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屍加工 >二百九十三章 馬上離開

二百九十三章 馬上離開 (1/1)

小說名稱《屍加工》 作者:墓塗  更新時間:2018-02-27 05:29  字數:3147

拉多姆斯皺著眉頭,光明帝國最討厭的莫過於死屍,骷髏,亡靈生物,他根本不屑跟骷髏打交道。

可對方的口氣,似乎是自己的老朋友。

「特尼普,我們在一起品嘗過新鮮奴隸的。」,骷髏彎下身,按照傳統的人族貴族禮儀行了一禮。

特尼普?

拉多姆斯心底猛然一陣驚愕,他再熟悉不過。

光明商盟幕後的三位神階之一,一個月前在野蠻高原上無故失蹤,現在怎麼會出現在翡翠嶺這個偏僻的小地方。

「你怎麼會?」,站在眼前的就是一個普通骷髏,完全沒有了以往靈魂穿梭者的神階氣息。

「成為骷髏吧。」特尼普看了拉多姆斯一眼,「作為朋友,我給你一個忠告,離開翡翠嶺。」

「離開?對不起,我的任務還沒有完成。」,拉多姆斯笑道,他可不是一個人,身後站著最強大的國度,光明帝國。

看了一眼石塔,翡翠試練,他現在拿李震顫不會怎麼樣。

可他能夠為光明帝國帶走一些東西,現在這片荒原,還沒有誰能阻擋一個神階的腳步。

「離開吧!」,特尼普沒有多說,他不可能告訴拉多姆斯,親眼見證了隆美爾隕落,荒原無盡亡靈的能力,「不管以什麼目的,快點離開這裡。」

拉多姆斯看著四周,商人們聚集在公告欄下,鯨魚酒館內,燈火通明,遠處的獸族神殿正在接受朝拜,唯一讓他感到威脅的只有翡翠嶺中央石碑和天空中那隻身體虛無的空靈鳥。

至於惡魔之門,倆個低級惡魔,根本算不上威脅。

「特尼普,你讓我很失望。」,拉多姆斯話音剛落,左右倆位聖階一步逼近,手中多出倆道光圈,齊齊套在特尼普手臂上,「你知道我最討厭骷髏。」,話音剛落,整隻手掌按在特尼普頭顱上。

嗤!

手掌化成通明,光芒如炬,直直注入到骷髏體內。

吱!

特尼普的身體如蛛網般出現一層層裂紋,裂紋化成無數個細小黑洞,黑洞中心則是一個個光點。

噗!噗!噗!

光束猛然從黑孔中穿射出來,骷髏軀殼,一點點向內坍塌,紅色翡翠上留下一堆骨粉。

「看在朋友的份上,我幫你解除痛苦了。」,拉多姆斯冷酷的臉上露出出了一絲微笑,他的目光直接落在鯨魚酒館前方的黑袍身影上。

李震顫。

在38號文件中,有這個荒原強盜詳細資料。

神階威勢,如同烈日,一下子從單薄的身體中爆發出來。

「神階?」

「又是一個神階!」

翡翠嶺邊沿聚滿了人,看著拉多姆斯,卻沒有幾個後退,相反眼中帶著興奮。

聖騎士看著生靈們詭異神色,有點莫名,看向神階的時候,彷彿看向獵物一般。

「你是強盜頭目李震顫!」,聖騎士還是質問道。

老李摸著地上的骨粉,「很高興見到你,拉多姆斯閣下。」

「你認識我?」..

