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屍加工 >二百三十五 挑剔老頭

二百三十五 挑剔老頭 (1/2)

小說名稱《屍加工》 作者:墓塗  更新時間:2018-01-29 11:04  字數:3464

天才本站地址:頂點中文.,!無廣告!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法師塔對於一個勢力的意義。

自己的能力到底在深處層次!

不光他自己甚至雷恩都弄不清楚。

神斥者!

這是李震顫第一次聽到這個世界對他這種人的稱呼,他相信紫荊花大公的記憶沒有錯。

紫荊花將這份記憶隱藏的非常隱蔽,很顯然有大作用。

神斥者貌似是神階之上才能接觸的領域,自己就好像是一件沒有開發的寶藏,可卻沒有開發的鑰匙。

他喜歡這個世界!

喜歡各色各樣神奇的生物,神奇的能力,想要在這個世界生存下來。

可很難!

即便步步小心也可能隨時覆滅,看著雷恩,再看著石人,看著艾薇,李震顫嘆了口氣,一切只能靠自己。

靠著別人的承諾永遠是空中樓閣,沒有真正力量捍衛自己,盟友不過是所謂幻想而已。

他必須快速的提升自己還有翡翠嶺的實力,颶風鐵塔已在計劃中,但卻在掌控外。

他需要一座自己的高塔!

颶風鐵塔需要穿插到天空上,以此來汲取風暴層中的狂暴風魔力。

而自己呢,幽魂高塔,看著翡翠嶺,又看著自己的雙手,感受著身體中勃勃發酵的靈魂之力。

他有強大的靈魂駕馭亡靈!

亡靈法師!

屍體!

一切都在這個巧合的時間點上融合在一起。

自己根本召喚不出強大的亡靈,那麼就讓這些普通亡靈才湊數吧。

亡靈侍僧跟在李震顫身後,遊走了翡翠嶺每一個角落,僅僅下方的塔基要將佔據翡翠嶺的十分之一。

李震顫將最核心的區域劃分出來,商隊們運送來的骨骸直接堆放到紅翡翠中心。

流浪侍僧刻畫出召喚法陣,雙手不斷擺動,似在進行某種古老儀式。

在其前方,一截骨頭自然分化成一顆顆細小碎骨,碎骨又被分化成了骨粉,似被一雙靈巧之手操凝聚出一根骨棍,靜靜漂浮在半空中。

一根接著一根,這些骨骼彷彿活了一般開始進行堆積成型,彼此架構,互相連接,如同原木堆砌成型的龐大骨屋。

「聽說屍體的生意漲的厲害啊!」

「誰說不是呢,普通人類的屍體已漲到十個銅子了。」

「海族這回可賺發了,無盡之海就是一座藏寶庫啊!」商人們得跌不朽的議論著。

在第一時間翡翠商盟便將收集屍體的生意放在頭條上,價格一路飆升。

源源不斷的屍骸商隊向著翡翠嶺匯聚。

李震顫整個人撲在工地上,打量著眼前骨質建築,像個金字塔的底座。

流浪侍僧能夠藉助屍體發酵起來的死,對骨骼分解然後重組。

三天!

靜靜三天便完成了第一步工程。

流浪侍僧如同孩子一樣看著眼前的白骨基座,這種獨特的建築手只有亡靈大陸才存在,也只有他們才能將骨骼進行隨意揉虐造成心目中的力量建築。

骨骼與骨骼搭建起來的塔基十分龐大,鯨魚酒館在其面前就是一隻小老鼠,即便金碧輝煌的翡翠皇宮在純粹白骨塔基面前也失色萬分。

塔基很大,站在其中自己就是一個小螞蟻,裝滿了各種屍骸的矮人機車不間斷的向著翡翠嶺駛來。

「第一步完成了!」,流浪侍僧淡淡笑著,在為自己的手藝驕傲。

李震顫閉著眼睛,他的思緒在骨骼中穿梭在好,不同屍體的骨骼經過流浪侍僧的揉捏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如同當初在雲吞獸中一般,他的靈魂在和這座龐大的白骨架在快速契合。

骷髏!

屍骸!

魔晶獸!

死氣!

一種特殊的感覺在心間流淌,似乎只需要一個念頭,便能讓龐大的骷髏群運作起來。

靈魂沿著骨骼蔓延,李震顫感受著靈魂極限。

他有點疲累!

但很興奮!

「謝謝!」,這是出自真心。

流浪侍僧沒有說話,這樣的尊敬他不知享受過多少遍,平靜笑了笑,翡翠嶺不過是他的一處中轉站,他所看上的不過是李震顫手頭上財力,能夠讓他舒舒服服的練手而已。

「不過對於這座塔基,我需要做最後檢驗。」

「檢驗?」,流浪侍僧莫名,他不是已經檢驗過了嗎,甚至衷心的讚美自己。

地底高速通道出口站著三個人族老頭,蒼老的頭髮都掉光了,在美杜莎女孩攙扶下緩緩向著李震顫走過來。

李震顫趕忙上前攙扶,這曾經在烈風城平民區的老工匠,他們為一座巨龍雕刻訂單默默堅守了三十年。

他們能夠在人指甲大小的石頭上雕刻出五朵百合花,老李親自見識過,這種精緻到極致的手藝讓他佩服。

「閣老!」,李震顫彎著身子,極為尊敬。

流浪侍僧在一旁看著,三個即將行將就木的老頭難道是聖階法師?

「三位閣老,麻煩你幫忙檢測一下這座白骨塔基是否符合標準。」,老李親自攙扶著來到白骨上。

老頭鞠樓著身子,他們不喜歡說話,即便來到翡翠嶺後,只和幾個美杜莎女孩說過話。

每天他們還例行雕刻一些東西,想將最後的颶風暴龍雕刻完工,這是他幾個一輩子的心愿。

其他時間則會教導匹格巫醫,雖然他們對草藥完全不通,但卻能將他們對一枚技術的專研技術教授出來。

白骨塔基好像鳥巢一般由無數棍狀白骨契合而成,老工匠的身體並不好,但還是彎著身體深入到骨骼縫隙中,拿著小錘子敲敲打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