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屍加工 >三百八十三章 技術骨幹不能丟

三百八十三章 技術骨幹不能丟 (1/2)

小說名稱《屍加工》 作者:墓塗  更新時間:2018-04-13 08:05  字數:3342

獸族地洞唯一的好處就是結構很強,不容坍塌。

即便在地底,也有非常好的通風,李震顫靠在床上,羅蘭這一招真夠頭疼的。

房間中很安靜,莫萊爾識趣的沒有打擾李震顫,她很清楚這絕對算是個頭疼的事,她想讓李震顫儘早結束這場胡鬧。

「你去柳藤部落一趟吧。」,沉默了半晌,李震顫突然冒出一句。

「我?」,莫萊爾睜著大眼睛,弄不清楚自己到冰原上能幹什麼,說好聽點她是李震顫的貼身僕人,難聽點就是依附在翡翠嶺的寄生蟲,地位看上去尊貴無比,但沒一點實權。

最關鍵的是莫萊爾根本不想獲得這樣的權利,她也沒想獲得這樣的權利。

「主人,我能幹什麼。」

「先和卡莎碰個頭,看看她是什麼想法,再說你的高原反應三天倆天也好不了,正好去冰原上換換心情。」

『可可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啊」,莫萊爾急了,她不急不行,這種影響翡翠嶺發展的大事,她一介女流根本做不了主,「你總得給我一個有目標性的任務吧。」

目標?任務?

李震顫笑了起來,事情來的太突然,他也沒想到合適的應對辦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你先和卡莎匯合,拿不定主意的時候詢問下努努。」

「努努?」,莫萊爾記得這個野蠻人在荒原上歷練了倆個月,剛剛開春的時候已經回冰原了,至於其後面發展並沒有詳細關注,此時看李震顫的態度,顯然對這個野蠻人很賞識,「他能行嗎?」

如果李震顫讓她找海因,次一點的特尼普或者雷恩,莫萊爾都不會有這樣的懷疑。

努努缺點很明顯,一是沒有實力,二是沒有大局觀,三他本身就是個野蠻人,任何一點看上去都不可靠。

「行不行,試試不就知道了,莫萊爾,遇到事情不要急,柳藤部落遷徙的事情我不管怎麼發展,但宗旨只有一個,柳藤平原魔晶礦場的技術骨幹不能丟。」

李震顫說出了自己底線。

莫萊爾將幾個要點記錄在筆記本上,對於冰原之行還是沒多少信心,「主人,要不讓海因去吧,他處理這些事情有經驗。」,想了再三,莫萊爾還是推薦了海因,作為翡翠商盟主宰,處理起來要得心應手很多,「再說,沒有了我,誰照顧你的飲食起居呢!」

李震顫笑了,現在貌似是自己在照顧她,「放心吧,讓艾薇過來,這個小妮子整天在食人魔峽谷呆著,估計膩了,實在不行,愛麗絲和香蓮都可以的,倆個丫頭雖然粗糙了點,將就著用吧。」

「這!」,莫萊爾想來想去,實在想不出合適理由,無奈笑了起來,「主人,那你呢,還要在獸族呆著嗎、」

「當然,好不容易抽出空散散心,下次不知在什麼時候了。」,李震顫感嘆著。

銀翼獅鷲直接落在鱷族地洞前,一套緊身衣的艾薇跳下來接替莫萊爾的位置,出身獸族的美杜莎,完全沒有高原反應。

倆個女人在獸洞中說了很多,莫萊爾交待最多的是李震顫生活上的每一個細節。

艾薇和莫萊爾完全是倆個不同性格,莫萊爾比較馴順,但脾氣很強,有時候耍點小脾氣,很快便會消失掉。

艾薇則不同,或許是美杜莎首領的緣故,他的原則性更強,雖然會給李震顫沖泡咖啡,也會滿足李震顫的要求,但在一些生活原則上,從不讓步。

艾薇是一個非常理性的女人,在臉龐上根本捕捉不到一點情緒,即便面對莎拉,也從不會有半點嫉妒,更不會有羨慕崇敬這樣的情緒。

恭恭敬敬的,完全將莎拉都成一位客人。

鱷族迎來了一位熟讀大陸通用語的吟遊詩人,獅子萊恩忠實的灌輸了李震顫的理念,務必要讓每一個生靈在半個月內熟悉亡靈法典。

「亡靈是整個世界前進的推動力」,吟遊詩人翻動著亡靈法典,一字一句念叨著。

趁著中午休息的時間,幾個小部落聚集在一起,快速修習著剛剛編造起來的亡靈法典。

這便是領主的權利!

他的一句話,沒想到高原上會是幾個小部落沒日沒夜的修習。

沒有了莫萊爾的困擾,第二天剛剛泛亮的時候,三人便離開了鱷族區域,向著高原更深處進發。

獸族第一站便是號稱沃野千里的萊茵草原,這是高原上唯一的草地,萊茵獅族世襲的領地。

儘管獸族遭到了大減員,草原上的獅族仍有不少,萊茵獸人駕馭著金毛獅在草原上馳騁而過,路邊能夠看到不少前來朝拜學習的其他獸人。

萊茵獅族自古以來就是獸族王族,和泰戈爾輪流掌控著獸族的統治權。

萊茵草原的最中心是一座荊棘灌木叢架構起來的城池。

帶著尖刺的荊棘灌木擁有不錯的魔法抗性,是性價比最高的魔法材料。

荊棘城門能夠容納五輛馬車通行,或許是早上的緣故,進出的生靈很少,大門倆個並排而列著一整列燃燒投石車,強壯的萊茵戰士在自己的崗位上盡忠職守。

李震顫沒有打擾萊茵獅族,他想靜靜的看看這個號稱獸族第一的城池。

街上的人影也很少,整個城池並沒有戒嚴,但只能看到稀稀拉拉的幾個身影,甚至沒有做生意的,很怪異。

三個人找了個獸族獨特的地洞餐館,餐館是有十幾個地洞相連而成的,空間很大。

房間內擺了不少桌子,每張桌子上都還有未曾干透的油垢,很明顯這裡曾經賓客不少,可當李震顫進去的時候,只有幾個萊茵戰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