順手接過莫萊爾的羊皮卷,輕輕朗誦道,「拉多姆斯,光明帝國聖騎士團副團長,光明商盟三位策劃者之一,翡翠嶺刺殺的實際僱傭者,對嗎。」

「你知道的可不少。」,拉多姆斯笑道。

老李點了點頭,「知道多了能讓自己活的長久一些!」

「這可是我第一次聽說。」,拉多姆斯眼中帶著幾分嘲弄,目光瞬間落在已成骨粉的特尼普上,又快速轉向李震顫身後的年輕人,羅蘭。

很顯然他們和李震顫沒有攻守同盟。

「也是最後一次。」,李震顫轉過身看了看莫萊爾,「我需要的客人請來了嗎。」

拉多姆斯眼神中沒有半點波動,身體表面卻慢慢升騰起金色光芒,流轉成一層層光之漣漪

不管有什麼樣的陰謀,在絕對力量面前沒有一丁點話語權。

「李震顫,不要故弄玄虛。」,漣漪落在李震顫的腳下,形成一道光影,光影快速凝聚成拉多姆斯的模樣。

一個,兩個,三個,瞬間上百道,一模一樣的拉多姆斯,一模一樣的冷傲神情,直直將整個翡翠嶺包圍起來。

每一個身體中散發著神階威勢,腳下流轉出一條條紋路,紋路對接流轉,光澤閃現,一座浩大的光明法陣籠罩了整個翡翠嶺。

拉多姆斯如同創世神般盯著這片罪惡領地,「將刺殺事件的元兇交出來。」

「元兇?」

骷髏快速從封印的升騰起來,剛剛碰觸光陣,立時化成一團團泥漿骨水。

李震顫的身側,倆道身影,一左一右挾制而來。

翡翠嶺上的所有人,齊齊後退,卻並不撤離,似乎在觀看一場獅虎鬥。

光芒快速凝聚,如同麻繩將李震顫捆綁的結結實實。

拉多姆斯淡淡笑著,這可不是分身,沒有人知道他還是光明帝國第一陣法師,以每一個分身為契點,能夠布置出浩大光明法陣。

每一束光芒的流轉,便能強化一次魔法陣,生生不息,原原不盡。

「馬上命令光明軍團佔領暴風航線!」

法陣一成,一切已在掌控之中。

亡靈之氣,不斷凈化,屍骸身影,不斷隕落。

拉多姆斯看了一眼已被光繩捆的結結實實的李震顫,「交出元兇?」

「我不是嗎?」,李震顫在對方眼中看不出一點殺意,似乎根本沒有想殺自己。

他的眼睛在鯨魚酒館,翡翠皇宮上掃過,那個力量連拉多姆斯都要讓步。

「那個鹿族少年,傑!」

「你找我?」,遠處一個少年問道。

拉多姆斯盯著鹿角少年,年輕,不是他這樣用魔法力量維持著的年輕,而是一種純正朝氣。

「跟我走!」,隨著拉多姆斯的話語,整個法陣中的光線快速向著傑延伸過去。

嗡!

一聲清響,拉特姆斯呆愣了一下,剛剛竟突兀感到眩暈。

笑話!

他是神階,怎麼會眩暈呢。

可回過神來的時候,呆住了,凡靠近傑的光束,化成一片片光點,聚成一團,如同春天的蝌蚪卵。

李震顫身上的繩索和傑身邊一模一樣,實質化的光束在快速分散,化為光點。

不可能!

這些光線,是他神階力量延伸。

他的力量正在被一個沒有一點修為的鹿族男子化解。

「你在幹什麼?」

拉多姆斯盯著鹿族少年,對方將一個空玻璃瓶打開,分解的光點一下子變成橘紅色。

橘紅色的光質慢慢凝聚成光束,投入法陣運轉,整個法陣如同被一位畫師快速上色。

砰!砰!砰!

分身如同泡沫般快速消散,眨眼功夫,整個法陣已被完全染紅。

「唉!」,在其身後傳來一個嘆息,本來已經化成粉末的特尼普,此刻安然的呆在他的後面。

「這是怎麼回事?」,拉多姆斯問道,他感覺自己的身體正在快速的縮水,好乾,「救我!」

分身剛剛出現,便會像氣泡一樣分解掉,拉多姆斯身上光影流轉,卻無法將這種橘紅色的粉末,排除乾淨。

哼哧!哼哧!

拉多姆斯的身體已經完全乾涸,如同乾屍般定在荒原上。

但並沒有死亡,他的體表流露出淡淡的靈魂之能,「你們殺不死我。」,他的聲音異常冷酷,如同地獄中鑽出的魔鬼。

靈魂元石!

李震顫看著對方胸口嵌入的透明石塊,看了特尼普看了一眼,他提供的情報沒錯。

咕咕咕!

天空中傳來一陣怪叫聲,拉多姆斯猛然感覺到一種不妙。

空靈鳥,靈魂主宰。

「不,靈魂元石是我的。」,可惜石塊中的靈魂力量根本抵擋不住汲取,快速湧向透明小鳥體內。

他沒有死亡,卻成了他最討厭的乾屍。

他的修為,消失了。

「你們還滿意嗎?十五天,我說過要找出兇手!」

拉多姆斯看著鯨魚酒館樓梯口站著的身影,人類婦女,小孩,個個惡狠狠的盯著自己。

自己和他們有什麼仇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