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屍加工 >五百二十八章 拜師

五百二十八章 拜師 (1/2)

小說名稱《屍加工》 作者:墓塗  更新時間:2018-06-25 00:35  字數:3308

或許稱呼李震顫為大男孩更合適一些,曖昧的氣息在房間中緩緩的流蕩,對於李震顫的不識趣,索妮撅了撅香艷的嘴巴表示抗議。

李震顫一把將羊皮卷蓋在臉上,故意傳出淡淡的呼嚕聲,希望能夠以此能夠將腦海中的香艷抹除乾淨,可翻來覆去一直打滾,怎麼也睡不著。

他很累,第一次穿越空間隧讓全身的肌肉匱乏,沒有一點力氣,可有的時候越累越睡不著。

側眼瞥著沙發上越來越大膽索妮,李震顫只覺得血液要像火山一樣爆發出體外。

「媽的,補過了!」,李震顫只能將緣由歸咎在白天的烤肉上,一骨碌站起來,盤腿而坐,眼神半眯,頗有幾分老僧盤坐的姿態。

索妮被李震顫突然的舉動嚇了一跳,瞧著對方清心寡欲的模樣,嘴角不由的滑起一絲弧度,似乎覺得在短暫的較量中,她的美色佔據了絕對上風,隨手將已到膝蓋的睡裙微微上挑了一些,眼睛更加肆無忌憚的盯著李震顫。

妖精!

李震顫心裡暗暗罵道,這個女人簡直就是在要他的老命,真弄不清楚莫萊爾是如何將自己的生活交給這種人,眼睛雖半眯,但腦海中的香艷根本抹之不去,本想重新觀望骷髏,遲遲進不了狀態。

只能作罷,修行不行還是睡覺吧,躺在床上,透過透明的屋頂觀望著這位片浩瀚的星空,星辰閃爍,流星雲起,思緒不由的沉落在曾經熟悉的世界中,這裡怎麼會和自己的曾經一模一樣。

那些星辰又是什麼,難道是世界樹上的大陸?

流星呢,這裡不是也有著天外隕鐵這樣的礦石嗎,天外又指著什麼?

一大堆的疑問出來,腦海中的香艷一掃而空,在思考沒結果後,濃濃的睡意侵襲進腦袋。

嚶!

李震顫慵懶的睜開眼睛,頭頂的陽光直射眼縫,格外撩人。

「早上了?」,看現在狀況,應該已到了快中午的時候,真沒想到一覺睡的這麼長,本能的收縮了下被子,懶貓般向里鑽了鑽,實在是沒有一點起床的打算。

靠在躺枕上,靜靜享受著這個平靜的上午時光,隨手抽出一張羊皮情報,經過一晚上的睡眠,才感覺自己的心緒徹底靜下來。

向沙發偷瞄了一眼,那抹香艷的身影不在,心底微微有些失落,隨之收斂情緒,盤腿而坐,觀望骷髏。

三十六具白骨骷髏快速閃現,化為兩列,如同兩支軍隊,對此對立。

突然,骷髏雲動,兩支部隊如同海嘯一般對衝起來。

嗡!

只聽到一絲淡淡聲響,三十六具白骨應聲粉碎。

「怎麼無法撕裂虛空呢?」,李震顫皺著眉頭,他見識過馬哈頓破碎空間,並且也經歷過海底洋流,按道理他完全可以模仿的,即便無法撕裂虛空,但兩股力量全力碰撞,起碼應該震蕩出一絲的空間裂紋才對。

可現在連最起碼的空間原點都做不到。

撕裂虛空,空間穿梭是神魔境基本能力,李震顫遲遲不動身,便是想要將這種能力掌握。

「你想撕裂虛空?」,索妮端著一碗清湯走了進來,臉上帶著一股子可笑。

「怎麼,你是覺得我不可能?」,李震顫將骷髏一收,瞬間恢復慵懶模樣。

索妮搖了搖可愛的小腦袋,「不是不能,是你的基礎功太差。」

基礎太差?

李震顫不解,「索妮小姐,難不成到達神魔境還需要基礎不成?」

「當然,如若說普通生靈到神階是自己血脈蛻變的話,一旦踏入神階,便需要重新定位自己的修行方法,便需要讓自己的血脈更加符合自己的規則力量。」

「規則力量?什麼規則?」

索妮搖了搖頭,「我不懂,但我知道想要踏足古神魔境,便需要將自己的血脈徹底的轉化成契合世界樹的規則力量,在我的理解中,上古神魔所代表的便是極致的規則之力,我們血脈的不斷進化,便是不斷的契合規則而已。」

李震顫細細品味著索妮的話,想想自己現在使用的獻祭咒語,或許便是在溝通某種規則。

上古神魔雖然消失,但規則卻獨屬於世界樹的,所以他能夠通過獻祭藉助到力量。

從使用的智慧之神的獻祭來看,便可得出一二,開始獻祭智慧一味的剝奪資源,但隨著對智慧之主獻祭之法的越來越精深,已能夠從獻祭中得到精神轉換的好處。

獻祭是能夠有好處的,詭秘之主應該也能夠給自己帶來某種蛻變,之所以會出現虛弱透支,只能說明詭秘之主所契合的規則之力要高級的很多。

他的能力還不足以從規則中得到好處。

瞧著李震顫不斷皺起的眉頭,索妮頗有幾分錯愕,見對方眼神中不斷閃爍的精芒,顯然已參悟到了某種東西,儘管李震顫在修行上幾乎沒有一點基礎,但他憑藉自己的智慧成功的進階到現在的神魔境,這種能力,在世界樹上可畏少之又少。

「你要是有一位老師就好了。」,索妮黯然的嘆道,「起碼他能夠將你的基礎教的合格,也不至於到現在連基本的空間裂縫都震蕩不出。」

「你能當我的老師嗎?」,李震顫突然說道,基礎,他知道重要性,但是以前根本沒有時間修行普通基礎功,翡翠嶺險惡的生存環境,他必須要讓自己先強大起來。

先提升境界再修行基礎,這是他五秒鐘前制定的計劃。

「我?」,索妮無聊笑道,「你不是開玩笑吧,我是火精靈,你是亡靈法師,咱們八竿子打不著的關係,我拿什麼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