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屍加工 >二百四十五章 不動屍山

二百四十五章 不動屍山 (1/1)

小說名稱《屍加工》 作者:墓塗  更新時間:2018-02-03 09:03  字數:3200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獅子的身體,禿鷲的頭,龐大的羽翼帶著一條雄獅尾巴。

獅鷲!

這種天空霸主,卡馬爾以前只在地面上仰望過,作為家族中的嫡系,父親嚴令他不準靠近這種危險生物。

的確很大,彷彿一座房子聳立在他的面子。

「請問你是卡馬爾嗎?」,獅鷲背上露出一張精緻的美人臉,細長秀腿隨意耷拉在獅鷲倆側,細膩如霜的皮膚似輕輕一吹,便要告破。

「我是。」,卡馬爾說著,店員的申請遞上去不到三個時辰,他等到了這頭獅鷲。

莫萊爾打量著這個小不點,的確太小了,估計也只有十六歲,和荒原上的強盜相比,太稚嫩,從獅鷲上跳下來,「走吧,我在這裡可不能停留太久。」

的確莫萊爾已經感覺到城衛兵蹤影,她的到來已經侵犯了黑鐵王國的領土,李震顫特意將雙頭食人魔派來,以防不測。

莫萊爾拉著卡馬爾的手,騎到獅鷲上,吹著哨子,獅鷲拍打著翅膀快速騰飛而起。

卡馬爾盯著這座熟悉的城市,他從沒有離開過,心裡帶著激動,更帶著不舍。

他能夠感受到莫萊爾的體溫,但不敢多看,天空中的風很大,當然他更怕擁有倆個頭顱的食人魔,他從沒見過這樣的生物。

進入荒原首先感受到的就是一股嚴寒,儘管莫萊爾給了他一件皮大衣,但還是被凍的瑟瑟發抖,一望無盡的紅色中殘雜著雪花的斑白,在紅色中一塊晶瑩碧透的紅翡翠似一片鏡子鑲嵌在荒原上。

一座龐大的金黃色宮殿,一條龐大的鯨魚,一座神廟。

卡馬爾從沒想到這樣古怪的建築,根本不協調,但卻真真實實的聚集在一起,遠處還有倆座兄弟一樣的高塔。

他看到了什麼?

那些正在進行鋼鐵組裝的是石頭,和人類長的一模一樣不過卻生長著石頭身體。

另一座龐大的白骨塔基座,幾個披在黑袍中的怪異生靈正喃喃吟唱著咒語,隨時就會有一些骨頭粉碎掉融合成一團骨棒潛入到合適位置中。

骨台已經搭的很高了。

卡馬爾的眼神落在領地最中心,那裡有一個穿著黑袍子的年輕人,當然比他要大的多,他知道那是這片領地的主人,那枚翡翠印章上有他的頭像。

「歡迎你,卡馬爾!」,李震顫彎身行了一禮,伸出手彷彿是在歡迎一位人類國王。

卡馬爾出身貴族,他精通貴族禮儀,報以微笑,輕輕握手,隨後給了李震顫一個擁抱。儘管李震顫比他要高的多。

「見過老闆!」,一路上莫萊爾教給他很多,比如翡翠嶺的每一個居民都會這樣親切的稱呼李震顫。

李震顫本想多說幾句,天空中出現了一排黑點,十二人一隊的獅鷲騎士,毫不客氣的沖入翡翠嶺。

最中間的金毛獅鷲上坐著一個威嚴男子,全身包裹在黃金鎧甲下,就連面部也戴著一塊獅子形狀的金面具。

剛剛降落,騰騰殺氣,撲面而來。

聖階獅鷲騎士,而且是經歷過戰爭洗禮的獅鷲騎士小隊。

「卡馬爾,跟我回去!」,聲音冰冷完全是命令,直直的盯著李震顫身後的少年。

「父親!」,卡馬爾的聲音很微弱,像個女孩,腳步停留在原地沒有動。

「跟我回去!」,中年獅鷲騎士冷冷的重複了一句,氣勢比剛剛更激烈。

李震顫擋在了卡馬爾前面,靜靜盯著這位聖階。

荒原上的一切彷彿變了,紅色被黑色完全代替,彷彿一根根黑色鋼針從耳邊刮過。

殺氣!

