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屍加工 >一百七十四章 召喚石頭亡靈

一百七十四章 召喚石頭亡靈 (1/1)

小說名稱《屍加工》 作者:墓塗  更新時間:2017-12-31 01:40  字數:2876

李震顫沒有得到女巫更大的恩賜,他的身體在天色發亮的時候會重新石化。

唯一值得慶幸他不必再彎著身子提煉一片石乳,能夠活動的時候便是在豎琴伴奏中獨自演練舞步。

整整五天了他沒接到跳舞的命令,女巫沒有回來。

李震顫迫不及待的向著廣場上走去,此刻沒有一個石人士兵敢攔截。

徑直走到一個石人士兵面前,斥問道,「得最我的那個士兵呢!」

對方看過老李經常在舞廳出沒,很是恭敬,「扔到地下室去了!」

李震顫大模大樣的向地下室走去,但他的心都在顫抖,一舉一動都在那倆個怪物眼中。

路過了廚房,監獄,看到了那隻沒有鼻子的哈巴狗,皮毛髮黃像只黃鼠狼,骨瘦如柴。

沒有動那根龐大注射器一般的機器,即便他對裡面填充的溶劑十分好奇。

角落中堆放著斷臂石頭生靈,非常散亂,老李想試驗一下亡靈召喚有沒有用。

抬頭看看屋頂,他有點擔心無眼鳥,沒有眼睛卻能夠看清一切,對方依靠的不是視力,很可能是某種靈魂或者其他異能。

什麼地方能夠躲避開無眼鳥的監視呢!

他四處瞧著,在這裡潛伏了四十多年的老獵人都沒辦法,更不要說他了。

女巫房間!

李震顫感覺自己的心在顫抖,那隻怪鳥不可能會將自己主人的房間也監視到吧。

「來人,將這個屍體送到女巫大人房間去!」,李震顫完全是在對著空氣說話,但很快牆壁中蠕動起來,出現倆個戰士身影,僵硬的將屍骸抬起來向外面走去。

老李長長出了口氣,這些士兵對女巫的命令很遵從。

他迫不及待跟在後面,進入練習舞步的大廳,大膽向著後面的卧室。

「出去吧!」

直到外面再沒有一絲動靜,李震顫將雙手落在眼前的屍骸上,閉著眼睛感受著和亡靈那種親切感。

嘎吱!

手臂微微顫動了一下,嘎吱嘎吱扭動著站了起來。

漠然的站在李震顫面前,和外面的石人一模一樣,如若不是那種和亡靈的聯繫,根本感覺不出對方是個石頭亡靈。

他有點按捺不住心底的激動,**著這尊特殊的石頭亡靈,夯實,魁梧,力量!

「誰在外面駐守,進來!」,李震顫完全是在命令。

蹦蹦蹦!

沉重的腳步聲,倆個石頭士兵走了進來,「你出去!」,說完指著另一個,「跟我進來!」

「這裡是女巫大人的房間,遇到任何攻擊都是對女巫大人的不敬,後果你是知道的,將你磨成石粉丟到石河中去!」

對方生硬的點著頭!

李震顫掏出匕首,輕輕對著對方的後背,「我得看看你的石頭身體有多硬!」,匕首很鋒利卻無法插入進去,老李很是無語。

雖然能夠從關節處拆卸掉,但也不能當著對方的面進行身體拆解吧。

可他又沒有女巫那種將身體還原成血肉的能力!

怎麼樣滅殺這樣一個石頭士兵呢,儘管他不敢反抗!

李震顫將匕首丟在地上,「在你的身體上劃個口子!」,他在賭博看這些石頭士兵會不會聽話。

只見石頭士兵撿起匕首插在胸口,對方的力量比老李大了幾倍,生生在身體最中心刺了進去。

遠處站立的石頭亡靈抬手狠狠推在匕首尾端,整個匕首插到對方的胸口。

直到感覺不到半絲生命氣息後,老李才鬆了口氣,趕忙將其轉化成石頭亡靈。

轉化成功後驅趕到外面融入石柱之下,讓老李驚喜的是他們還保持著石頭融入的能力。

轉換是一種細緻活,不能有半點著急!

