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屍加工 >三百七十五章 後速進入光明城堡

三百七十五章 後速進入光明城堡 (1/2)

小說名稱《屍加工》 作者:墓塗  更新時間:2018-04-10 03:42  字數:3314

看著李震顫那狐狸式的笑容,卡索也忍不住笑了。

李震顫已徹徹底底成為亡靈君主,真正主宰這個大陸的存在。

而他,如今這幅骷髏之身,唯一有用的莫過於記憶。

羊皮協議。

根本不需要詢問,卡索很清楚,光明帝國曾經秘藏的三十九份羊皮協議是最重要的。

「羊皮協議在光明城堡!」

「我需要儘快拿到手上。」,李震顫說的很堅決,如今的光明帝國已徹底劃分在羅蘭領地,三十九份協議名譽上屬於羅蘭。

李震顫沒有羅蘭的資源,他只能靠著自己的能力了解世界,無疑光明帝國的羊皮文件,是為數不多打開這片神秘世界的鑰匙。

拒絕黑精靈使,他獲得的是對領地的絕對控制權,失去的是頂級勢力的支持。

得失只有李震顫自己清楚,在精靈掌控的帝國,一個亡靈君主的日子註定不會好受。

鯨魚酒館!

十三位強盜頭領齊齊站了起來,本想問候一聲,直接被李震顫打斷了,「帶上你們的精銳,跟我走一趟。」

根本沒有一點反駁餘地,出了鯨魚酒館,乘坐矮人機車直接進入暴風航線,在沙風小角短暫休息片刻,便火急火燎的向著光明城堡趕去。

作為曾經光明帝國的政治中心,光明城堡佔據著人族最肥沃的土壤。

「李震顫到底怎麼回事?」,紅鬍子駕馭著紅嘴鸚鵡從高空降落下來,身後跟著三隻信天翁猛禽,李震顫的命令下的太突然,他只能將領地中的一些精銳帶過來。

和紅鬍子相對的是金毛萊茵獅子,萊恩,為了速度,也只是動用了為數不多的空中力量。

倆頭雙足飛龍。

獸人的體型本就龐大,雙足飛龍的載重量優先,跟隨來的只有四個萊茵聖階戰士。

「我哪知道!」,的確從艾辛格大陸變異開始,他還沒和李震顫說過一個字,留音寶石都被完全屏蔽掉。

此時,正好看到不遠處銀翼獅鷲煽動著羽翼,立時笑了起來,「能給你答案的人來了。」

正是莫萊爾。

倆個人湊了過去,還沒發問,莫萊爾倒先開口了,「別問我,我也不知道。」,瞧著獅鷲上的幾個拇指人,顯然一路上已經被煩的不輕。

黑騎士的速度也不慢,加上中轉站本身就靠近風吼山脈,第一時間趕到了沙風小角,和其緊密相隨的是天使強盜團。

火山小惡魔煽動蝠翼,並未過多靠近,和博浪沙火鶴率領的羽族攪和在一起。

灰獨身一人,但都清楚,在他身邊不知埋伏了多少陰影精靈殺手。

天空中那搖搖晃晃的飛艇,顯然是魔晶大炮默罕默德的力量,飛艇中不時有山羊強盜的人馬落下來,倆個強盜團也不知什麼時候攪合在一起的。

十三支強盜團第一時間進入沙風小角,各自佔據有利地形,散散兩兩聚在一起,割據勢力,雖然都服從李震顫,私底下卻有不少糾紛。

作為石魔地盤和翡翠嶺交接的重要城鎮,石魔在沙風小角布置了不少石頭士兵。

十三個強盜雖兇橫荒原,卻不敢在這裡放肆,他們自然不害怕這些普通石魔,唯一需要顧慮的是石魔首領和李震顫的關係。

「翡翠領主已經上路了。」,在十三支強盜集結完畢後,一個普通的石魔士兵帶來了李震顫的消息。

而此刻,李震顫已領著卡索站在了那條被土精靈使寵物開闢出的分界線。

神魔大峽谷!

艾辛格生靈對這條峽谷新的稱呼。

高空俯瞰是一條曲線,但真正到達跟前,才知道那頭甲蟲有多恐怖,完完全全的是一座大峽谷。

李震顫撿起一顆石子,向峽谷中一拋,約莫半分鐘才聽到回聲,俯瞰而下,黑漆漆的一片,這個峽谷估計有上百米,甚至可能還要更深。

很顯然卡莫不想讓李震顫和羅蘭發生糾紛,這條大峽谷將倆片領地完全隔離開,起碼沒有飛行能力,別想讓倆個領地互通了。

「主人!」,莫萊爾駕馭著銀翼獅鷲落下來,緊跟而來的是十三支強盜精銳。

看著峽谷沿岸崢嶸石塊,李震顫已經能夠想像當時甲蟲開山破土的局面了,嘆了口氣,這便是超越君主境的實力。

以後峽谷的另一面,便算是羅蘭的領地了。

「莫萊爾,目標,光明帝國!」,直接跳到獅鷲上,他需要抓緊時間。

羅蘭現在正在和火精靈使接洽,還沒時間顧得上人族。

人族國度比起以往寂靜了很多,畢竟一下子獻祭了五十萬人口,即便再發達也很難喘過氣來。

地面雖然還很遼闊,但在田地間耕種的生靈很少,水車吱吱呀呀的轉動,卻很難看到農民下地的影子。

已經春天了,那些肥沃的土地一大部分要放棄。

獅鷲快速滑過人族的天空,一個個風貌獨特的小鎮在視線中閃過,借著雲層的遮掩,直接闖入光明帝國的最中心。

光明帝都!

以往戒備森嚴,信仰強大的光明帝國首都,此刻只能用破敗來形容,強大的光明軍團徹底消失的乾乾淨淨。

教堂大門緊閉著,聽不到半點詩歌聲,大門旁的牆壁上依稀掛著「光明先知萬福」的標語,幾個還保持著虔誠之心的信徒在教堂前膜拜了一下,便快速離開。

聖母教堂!

光明帝國十大教堂之一,但此刻已徹底的沒有了一點威嚴。

卡索靜靜的站著,儘管他是個純正的唯物主義者,看到這片殘破的國度前還是定住了。

如果他不是骷髏,恐怕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