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屍加工 >一百九十六章 皇室檢閱

一百九十六章 皇室檢閱 (1/2)

小說名稱《屍加工》 作者:墓塗  更新時間:2018-01-09 12:27  字數:3253

巨獸肉!

平常只會出現那些偏食貴族的餐桌上,但現在濃郁的香味幾乎將整個酒館淹沒了。

三個年輕貴族的身邊圍了十幾個人,盯著嘴角吧唧吧唧泛起的油花,喉嚨咕咚咽下去的痛快感。

旁邊的幾個貴族忍不住添了下嘴唇。

整整一石鍋炖肉被消滅的乾乾淨淨,三個年輕貴族的肚皮撐的好像小鼓,靠在椅背上來上一杯紅酒,別提有多少滋味。

沒有!

「他們的頭上沒出現石塊斑點。」

「普通血肉也是有幾率出現的,說不定他們的運氣好。」

幾個貴族還是有點不放心,整個貴族區完全就像鐵桶看管起來,將新鮮血肉隔絕在外面,甚至連皇室都開始杜絕吃屠宰場進來的生肉。

魔法師們更是聲稱對這種東西的無力。

石魔詛咒潛藏的很隱蔽,就連他們也偵測不出來。

貴族的生活總喜歡有舌頭來完善,三個年輕貴族的冒死行為甚至得到了幾位伯爵的讚許,稱他們在為上流社會做貢獻。

餐館整整做了三天,三個貴族每一頓都沒放過。

如果說一次是運氣的話,那麼三天都沒感染,那絕對是放心的。

貴族如同慶典一樣慶祝那塊帶著腥味的血肉,他們好像重生一樣。

而此刻老李徑直的將一具屍體扔到臭水溝,順便收了那把能夠石化的匕首,有人竟想在巨獸肉中殘渣一些石魔詛咒。

誰呢?

李震顫嘴角掛起一絲神秘的微笑,看來有人不喜歡他做生意,他喜歡別人陷害他,出手證明自己的價值提升了。

屍體沿著發霉的臭水溝一直流到貧民窟的外面,幾個機靈的城衛兵撿起來運送到秘密角落。

屠宰場只做著普通的血肉批發,每天最多售賣三十公斤,巨獸雖然龐大,但貴族的胃口更恐怖。

幾個酒店的老闆直接出面協商收購下整頭巨獸,老李禮貌性的拒絕了,他可不是純粹來賣肉的。

「如果幾位對皮毛感興趣的話,倒可以全部出售。」,李震顫推銷著沒發臭的皮毛。

讓幾個酒店老闆在直愣神,嘖嘖不休的想要獲得一些存貨。

「李震顫!」,城衛兵快速的衝進屠宰場直接呼叫老李的名字,他們沒穿城衛兵那種灰鐵射鎧,是一種金銅鎧,在太陽光照射下散發著金光,胸口鉗著一面護心鏡,肩膀上還帶著鵝絨,頭盔中心的旋風標識告訴老李。

王室衛隊。

百人衛隊站成倆排,一個弓著身子像園丁的老頭慢步走了進來,與其比鄰而肩的則是穿著青色法師袍的聖階法師。

老李手上沾上血漬,還拿著一把魔力驅動的齒紋刀,不遠處幾個牛頭人正在學著如何將雲吞巨獸龐大的前腿骨分割開。

老李屁顛屁顛的跑過去,機靈的牛頭婦女端過一盆熱水簡單擦洗一番,「勛爵李震顫見過尊敬的?」,普普通通的老頭也不知道怎麼稱呼。

「這位是皇室總管!」,旁邊一個皇家士兵機靈介紹道。。

「見過總管。」,老李更機靈。

老頭擦了擦鼻子顯然討厭老李身上的血腥味,另一側的法師走過來,「我從沒想到堂堂的荒原領主還會親自下手屠宰的。」

這個人顯然將老李的底細摸透了,「閣下想必清楚我本來是靠著屠宰起家的。」

「雷恩閣下還好嗎?」,沒有在老李身份上過多追究。

雷恩和眼前的法師一樣出身颶風高塔。

「雷恩先生正在為進階做準備。」,老李平靜說道,「不知有什麼可以為倆位效勞的。」

「凱,我們的時間都寶貴,不要糾纏那些家常。」,老者盯著李震顫,「這間屠宰場是你的?」

李震顫趕忙讓人掏出購買土地,官方批示還有整改的各種手續。

老者僅僅瞥了一眼,「你的巨獸是從什麼地方購買的。」

「這是從紅囚商會上收購的,由於年紀大了以三萬金蹄的價格抓手給了屠宰場。」,李震顫一五一十的說道,皇家衛隊可不是傻子,這個老管家到這裡之前恐怕將自己的底細摸的底朝天。

「聽說你有一把能夠讓人石化的匕首。」,老者緊盯著李震顫,皇家士兵的長劍彷彿在此刻顫動了一下。

老李將倆吧匕首放在地上,「其實這和石魔詛咒沒多少關係的。」

「狡辯!」,老者訓斥一句,「沒有石魔詛咒怎麼能夠將人石化!」

李震顫無奈的搖了搖頭,「閣下對我的底細應該了解一二,我就是一個荒原上的小領主,烈風王國的普通勛爵,管理著一個叫翡翠嶺的小地方,想必閣下應該知道,這個世界上最後一支美杜莎部落就生活在我的的領地。」

「美杜莎?」

「不錯,只需要將她們的眼淚塗抹在匕首上便能短暫的獲得石化能力。」,老李說的很平靜,亡靈知道美杜莎的眼淚有沒有這種特效,反正世人都清楚美杜莎的石化能力。

李震顫平靜的就像在講故事,老者皺著眉頭區分著老李口中有多少水分,僵持了幾秒鐘後,對方冰塊一般的臉上生硬的擠出一絲笑容,「原來這麼回事,還以為你是二王子的間隙呢。」

這個老頭說話真是一點也不客氣。

一旁的法師凱附和乾笑一聲,「都說你們大驚小怪了,翡翠領主可不是普通人?」,他的聲音很古怪,「我只是代表高級貴族考察一下巨獸屠宰場。」

「考察?」,李震顫裝模作樣的皺起眉,黑烏鴉在一刻鐘前將這支衛隊的行蹤早報告給他了,「我只是加工巨獸,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