只有那些在戰爭長屠戮過無數生靈的才能凝聚出實質化的氣質,比荒原上的烈風還猛烈。

李震顫沒有動,他也不能後退,這裡是翡翠嶺,他的地盤。

殺氣刺激著身體的每一寸肌膚,眼睛一動不動盯著對方,他的靈魂慢慢的沉浸在遠處修葺的白骨巨塔上。

老李感覺到一絲絲淡淡的死氣從地底流出來,那些針芒般的殺氣似冰雹般叭叭叭打在大地上,李震顫沒有一點點不適,他似一座大山般聳立在殺氣中央。

他很厚重,似不動如山。

在靈魂和白骨高塔契合的一剎那,他似乎能夠隨意的調動起翡翠嶺地底的一切死氣,在腳下無數屍骸撐起他纖弱的身體。

中年騎士盯著黑袍年輕人,眉頭皺了皺,他從未遭到過如此怪異局面,普通聖階根本無法在他的殺氣中悠然自如,除非是神階強者。

可眼前這個人類沒有一丁點魔力,但卻像一座大山,不對,他低頭看了看紅色翡翠,對方似乎和這片紅翡翠完全的融合在一起。

只要一個念頭,這塊紅翡翠會突然張開巨口將其吞入其中一般

他很肯定這個年輕人不是神階,但卻隱隱透漏著神性。

「卡馬爾不能留在這裡。」,他不想在陌生地方惹是生非。

「為什麼不能!」,李震顫直直回了一句。

「他還小!」,中年騎士冷冷說道。

「我不小了!」,卡馬爾突然反駁道,「我要留在這裡。」

「留下,你忘記自己的身份了嗎,在這裡能得到什麼?搶劫的經驗還是獸人的粗魯?」

「我能實現夢想。」,卡馬爾倔強的說著。

「夢想?你生下來就註定與眾不同,卡馬爾,回去吧,你的夢想我可以幫你實現。」

卡馬爾沒動,「我要留下來,父親!」,他從沒有這樣違背過對方的命令,手指深入口袋,那是一塊小紅翡翠,憑藉這個可以得到三千金蹄。。

「跟我走!」,話音中夾雜著整支獅鷲小隊的騎士。

「讓他留下吧。」,李震顫平靜說著,雙頭食人魔從鯨魚酒館走出來,遠處站著一隻冰鶴,北方殘留著一位成年惡魔氣息,遠處鐵架上一位皮膚石化的法師正在聚集風系能量,在李震顫的身後,不知何時多了一位水晶身體的石魔戰士。

聖階!瞬間五位聖階存在。

「他是我的兒子!」,中年獅鷲騎士低聲說道,他並不畏懼,真正的騎士即便面對巨龍也有一戰之力。

「所以你更應該尊重他。」,李震顫的聲音很平靜,「我從沒有剝脫他任何身份,他還是貴族,還是黑鐵王國的子民,還是你的兒子,我不會限制他的自由。」

「李震顫,可你是個強盜。」,中年騎士冷冷說道。

李震顫笑了,「強盜怎麼了,誰規定強盜不能好好活著。」

「你保證不了他的安全。」

「這一點應該是你最放心的。」,李震顫說的很鎮定,「只要他在瑪瑙大荒原上,我能保證翡翠嶺任何一個居民的安全。」,直直盯著對方,不放鬆半眼。

「父親,讓我留下吧,就三年時間,如果我還是一事無成,會跟你回去的。」,卡馬爾請求道。

李震顫靜靜站在卡馬爾身後,他需要為這個年輕人增添一些籌碼。

中年騎士跳到獅鷲上,特意看了李震顫一眼,「我下次來這裡的時候希望不是為卡馬爾收屍的。」,也不等老李回話駕馭著獅鷲直接飛舟了。

李震顫拍了怕對方肩膀,「和莫萊爾到你的房間去看看,翡翠嶺可不是那麼容易生存下去的。」

「我們去哪?」,卡馬爾疑惑的看著莫萊爾又騎到獅鷲上。

很快他就清楚了,沿著荒原一路向北,看到一片橫劈而出的大峽谷。

獅鷲徑直落在峽谷中央,「莫萊爾,又駕馭著獅鷲來炫耀了。」,一個中年匹格取笑著。

流水正叮咚叮咚的向前流,頭頂被雪山覆蓋著,但在這裡卻似春天一般,沒有護罩,這是天然的峽谷環境。

食人魔士兵從遠處的哨塔走出來,每一次莫萊爾出現的時候都會讓幾個食人魔忍不住尖叫。

「不要碰那些漂亮女人。」,莫萊爾對這個小男孩還有幾分好感,峽谷中女妖們允許自由出沒的,不是每一個女妖都有他的好脾氣。

雖然不至於吞吃掉全部靈魂,但汲取一小部分靈魂對生靈也沒多少好處。

相反食人魔們喜歡那些漂亮女妖,只需要貢獻一點點的靈魂便能度過一個美妙夜晚。

「為什麼?」,卡馬爾不解。

「你還小!」,莫萊爾也不知該如何解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