三天的時間,老李除了練習舞步外便是轉化駐守在圓柱外圍的士兵。

女巫的掃把停留在大院中,侍女正在進行清掃,老李趕忙來到大廳彎腰保持迎接姿態,眼光打量著院子,生怕女巫將他們轉化過來。

女巫臉色很不好,褶皺的皮膚也無法隱藏暴怒氣息,甚至沒有主動邀請老李跳舞。

李震顫站在門口不敢有半點動作,眼睛又向大院瞥了幾眼,希望不要讓她看出裡面有什麼變動。

斷臂屍骸已經扔到地下室,一層的士兵會按照自己的控制,重複生前的動作。

直到晚上,女巫才走出來,「你的舞步有進展嗎!」

李震顫恭敬上前挽著對方衣袖,豎琴傳出悠揚音樂聲,倆個人影如同蝴蝶般偏偏舞動。

「你進步很快!」,女巫誇獎道。

「大人的命令我必須遵守!」

女巫淡淡笑了笑,「這倆天你到地下室去練習吧!」

地下室?

以往自己都在客廳中,難道自己的舞步退步了,心底暗暗吃驚,還是弓著身行禮後退了出去。

地下室很昏暗,沒有女巫的命令他不敢隨便露頭,偶爾趁著台階上的亮光觀測一下城堡的變化。

女巫應該很忙,或者根本不會想到石頭士兵會出問題。

老李慢慢的靠在牆壁上,他在思考女巫會將士兵藏在什麼地方。

石頭士兵能夠融入在石壁之內,而整個城堡全部都是石頭修建的,可能階梯上,煙囪中,或者灶台邊沿,地牢之內。

讓老李寬鬆的是女巫並不是厭棄自己的舞步,而是最近要舉辦一個舞會。

卡梅爾要來了!

這是聽地下室的半身人說道,每半年卡梅爾就來女巫城堡一趟,離開的時候都會帶走一隊士兵。

一身紅色戎裝,金色捲髮下隱藏秀氣臉蛋,腰間掛著一把矮人手槍,坐在白馬上像個牛仔。

和其而來的還有一整隊全服武裝的重甲戰士,瞪瞪的腳步聲驚動了整個城堡。

這個時候每一個人都得到了恩賜,奴僕們慌慌張張準備著糕點酒水,半身人需要拿出最出色的手藝。

城堡外面的動物賣弄著自己拙劣的彈跳技巧,甚至在草地上採集的農夫這個時候也需要加班加點。

城堡內每一額角落都點上的篝火,舞廳中傳來音樂的節奏聲。

這個時候本來應該是老李在跳舞的。

「赫卡特,你跳舞進步多了!」,李震顫能夠聽到卡梅爾的讚美聲,倆個身影在燈火中翩翩起舞,甚至看到卡梅爾低下身親吻在對方嘴唇上。

那是一種熱吻!

篝火映襯著倆人的背影!

李震顫爬在樓梯上,感覺渾身的汗毛都樹立起來了!

夜色安靜的可怕,但這絕對是赫卡特最舒服的晚上,她放棄了領地的巡邏,也沒有鞭笞任何一個石頭生靈。

第二天黎明到來的時候,老李被一陣陣沉重的腳步聲驚醒了,他看到牆上,地面上,樓梯上鑽出一個又一個石頭生靈。

他們整齊的站成一排接受著卡梅爾的檢閱!

在白色駿馬的帶領下離開了女巫城堡。

在城堡的最中央,三百多個人族戰士漠然的彼此相望,赫卡特冷笑著看著這些人,「諸位驕傲的戰士,卡梅爾閣下將你們交給我,將會在城堡進行一次特訓,相信這一段美妙時光絕對會讓你們銘記終生的!」,

赫卡特驕傲的笑著,笑容中帶著一種詭異的冷酷。

李震顫旁邊不知何時爬了一個半身人,「你這麼大膽?」

半身人輕鬆笑道,「這段時間是我們唯一自由的時光,每一個人都會好好放鬆一下,很快這裡馬上要忙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