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屍加工 >四百七十二章 一條瘋狗

四百七十二章 一條瘋狗 (1/2)

小說名稱《屍加工》 作者:墓塗  更新時間:2018-05-28 02:46  字數:3311

李震顫!

艾弗的目光直直定格在最後三個字上,沒有印章,沒有手印,沒有靈魂氣息。

但就是這三個字,足以讓她提取想像不到的財富。

四下一瞧,如同寶貝一樣將字條保存在衣服夾層,臉上突然洋溢起自信笑容,大闊步買進,眼前似乎是一條康庄大道。

她本想感謝一下李震顫,可聽僕從彙報,李震顫已經回妮可生態樂園去了。

雖有些遺憾,想來這些資源也不是白白得到的,如若沒有能力,字條也不過是一張白紙。

剛剛回到傳送們,很快便被一條訊息驚住了。

艾力達發飆了!

在離開翡翠嶺的當天,艾力達直接從高加索,以巡察使的命運直接調取了五十位神階士兵,如同瘋狗一般的在艾辛格開始了大掃蕩。

半個時辰,便抓住了三個走私商人。

效率恐怖驚人,幾個晃神的功夫,十三個走私商人被捕的消息,如同疾風暴雨般襲擊了整個翡翠嶺。

艾弗豐滿的胸脯不斷起伏,在其貼身肚兜中是那張堪比珍寶的紙條。

走私,可是大罪,沾染上一點都是抄家滅族的死罪。

艾弗忍不住擔心起李震顫,她很肯定李震顫插手其中,這會不會將她牽連進去。

忍不住看了翡翠皇宮一眼,一切運行照舊,似乎沒多受影響。

十七個!

黎明到來的時候,十七個走私商人被關押進大牢中。

數量比想像中要多了一些,艾力達似乎早已知道這些商人的位置,一抓一個準。

艾弗整整一晚上沒有睡覺,時刻關注著外面的情報,生怕有一天艾力達的大軍降臨在翡翠嶺上,將李震顫捆綁抓起來。

她甚至不知何時如此關心李震顫的安危了。

然而此刻的李震顫,正盤坐在幽靜的山谷中,神情氣息平靜,身側白骨骷髏,不斷吟唱,顯然正在專心修習著白骨觀想法。

虛無之界中,白骨頭顱越發真實,似乎要生生凝聚起來一般。

「唉,還是不行!」,看著聖杯已空空如也,李震顫不免嘆了口氣,已經第五次了,精神原液的消耗一空,仍未能突破最後屏障。

骷髏之魂的凝聚,越到後面越恐怖,滿滿一整杯元液也未必支撐起整個白骨之神凝聚,他似乎進入到修行中的某中瓶頸之中。

就似差了臨門一腳,可越急越辦不成,他忍不住又想動用獻祭之法來,可想到獻祭的破壞力,又將這個想法快速打消。

「主人,有人找你!」,莫萊爾小心翼翼說道,自從李震顫知道在這裡修行後,從不敢過多打擾半分。

「很重要嗎?」

對於想要尋找李震顫的人,自然是很多,一般莫萊爾都能處理掉,只有十三大盜,海因,努努,羅德曼這樣的人物才有會親自傳話。

「他說是羅德曼派過來的。」

「讓他過來吧。」,李震顫沒有再多問一個字。

「見過翡翠領主。」,聲音很恭維,似乎對李震顫很熟悉。

出現在眼前的卻是一隻如同螞蚱一樣的怪蟲,身形和正常人類相差不大,一身黝黑的皮囊帶著細小毛孔,毛孔不斷蠕動,似隨時隨刻在吞吃周圍能量。

虛空一族!

吞吃星空能量是虛空一族最基本特徵,或許是生活於無盡深淵的關心,虛空一族對空間有極為靈敏的感知和修行天賦。

瞬間李震顫便想到和奧古一樣的虛空種族,看來隧道的另一頭應該便是無盡深淵。

「羅德曼讓你找我有什麼事?」

「老闆讓我提前通知你,他採購的東西已經到位,希望這邊能夠做好接洽。」,說完變將一張清單遞了過來。

五十萬屍體,十五萬普通生靈!

當李震顫看到訂單上簡單幾個數字,心中一喜,又不由的皺起眉來,這批貨來的不是時候啊,「嗯,知道了!」,簡單說了一句,便讓莫萊爾安頓好這個虛空螞蚱。

不愧是走私!

待對方走後,李震顫暗暗咋舌,五十萬屍體的事情幾天就辦妥當了,李震顫在手信上輕輕一抽,一張薄如蠶翼的透明信箋抽了出來,這是倆人約定好的密信。

第一座亡靈工廠已經修建起來,希望翡翠嶺能夠派更多的亡靈法師過來。

隧道盡頭屬於永恆國度的虛空帝國勢力範圍,希望老闆能夠親自來一趟。

最後便是詳細的交待了屍體出產地,他聯繫到了一位來自霧之國的商人。

霧之國是屍體和亡靈的聚集地,整個世界樹上很多流散的屍體最終都會飄散到這塊大陸去,屍體數量幾乎可以用無窮無盡來形容。

李震顫將信箋輕輕一揉,扔進水潭中自然消失掉,抬頭看著天空,這個時候接手這批貨物,實在有點太冒險。

艾力達正瘋狗一般的在艾辛格亂咬,如果讓他抓住小辮子,絕對占不了半點便宜。

可想到這是第一次訂單,更是這條通道的第一次生意,又極為重要起來。

畢竟時間不能耽擱!

當即下定主意,這批貨一定要接手。

「你看能不能殺了艾力達!」

峽谷中,羅蘭突然冒出一個恐怖想法,在其手頭上放著的正是那張羅德曼的信箋,看到十五萬普通人口的時候,驚喜的都不知該說什麼了。

「你覺得行嗎,艾力達可不是奧古那種沒背景的貨色。」,李震顫不由為羅蘭的想法感到可笑,只要艾力達出一點事,根本不需要辯解,他和羅蘭根本沒一點活命餘地。

「那你說,該怎麼弄,要不緩緩?」

「怎麼緩,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