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屍加工 >五十九章 誰有胃口誰吃蛋糕

五十九章 誰有胃口誰吃蛋糕 (1/2)

小說名稱《屍加工》 作者:墓塗  更新時間:2017-12-27 06:32  字數:3240

五十九章誰有胃口誰吃蛋糕

這張別緻的地圖聚集了這十三位強盜頭頭全部的目光,能夠在荒原上站住腳跟的,個個都是精明到家的混蛋。

李震顫的眼睛慢慢斜著,「想必諸位都看明白了,這裡共有十三個節點!」

「節點?這些東西是幹什麼的?」

「休息區!地下穿行暗無天日,暗夜種族還不要緊,但是對於正常生靈絕對會很陰霾,所以在地底穿行半個時辰,便會設置這樣一個旅客的休息區。」

簡單解釋一下,都明白過來,但是弄不明白了,這到底有什麼用,還標記的這麼明顯。

「難道這些和我們的利益有關?」

「不錯,這些休息區將會交給諸位搭理,同時這也是地下通道對外的唯一介面,最重要的是,這是利益分配的標誌!」

提到利益,雖有人精神倍增,「什麼利益?」

李震顫指著浩瀚的地圖,「諸位,你們能夠想像每天在荒原上穿行的商隊有多少,一支,倆支,恐怕就是你們都數不過來,規模的,小股的,偷渡的,不管是什麼,這個人數加起來起碼要超過五萬左右,瑪瑙大荒原東部是人族國度,西方是獸族高原,北方是猛獁冰原,而南方則緊連著無盡之海,這麼天然的優勢,恐怕諸位應該明白其中蘊藏著什麼商機吧。」

紅鬍子盯著最南方,那裡正是其掌控的範圍,而李震顫紅線的重點,正是在他的小鎮上,如若這條地底通道真的能夠修建起來,那麼海族豐富的食物,海鮮,食鹽,肉類將會成批成量的運送到人族,獸族,或者猛獁高原上的狂戰士部族中去。

同時海族緊缺的兵器,鐵礦,獸皮,魔獸晶核將會得到巨大改善,而自己的小鎮馬上便會成為海族炙手可熱的頂級城鎮。

眨眼功夫,他已然感覺到這條商路的可怕,「李震顫,你想怎麼分配利益。」,這一句話問到所有人關心的話題上了。

「當然是誰有胃口,誰吃蛋糕!」

「什麼意思?」

「很簡單,我這條通道上的節點,並不是路過諸位的領地,節點除了客人休息之外,其次就是保證地下通道的安全與維護,這裡共有十三個,所以我只能邀請十三位來我這裡喝茶!」

十三個人緊緊的盯著,分析著自己和其中的哪個節點有必然聯繫,這些節點的跨度很廣,動南到北如此廣闊的地域,李震顫只分出了七個節點,從東到西也僅僅只有六個。

名義上是節點,其實就是這些勢力拿到的證明,想要從這條隧道中分利益,那麼就必須自己有足夠的力量。

「李震顫,我能問一下嗎,你會怎麼分配。」,火山小惡魔謹慎問道,不管這塊蛋糕有多大,弄清楚之後才能真正下決斷。

「很簡單的分配比,3:3:3:1,我佔三成的收入,另外三成平均分配到每一個節點上,剩下三成就是諸位的酬勞。」

「那剩下的一層呢?」

李震顫指著廣袤的地圖,「總不能諸位親自勞動吧,這一成是隧道管理人員的工資。」

「工資?」,有些人有點莫名,他們已經佔據了三成的收入,而且管理隧道的還是他們的人,「你是說,你要為他們支付報酬。」

「不錯,隧道一旦運行之後會進入到統一管理中,諸位只是一片區域的看護著,這些工人要進行統一培訓,統一調動,只有在一個完整的體系中,才能讓倆條隧道的運作不出差錯。」

眾人點了點頭,「我那些部下,難道要聽從你的管理?」

李震顫笑著,「怎麼,難道諸位還怕我將他們拐跑了,放心,他們只會接受到地下通道相關的任務,至於我抽調他們搶佔領地,攻城掠寨,參加戰爭之類的,儘管不要擔心,如果有這樣的事情出現,完全可以將你的人馬抽調走,再說,如果讓我的人去你們的地盤上管理,恐怕也不放心吧。」

「呵呵,翡翠領主說笑了,我們不過是將事情問清楚嗎?這條隧道的確不錯,可是我們的地盤距離你劃分出了節點有點偏離,你看?」

「我知道諸位擔心的什麼。」,李震顫嘆了口氣,「說實話,我也想和諸位精誠合作,但是節點就這麼幾個,每一個節點的開放都是經過嚴格審核調查的,不會有半點改變,至於諸位的地盤和節點有多少差別,我想就看各位的胃口和膽量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天使強盜團團長疑惑問道。

「那還不簡單,誰能搶到這塊地盤,翡翠領主自然是要和誰合作,占不住節點的,自然就是沒那個福氣了。」,一直沉默不語的灰淡淡笑道,「我覺得西方第二個節點不錯,如果諸位沒意見,就交給我們灰影部落了。」

「灰影部落?」,簡單的一句話,讓旁邊幾人抽口涼氣,想到剛剛隨意擊殺一位虛空甲蟲,他們早應該想到,灰岩矮人和暗影精靈集合起來的強盜聯盟,他們不搶劫商隊,只接一種生意。

殺人頭!

據說凡是被他們接收的生意,從來不會失手,即便失敗,也會十倍的賠償湧進。

怪不得輕而易舉的就取了那個大蟲子的性命,這個灰矮人雖是孤身一人,但周圍起碼有五個暗影精靈刺客存在。

暗影精靈常年隱藏在黑暗中,除非他們主動獻身,註定找不到他們。

在短暫的呆鱷過後,他們開始謀劃著自己和節點的關係,並沒有人如同灰一般宣布要佔據哪一個,但是眼睛時而向著節點的方向瞄一瞄,顯然已計在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