大勞動主力的離開,清洗祭器的活計一下就慢了下來,好在巧玲和巧鳳從小就會吃苦的,對於擦拭祭器這項活計完全不在話下,她倆分擔了林誠大量的勞動。

林誠在家裡因為是小輩中唯一帶把的,從小就備受全家寵溺,四肢不勤五穀不分形容的就是他這種人。

林福榮看著林誠一人蹲在角落裡,笨手笨腳地拿著抹布擦拭祭器,擦完淺薄的一層灰就當祭器已經乾淨放在一邊,至於祭器角落的污跡卻置之不理,便忍不住過來指點一下林誠。

林誠看見大家都清洗得非常認真,尤其是兩個妹妹的辛勤勞動更是讓他汗顏無地,於是他也開始認真擦拭起祭器來了。

忙活了一個多小時,林誠等人終於才把祭器清洗乾淨。然而清洗完祭器之後,林誠等人還不得休息,祭品的備辦仍然由他們負責,好在這些祭品都老早就準備好了,林誠他們只要把祭品盛在祭器中就能完成任務。

……

大年初一五更天,天色正屬於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可這時林家的祠堂周圍卻被火把照得如同白晝,林福榮一家辛辛苦苦清洗好的祭器已經裝滿了各種祭品。

林楊村的全部村民以及從海內外趕來的林氏族人皆已經沐浴焚香、更衣正容,涌到祠堂這邊來,參加祭祖大典。

祭祖儀式由族長林華生主持,他雖然已有百歲高齡,但主持祭祖儀式已經十多年,對各種儀式早已駕輕就熟。

祭祖禮儀包括上香、讀祝文、奉獻飯羹、奉茶、獻帛、獻酒、獻饌盒、獻胙肉、獻嘏辭、焚祝文、辭神叩拜等。

剛剛認祖歸宗的林福榮、林福源以及林誠三人作為林氏宗族輩分最高者,分得了上頭柱香的美差。當然,這也跟林誠向林氏宗族捐獻了一百萬元修繕祖祠有關。

自古以來但凡能上頭柱香之人,往往都是財富最多者拔得頭籌。

族長林華生能在八十年代就為林楊村找到祭祖大典這一生財之道,一看就是一個現實主義者,在拿到林誠的一百萬支票後,向祖宗敬獻頭炷香的職責就落到林福榮三人身上了。

以往上頭柱香的光榮職責都是由來自印尼的林少良家族包攬的,可今年馬來林家卻只分得了獻胙肉的職責。

今年印尼林家前來濮陽祭祖的是林家的二公子林繼凡,他向林氏宗族捐獻了三十萬元,卻沒能為家族搶到上頭柱香的美差,心裡感到頗為疑惑,連忙派人打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言歸正傳,在古典樂器奏出來的禮樂聲中,族長林華生念著華夏古語,帶領林氏族人完成了祝禱、獻祭、辭神、叩拜等一系列儀式。

大概三刻鐘後,族長又帶領一批德高望重的長者進入祠堂正廳,向祖宗牌位、畫像三叩九拜,並獻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