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屍加工 >五十六章 悍匪

五十六章 悍匪 (1/2)

小說名稱《屍加工》 作者:墓塗  更新時間:2017-12-27 06:32  字數:3301

五十六章悍匪

李震顫站在迎客廳的大門口,臉上帶著淡淡微笑,身體微微向前彎躬,「想不到鼎鼎大名的天使團長到來,歡迎歡迎!」

沒有人敢反對,和其來的可不是一個人,而是其強盜團中的精銳,和其緊隨而進的一男一女,據說擁有最接近聖階的力量。

第一位產生了,甚至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一個獅子徑直的從人群中走了出來,快速攛掇上階梯,「李震顫,這裡應該有我一個位置!」,也未等對方回話,直接進到會客廳中。

這是鑽空嗎?

所有人氣憤的叫道,可是對方已經進去了,幾個看著直接向前走去,反正李震顫又沒明說要最頂尖的頭頭,只要有運氣,也能進到會客廳中喝杯茶。

喝茶?

能參與這次喝茶的,都是強盜頭,能在裡面達成什麼協議,很可能會影響到荒原的勢力格局。

可惜,他們沒有那麼好命,幾個人剛剛走過第三個階梯,一堆火焰從天而降,直接化成了飛灰,博浪沙火鶴從人群中慢慢走過來,沒有一個人敢近身,這樣一個隨意殺戮的強盜頭,幾乎是這些強盜的噩夢。

「博浪沙火鶴,敢殺我們獵食團的人,以後不要在東方混的安寧!」

博浪沙火鶴眼睛一斜,翅膀微微一煽,一竄火焰直接噴射出去,瞬間人群中就是熊熊大火,剛剛叫囂的直接包圍在火焰中,在其周圍差不多有上百人,直接被火焰吞噬一空,運氣好點的,留下一些器官,保住性命。

「還有誰呱呱!」,博浪沙火鶴冷然而立,最後目光才落在李震顫身上,見其微微帶笑,百人性命竟沒有一絲動容,這份鎮定讓其微微一岔,決然不是裝出來的。

「李震顫領主,現在我可以進去嗎?」

「當然,誰都可以進去,我從沒有限制過一個人!」

所欲人恨不得給李震顫倆個嘴巴,說的好聽,沒有幾分實力和強盜團做鎮壓,哪敢走上他的階梯。

黑騎士,雙熊團,倆個強盜團慢慢走了進去,沒顯露一絲微風,僅僅他們身上的標誌,就沒一個敢出手。

「我來的還不算晚!」,一個年輕人呵呵笑道,但是其眉心左右倆側的倆顆樹眼,所有人忍不住後退,這個繼承了惡魔秉性的邪惡青年,比博浪沙火鶴更善於殺戮。

李震顫盯著這個年輕人,心底莫名的感覺出一絲異樣,微微點了點頭,沒和往常一樣帶笑,很正式的向前一伸手,「請進!」

「我希望你能給我來點新花樣,如果我不高興,你的翡翠嶺就沒存在的必要了!」,徑直揚長而去,讓所有人一時愣住了,這個人也太彪悍了。

李震顫沒有動容,相反臉上掛起笑容,對著遠處的身影高聲問道,「那位來自人族的大法師,難道你不想進來見識一下嗎?」

順著李震顫的目光看去,只見一個已經白髮蒼蒼的老頭拄著一根拐杖,不對,是法杖,在其一側是幾個藍色法袍的年輕人,看到這種打扮,那不成就是在荒原東南方站住腳跟的魔法狩獵團。

據說是荒原上唯一一個能培養法師的強盜團,其出身好像是某個人類國度滅亡之後逃命到荒原上的,據說他們之所以掠奪財富,完全是復國之用,而他們掌握的地盤,也最靠近人類國度。

「呵呵,小友好眼光,這麼遠也能看見老頭,正好,帶我孫女見識一下,荒原上好長時間沒有這麼熱鬧了!」

「請!」

李震顫特意打量著對方的孫女,雖經過一番掩飾,但還是透漏著恐怖的水元素氣息,而其微微向上凸起的耳朵,不是精靈那麼尖,唯一解釋的就是她可能是半精靈。

所謂的半精靈,就是人類和精靈的後代,和李震顫這樣,人類和黑暗魔物的後代,境遇千差萬別。

李震顫是異端,而半精靈則是人族的掌上明珠。

只是想不到,這樣有天賦的少女,為何會輪到到荒原這種窮困的地方討生活。

李震顫的神思只是短暫停留,一個發胖的身影便走了過來,在其身後跟著幾個特殊生靈,螃蟹,龍蝦,尖嘴魚,但並不是動物,而是站著行走的生靈。

海族!

李震顫莫名,海族怎麼也過來湊熱鬧,「那是紅鬍子,他也來了?」

「紅鬍子?」,李震顫仔細的回憶著,心中一驚,這個人的確是荒原上的強盜,但其更是個大海盜,據說他的手下有跨越海洋的艦隊,統御著一片海洋,而其在陸地上,正佔據了西南方。

在西南方憑藉著龐大的資源還修建起一座小鎮,紅鬍子小鎮。

李震顫差點忘了,竟還有這樣一位大鱷,橫跨海陸倆域的,決然不是普通人,只是沒想到這個人會這麼詭異的出現在自己的領地中。

「紅鬍子先生,你是要參加此次聚會?」他想再確認一下,起碼到現在為止,出現的人物已經完全的超脫了李的掌控。

「當然,怎麼,不歡迎?」

「能有你這樣的大人物光臨,我很高興,請進吧!」,真是很無奈,卻又沒有一丁點辦法。

正在李震顫猶豫的時候,一個銀灰色的身影從遠處走了過來,「我能進去看看嗎?」

其身後一支長箭已經而來,李震顫沒有提醒,他已經感覺到對方三秒後就會斃命。

啪!啊!

在其身後的長箭瞬間斷為倆截,另一聲出現在人群中,他的胸口透著一把三角形的匕首印,一擊斃命。

李震顫盯著對方,從沒見過這樣一個灰鐵矮人,他的眼神中不是憨厚,而是